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 第211章:修炼的三个阶段

第211章:修炼的三个阶段

    天黑了,整个墨王府到处都是白灯高悬。

    因为皇帝死了,所以王府里的精致吊灯全部被一层白帛给包裹着。

    清一色的白帛上都写着大大的‘奠’字,因这哀沉的气氛一向热闹的王府难得变得这么冷清。

    紫熠阁也不例外,卧室里医魂在为孤忘尘诊治,然而卧室外奴才们正在忙碌着点灯。

    医魂把脉把了很久,久到蒙小溅快等不下去了他才出口说道:

    “按理说他已经算是个死人了,不过幸亏有主人的精血为他重新铸造了心脉。

    主人的精血不比凡人的血脉,想要他恢复如初,那至少需要他彻底融合掉主人给他的机缘。

    主人是有神位加身的,封神是一个等级,可是它也是一个蜕变的起点。

    经过封神之路的人一身筋骨血肉已经提升到另一个层次了。

    我们现在所修不过是灵气,炼筋境时筋骨血肉皮都是被灵力重新转化改造过的。

    然而封神就像是刚踏入炼筋境时的改造筋骨血肉皮,不过封神时的改造是更玄妙的改造,这股力量已经超脱了灵力,言称、始之力。

    说这些你也听不懂,反正意思就是说,孤忘尘若是能悟透始之力便能醒来,若是悟不透他便永睡不醒。

    始之力说的再简单点儿就是原始的力量,也就是最久远最早古老的一种力量。

    那是比本源还要深奥的力量,修炼其实有三个阶段,你现在处于最早的灵力阶段,后面还有本源力量,最后便是始之力。

    他只有将主人给他从塑心脉的始之力融合才能有重生过来的机会。

    始之力是一种创造力,这种力量可以逆天创造所有想创造的东西,包括人。

    好了不说了,修炼之路没有止境,你不过是刚步入修炼之途的一个很渺小很渺小的修士而已。

    他的命需要他自己去涅重生,你能帮他的就是修复修复他的肉身而已。

    我先回去了,这次的事情抱歉没有帮上你的忙,我们的灵魂恢复的还是太慢了,强敌这一次败了,可是下次苏醒我们又该如何应对?

    给我拿些我要的材料,我需要炼丹来帮助大家恢复。

    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件事情要交代给你。

    趁那个器灵沉睡,让噬心帮你一起找找其他九魂的下落。

    除了我们三个,苍圣大陆上流落了一个惑魂,鸾魂暂且不计,还有四个仍在噬心镯里。

    他们分别是花魂、雪魂、醉魂、路魂。

    有时间你一定要去噬心镯里找找他们,你有噬心镯世界的穿梭法则,这件事你比我们更有优势。

    我接下来需要炼丹,虚妄海显然是不能待了,我准备去星宿楼,等炼完丹药我再回来。

    我虽然从你的虚妄海出去了,可是留下的魂息却带不走,你我可以通过魂息保持联系。

    接下来我会把需要的材料直接转入你的灵魂中,你用一个储物戒为我准备充足,我不在时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本来好好的治病突然就变成了离别,虽然只是短暂的,可是突然的分开还是有些伤感。

    隐去这种冒出的情愫,面对才是真正的独立。

    “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虽然是一句简单的话,可是里面却包含着许多坚定的信息。

    医魂听罢便开始整理自己需要的灵药草以及其他材料的信息。

    蒙小溅放下心中种种情怀,意念招出生肌活血灵芋准备为孤忘尘制作药泥。

    一身纵横交错密布满了的小伤口,再加腰间那深深的一个窟窿,这些都需要修复。

    从噬心镯里招出一碗纯净的黄泥,然后再招出一个大大的黑曜石碗,药泥就用它们来制作。

    大碗落桌,脑内突然锥脑一痛。

    医魂将信息发过来了。

    脑中一边仔细阅读,手里一边将材料转入手指上的储物戒中。

    数目很多,看灵药草的名字可以推断都是修复灵魂的材料,黑心果便是其中一味。

    一个个阅读,一个个转出。

    随着阅读与转换那些材料的模样均烙印在了记忆之中。

    ……

    夜深人静。

    药材全部传完已经夜间十二点了。

    脑仁很痛,一次漫长的学习让脑子出现了负荷,不过辛苦过后也是有很大回报的,转手的那些材料,只要是愿意便会纷纷呈现在脑海之中。

    扩印就是厉害,永久的不忘,一次性的永恒。

    材料准备好了,储物戒也从戎笺居拿出来了,现在唯一剩下的就是医魂自己去搬运,毕竟最终储存的储物戒是他要使用的。

    “好了,储物戒你要打入印记,所以最后还得你自己再次过一遍手。”

    医魂听了在识海里回应:

    “不用印记,你直接强行将材料全部放进去就好了。”

    没有烙印的储物戒旁人也能用,只是用起来要费劲一些罢了。

    一个是自身的系统,一个是木箱子一样的死物系统,好用与不好用显而易见。

    既然他不嫌麻烦,那自己还怕什么麻烦。

    灵魂力飘飞而出,接着强行在没有绑定的储物戒里破了个门,意念急转,刚才整理好的材料一次性全部转移入内。

    快、准、狠……

    在强行破开的大门关闭之前,所有的材料已经通通入库。

    破开的空间大门很快就关闭了,里面的东西也被锁在了里面,再次去拿肯定很费力,不过这些都是医魂自己该操心的事情了。

    一切收拾妥当,医魂便从虚妄海里飘了出来。

    他是魂体,可是储物戒在他手中竟然依旧能戴,他的灵魂果然不是一般的灵魂。

    自己的灵魂目前连个脑袋都不算,人家是实打实的人形,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收心对医魂嗦了几句,话语说完他便化作一道绿光消失而去。

    他走了,此时该继续做自己没做完的事了。

    药泥的制作很简单,虽然简单却也不能分心。

    紫熠阁内蒙小溅捣药声清脆悦耳,紫熠阁外,魂生立于黑暗已有三个多小时了。

    早早就来了,可是就要进去时却瞧见了一个人,那个人的功法有些门道,一身隐藏之术炼得还算不错。

    他能将气息和身体一并与影子融合,这种藏匿之术在苍圣大陆算是出类拔萃的了。

    见他一直盯着孤忘尘的卧室,好奇之下便一直隐藏到此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