第218章:跟屁虫_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 第218章:跟屁虫

第218章:跟屁虫

    孤博远驾崩,身为儿子的却一个个不在棺前守孝。

    孤忘尘没有守孝,此时孤傲寒竟然也没有。

    一身素白衣衫穿在他的身上,整体气质竟然还有几分卓尔不凡的仙家气质。

    这就是人长得好看的好处,穿什么都很养眼。

    孤傲寒似在等待独巧手的回话,桌上的一壶茶已经快见底了,可是独巧手好像并没有要回答他什么问题的意思。

    随着最后的一些茶水入肚,孤傲寒像是有些按耐不住了。

    放下茶杯紧了紧另一只攒拳的手指,似隐忍很久一般的话略少了点温润缓缓从口中吐出:

    “独公子是不是嫌我给的条件不够?若是不够我还可以再加。”

    孤傲寒以为所有事都可以用利益解决,然而遇到独巧手怕是要让他失望了。

    先不说紫黠给他传送的信息,就说他与孤忘尘之间的隐秘关系他都不会去帮助另外的人。

    心知孤傲寒等不下去,晾了他半天也差不多了。

    话语不掺杂丝毫感情,清冽的话音虽然平和却也暗藏决绝:

    “贤王赏识独某无胜感激,当日身在皇宫,先帝圣旨是当着众人的面说的。

    皇位已定,赎独某不能助你谋朝篡位。

    夜深了,贤王还是早些回宫去吧,先帝大薨不久,身为儿女应当在棺前尽孝才是。”

    独巧手的话让孤傲寒心里气的发堵。

    独巧手不答应帮忙也就算了,此刻竟然还暗喻身为人子不在灵前尽孝,他这是**裸的蔑视。

    他不过是一介医者,一没官衔,二没皇家御赐的身份,找他是看的起他,他竟然还借机充大头蒜了起来。

    无知草民竟然也敢这般不识抬举,若不是他身怀医术以后可能还有用得着的地方,不然此刻早就对他翻脸无情了。

    孤傲寒被独巧手的话刺激的内心不断翻腾,不管他心里如何翻腾可是他表面却微笑依旧。

    这就是孤博远说他‘瞻前顾后’的脾性。

    他想让人家帮他,表现出的决心却不够坚挺。

    人家不愿帮他,他事后的抉择又不够心狠手辣。

    此事若是换做孤忘尘,征求意见时他可能会用威胁手段,事后答案不如心他做出的只会是斩尽杀绝不留隐患。

    孤傲寒做事太过优柔寡断,孤忘尘做事又太过心狠绝情。

    所以只有孤映霜最为合适皇位,他有城府,有狠心,最主要的是那种揣摩人心从而操控人心的能力。

    他对外人的耐性比孤傲寒与孤忘尘都要长久,御权之事最不可豁缺的就是这种耐性。

    这次私下的密谈是不欢而散了。

    孤傲寒隐忍内心的怒火表面却带着微笑的走了。

    独巧手并未起身想送。

    一个没有送客的举动让孤傲寒心里的自我尊贵感受到了冷落。

    此刻他微笑的俊颜终于露出了一起破绽。

    隐忍的怒气让他双眼泛起了血丝,紧握双手保持风度,可惜脚下的步伐却无意间加重了几分。

    蒙小溅晃晃悠悠的来到了楼上,刚从最后一个台阶离脚,面前就直接撞上一道白影。

    愣神的瞬间赶紧抬眸看去,入眼竟然是孤傲寒温中带怒的俊脸。

    他怎么会来这里?

    想法刚出,面前之人却率先疑惑出声了:

    “蒙姑娘,你怎么来了这里?

    明天便是你与皇兄的大婚,你不在皇宫里好好准备跑这里来干什么?”

    孤傲寒不仅疑惑,心里隐隐还藏着一抹心颤。

    眼前这个人是仙使,若是得到她的帮助事情会不会还有一丝回旋余地。

    蒙小溅不知道孤傲寒心里的小算盘,她也是震惊孤傲寒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来找独巧手看病的?

    放下心中的猜测,出口客气的回道:

    “我来这里找草仙毒医讨点儿东西,明天不是大婚了吗,我心里紧张,所以来这里求点药治治。”

    蒙小溅的敷衍孤傲寒肯定是不会轻易相信的,不过这些他都不打算去追究,因为有一条更好的计划已经出现在了心里。

    故作相信了蒙小溅的话,浓浓的笑意挂在脸上,带着心里本来就对她的一些倾慕语气柔至极道:

    “既然遇见了那就一起吧,等你拿了药我们正好一起回宫。

    夜也深了,此处距离皇宫还有一段路程,黑灯瞎火的,两人一起正好有个照应。”

    孤傲寒的话融入的相当不错,蒙小溅一时竟想不出反驳的理由了。

    答应与孤映霜成亲的是皇宫里的那个假蒙小溅,此时若做出的辩驳太多恐怕容易露出端倪,毕竟明天的计划不容有半点错失。

    想想觉得有些可笑,为了明天的计划,自身现在竟然要反过去帮紫渲那个假蒙小溅兜事儿。

    今夜一切都不容出现丝毫变化,若是不小心被孤傲寒回宫说错了什么,那势必会引起紫渲的察觉。

    如若这般,明天的计划可能就会跟着出现什么未知的变故。

    心中着急怎么回应,不远处的一间房子里竟飘出了独巧手的解围之音:

    “蒙姑娘能来药蛊楼抓药独某倍感荣幸,若是可以还望蒙姑娘挪步雅间再聊。”

    独巧手出语也是暗中拿捏了尺度,因为他此时不敢妄断这个蒙小溅到底是真是假。

    蒙小溅听到独巧手的出语心里那还敢继续与孤傲寒再做纠缠。

    这么好的顺坡下驴,不下就是傻。

    语态不变,话音客气回应独巧手道:

    “既然如此那我便叨扰了。”

    说完不管孤傲寒是何表情,岔开身体步伐直奔独巧手所在的房间走去。

    房门临近,脚步还没迈入房门身后便传来孤傲寒的跗骨之音:

    “这深夜了男女独处一房甚是不妥吧。

    蒙姑娘明天就要嫁给我皇兄了,新婚前夜却出来幽会别的男人,这要是传出去可不怎么好听啊。

    不过呢辛好有我在此。

    为了即将成为皇后的蒙姑娘名声着想,我会全程随着蒙姑娘一起的。

    一路有我跟着,如此便能破了有些不好听的流言蜚语。”

    孤傲寒这一句接一句的威胁,蒙小溅想不听明白都难。

    孤傲寒做事虽然瞻前顾后了一点,可其脑子却不笨,不仅不笨,甚至还很灵光。

    今夜有他在可能别想暗中问独巧手有关皇宫里的问题了。

    抬脚踏入眼前的房门,绕过门前屏风,入眼的是独巧手正在喝茶的动作。

    深秋之际,空气中的冷意还是很浓的,见他手中茶杯并无热气冒出,想必茶水是凉透了。

    身后有跟屁虫看着,想问的话也没法去问了,言多必失。

    眼前走也不行,不走也不行,如此境地只能速战速决了。

    这一趟虽然不能问点想问之事,不过有一件事却可以趁机解决。

    一笔巨款还在他这里,虽然不敢确定给没给千鹤,不过借机说说也好换个踏实:

    “药就不用抓了,将那些钱还给我吧,废话少说,我拿了钱就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