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原来是焚天心焰_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 第210章:原来是焚天心焰

第210章:原来是焚天心焰

    运天城皇宫。

    孤映霜的居住之地。

    一个隐藏了不知多长时间的黑影从一处幽暗的角落显出身形。

    他一身黑衣几乎与阴影一个颜色。

    天已经步入黑暗,残辉不及夜的霸道,它们即将耗尽能量而死。

    魂生来此是为了查询一个人的状况,魅鬼,仙帝的暗卫之一。

    魅鬼肉身不知去了何处,她如今也落得寄人篱下的境地。

    一个通过魅鬼的魅惑之术幻化的蒙小溅,她的身份暂时没有查明,不过眼下却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灵魂的本源接到了信息,孤忘尘和蒙小溅遇到了危险,那个人的器灵醒来作祟了。

    跟着天地中的最后一丝余光,魂生一个残影遗留,本体便已飞空而去。

    墨王府紫熠阁。

    孤忘尘**里的血液差不多已经被抽完了。

    此时蒙小溅正忍着灵魂的剧烈抽搐将白玉般的噬心镯搁在手心里的一团紫色精血里。

    握着噬心镯的手是灵力幻化出来的,本来的手已经变成了死肉躺在冰冷的地板上。

    那只手失了血色,惨白的没有一丝生机。

    眼睛尽量不去看那只手,因为那只手对视觉的冲击很大,乃至对心灵的冲击更大。

    镯子失了紫金色的色泽,它在精血里泡了几分钟了也不见丝毫变化。

    面对这种情况,不知是继续按照邪神的意思还是按照自己心中的那条思路。

    再等一分钟,一分钟后还没有效果那就只能用自己的思路了。

    面前,孤忘尘的身体变得特别诡异。

    吸食他鲜血的那些符号正在形成一个人类的血脉网络。

    纵横交错密密麻麻,形态很清醒,那是人的血管纹络模样。

    那些符号就像干瘪的管子,在吸收了孤忘尘的鲜血后开始变得充盈。

    它们像是一边吸收鲜血一边仿制孤忘尘的血脉路线,假如它们彻底完成血脉图,那么它们可能会从孤忘尘的身体穿插而出。

    此时他的眼睛便是最好的证明。

    在他的眼珠之上,一双仅有毛细血管的网络眼珠悬浮着,连接眼珠的便是已近出了头颅一小半的头颅血脉三d动态图。

    这个景象就像是孤忘尘的血脉从体内脱离出来了一样,只要血脉彻底脱离他的身体,那么他便面临死亡,然而诞生出来的将会是另一个什么人。

    一分钟终于挨过去了,噬心镯果然没有吸收丝毫精血。

    将噬心镯拿出放在地上,手端精血,意念输送灵力汇聚手心。

    此时要做的便是将精血打入那些吸食孤忘尘血液的符号里。

    这一项虽然与邪神说的不符合,不过眼下只能拼上一拼了。

    手持紫色精血,灵力暗暗酝酿,临近孤忘尘身边,看着已经浮出他头颅的血脉动态图,心中一狠,伸手就将精血向血脉动态图上打入。

    灵力加持,让精血的方向只有一条,那便是钻入符号之中。

    精血钻入符号汇聚成的血脉动态图,只听得一阵滋滋啦啦的诡异乱响,那汇聚好的血脉动态图竟然开始瞬间枯萎。

    枯萎的速度是形成的速度的万倍,响声不断,那些已经勾勒好的血脉纷纷耷拉瘪疮。

    血脉枯萎过后,那些符号迅速蜕变成生涩的梵文,它们从血色变成了紫金色。

    恢复原貌的符文全部重新飞回噬心镯。

    密密麻麻的,它们一路飞翔一路缩小,等烙在噬心镯上时,它们已经小成了一团,不仔细看只会看到一个微小的紫金色小点。

    邪神的精血就像一盆开水浇在了薄霜之上,该化的都化了。

    符文还在回归,可惜精血化掉血脉纹路时也将孤忘尘的鲜血一起化掉了。

    孤忘尘一身的纹路都在消散,快到双脚时,突然仅剩的红色符号它们自己飞了出来。

    它们就像是遇到魔鬼了一样害怕,那逃命的速度一点都不比其他符文差。

    邪神刚才嘱咐的话语突然涌现在脑海中,用焚天心焰帮助噬心焚烧另一个器灵。

    心之所思,意念试着调动依附在灵魂上的透明火焰。

    随着调动,它们竟然像灵力一样冲出体外。

    趁着那些血色符文还没有彻底的缩小,催动心焰就像它们裹去。

    心焰刚将他们包裹入内,里面便传出呲溜呲溜的灼化声。

    意念努力掌控火焰净化符文,在那一片片的消融声音中,好像隐约还伴随着一个男子的呼痛声。

    摈弃那些杂音,专心熔炼仅剩的这些符文。

    焚天心焰,原来邪神给的焚天之魂指的是一种可以净化邪恶的透明火焰。

    若不是这次得到他的提醒,这个厉害的火焰还会被自己继续埋没着。

    火焰的净化逐渐平息,符文通通褪去了血色回归如初。

    拾起噬心镯,既然褪下来了那就不要再带上了,右手已经没有了,最后的一只左手可不能再失去了。

    握着噬心镯走到孤忘尘身边,此时救治他才是最要紧的。

    单手扶着他,灵力的加持下并没有感觉到他有多重,一边向卧室的方向走,意念一边观察褪去疼痛的灵魂海胆。

    噬心镯上的符文回归,灵魂上绑定的印记也就不再作怪了。

    回忆刚才邪神所说,之前身体出现的不能自控原来是那个器灵在搞鬼,如此分析他清醒过来的次数还不止一回。

    回想被控制的次数,算上这次已经不下三回了,前两次辛亏没有出现今天的这种状况。

    原来邪神说的有些话是真的,另一个器灵苏醒自身便会成为它的傀儡,那种不受自主意识控制的躯体确实是一具傀儡。

    这次不知有没有将那个器灵打残,最好是让它一睡不醒,这样自己也就少了许多威胁。

    思绪暂且放下,先将孤忘尘救醒再说。

    将他扶到床上,安置好以后便查看虚妄海的情况。

    恢复原貌了,医魂他们都在,只是睡得有些沉。

    意念凝音呼唤:

    “医魂醒醒。”

    看似睡得沉,一句呼唤他便醒来了。

    见他醒来便凝音继续说道:

    “孤忘尘快死了,你出来救救他。”

    心知这句话的信息量太大,解释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只能避轻就重:

    “快出来,你边诊治我边给你细数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