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 第208章:冷冰冰的呵斥

第208章:冷冰冰的呵斥

    一句留下的话让蒙小溅内心狠狠的松了口气。

    意念掏出生肌活血灵芋准备去制作成药泥,刚一转身,右手突然被他拉住了。

    内心不解扭身回头望去。

    入眼的是一张带着浓浓邪气的脸。

    他再笑,笑的很邪魅。

    他的笑让人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还没来得及细细体会,只见他另一只手已经凝出了一把利刃。

    白色的灵气利刃在他手中竟然泛着层层寒光。

    不好的感觉从心底冒出,下意识的使劲抽手挣脱,手还未能脱离,伴随着他剁手的动作还有一句冷的掉渣的话语:

    “既然如此那就把这只手留下吧。”

    一切皆在电光火石之间。

    他的话音未落可是利刃却已砍上了自己的手腕。

    血……

    手……

    带着寒芒的利刃就像切香肠一样将自己的手腕切断了。

    没有疼痛,没有心伤,有得只是双眼看到的一片红光。

    鲜血飞溅,伴随着断腕的猩红还有他皮肤上的猩红血纹。

    他捏着被他砍掉的断手,眼睛似疯魔般红光缭绕。

    除了眼睛,他的皮肤也是血纹密布,这不是情魂发作时的暗红纹路,这是一种红的刺眼的虬纹。

    此时伤口的疼痛才传入识海,右手没有了,那里除了疼还有一股虚无的缺失感。

    刚才还在为他让自己留下来而高兴,现在却恍然明白了。

    他说的留下来并非留下自己,而是留下自己的手,确切的说是留下自己手腕上的镯子。

    血还在流,可是心中却没想到要止血的念头。

    镯子去掉了,枷锁解脱了,一心害怕的东西没有了。

    没有了镯子,那么邪神与镯子里另外一个器灵都将与自己无关了。

    自己解脱了。

    心里的放松让整个身体都变得轻松了。

    双眼凝视着入魔般的孤忘尘,自己是该给他告个别还是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走掉。

    头好像有些晕,兴许是失血过多的原因。

    运转灵力封住还在淌血的断腕,惹人烦恼的东西没有了,虽然代价不是自己愿意付出的,可是这已经成为了事实。

    忍着脑子的眩晕,张口算是给他一个道别:

    “既然你想留下镯子那就留下吧。

    有了镯子你就不需要再用我了,就此别过,后会无期。”

    话语说完依旧不见他有多少好转,不过这些应该不关自己的事了。

    他与邪神有关,他若真到濒死之际,邪神肯定会想办法帮他的。

    噬心镯现在就在他的手中,最不济噬心器灵也会出来帮他的。

    灵魂中的眩晕更盛了,再不走怕就走不掉了。

    转身迈步,踉跄而逃。

    蒙小溅现身走了,然而……

    在她逐渐远离的背后,孤忘尘的双眼竟然隐隐开始泣血。

    不光如此,就连他身上的血纹也开始泌起血来。

    最可怕的还是他手上的镯子。

    噬心镯遍布的复杂纹路竟从镯子表面逐渐脱离而出。

    纹路犹如古老梵文,生涩的让人晦暗难懂。

    那些复杂的梵文不断扩大,它们似一只只会飞的小虫,从镯子上脱落后竟直接依附上孤忘尘的皮肤。

    正确的说它们是在依附那些血纹,不仅如此,它们还在恣意享受从那血纹泌出的鲜血。

    这一切蒙小溅都看不到了。

    此时她已经跌跌撞撞的出了书房,一步一晃中,她在向这王府的出口挪去。

    书房里。

    孤忘尘站着的身姿终于坚持不住的摔倒在地。

    一身白衣早已化作渔网般的血衣,噬心镯上的梵文全部脱落,紫金色的镯子竟然变成了一只如玉般的白镯。

    书房里寂静无声,空气中掺杂着血腥味,孤忘尘的血就这样一点一点的快被吸干了。

    他的眼睛血红依旧,伴随着血液的流逝,他的血脉里好像正在孕育着一个生灵。

    这个生灵需要他的鲜血来突破某种桎梏。

    满身攀附的梵文一边啧着鲜血一边缓慢蠕动,它们似在勾勒什么。

    是骨干或是血管亦或者是筋纹。

    太慢了,很难看出其目的,唯有它们彻底形成方能辨别它们意图。

    紫熠阁,这里虽然只是孤忘尘一个人独居的院子,可是面积却不小。

    蒙小溅此时的行进速度比老太太还要磨叽。

    此时她的灵魂不仅是在眩晕,更多的却是在抽痛。

    那是噬心镯与灵魂之间的契约图纹,它们在颤抖,就像垂死挣扎的毛毛虫在竭尽全力的扭动。

    每一次的扭动都会扯得蒙小溅灵魂跟着一起受疼。

    它们不是一下两下的抽搐,它们是集体的痉挛。

    蒙小溅痛的单手抱头,一只手没有了,想要双手抱头都变成了奢想。

    使劲的摩擦,可是头皮和灵魂完全不在一个地方,头皮都要磨破了,可是灵魂的痛却没能得到丝毫缓解。

    双脚终于停下了,没有力气走了,头颅内的灵魂就像是要痛死过去一样。

    断腕之痛都及不过灵魂的一毫之痛,两者完全就不是一个级别的痛。

    紧咬牙根,努力的受着灵魂中的折磨,意念从疼痛中凝聚,那里还有一根最后的稻草。

    放手一搏,不管结局是死是活,机会只有这么一次。

    意念化作利箭,一路直冲紫海而行。

    紫色的海、紫色的平静。

    毁灭的水、毁灭的沉寂。

    无形的利箭并没有受到想象中的阻隔。

    一路疾驰入内,和上次灵魂进入时的一样,没有感受到丝毫异样。

    没时间去体会这些,灵魂的疼痛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脆弱的意念。

    顺着锁链行进,紫海中心被困的刺猬逐渐印入感官。

    近了、更近了……

    清晰的感知将他的信息尽数转达,他正醒着。

    一头长发在紫海中随意飘扬着,绝世的容颜之上双眼冷漠相望。

    意念只是一种看不见的类似执念的东西,然而他的视觉却让人觉得他是能够看得见的。

    感知着他没有一丝温度的双眸,意念准备凝音求他帮助,话语还没凝成却率先听见他冷冰冰的呵斥:

    “我给你的焚天心焰你是放着长毛吗?

    被一个小小的器灵控制了身体,还被狠狠砍掉了一只手,被伤成这样你都不知道去反抗吗?

    你真是死气我了。

    给你的本事你就不能拿来好好保护自己吗?

    你连最起码的爱护身体都不会吗?

    要我教你吗?

    说、要我教吗?”

    话音一声比一声愤怒,一声也比一声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