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 第200章:一物、二主

第200章:一物、二主

    心中早有准备,可是听到答案后心里难免还是有些异样。

    邪神和孤忘尘长得一模一样,这句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

    人世间真的有转世之说吗?

    孤忘尘难道就是邪神的转世。

    很想如此去想,可是紫海中的人又让事情出现了矛盾。

    那个被阵法囚禁的男人,他也是与孤忘尘一个模样。

    若说两者对比谁更像邪神一些,那莫过于紫海中的男人了。

    他讲述的事情都是仙界的事情,更贴切于邪神身上的事情,如此相互对比,他反而更有可能是邪神。

    三个人,一样的容貌,他们之间又有何关系?

    本以为知道了答案事情就会清晰明了,可是知道后反而变得更加糊涂了,他们之间到底有何纠葛!

    呼……

    还要继续问,不问心中不明:

    “医魂、你确定邪神的**泯灭灵魂破碎了吗?”

    蒙小溅心里很混乱,她只想知道真相,一个关乎到孤忘尘身份的真相。

    医魂先感知了一下蒙小溅的情绪,发现她没有什么变化后才继续为她讲述道:

    “那场大战、仙帝用主人的肉身来做威胁,她想让主人臣服于她,可惜主人并非那种屈居人下之士。

    主人桀骜一生又怎会容忍别人踩在他的头上做主。

    仙帝做出的威胁他全部视若无睹,仙帝因此动怒,当时便毁了他的肉身。

    他的肉身是仙帝当着众人的面给毁的,那一幕也是我们与他灵魂一起见证过的事实。

    在仙界他是真的死了,肉身变成齑粉,灵魂落入寂灭虚空,这一切没有让我反驳的理由。

    可是自从我在这个大陆觉醒后,有些的事情让我也分不清楚真相了。

    我第一次见到孤忘尘时就对他生出些许熟悉感,后来有机会看到他的真容我才明白那些熟悉感从何而来。

    起初我以为他就是主人的转世,可是我暗中探查过后才发现他根本就不是主人,甚至可以说他和主人一点关系都没有,除过那具一样的皮囊。

    他的灵魂中没有一丝主人的气息,若是转世,那么他至少还会保留一点儿主人的魂息,可惜他的灵魂中什么都没有。

    他与主人到底有没有关系我至今也是糊里糊涂的,就这一点甚至连噬心都无力分辨真相。

    若说我们有可能失去判断,那么噬心肯定不会判断不出。

    噬心是从主人灵魂中分离出来的,他对主人的灵魂可谓是熟悉的比他自己还要熟悉。

    孤忘尘之前进过噬心镯不止一次,他若就是主人,那么噬心不会至今都不吭声的,噬心应该比我们九魂更希望主人早日重生归来。

    目前事情变得很难琢磨得透,仙界殒落、孤忘尘、紫海……

    这一切都和主人有着羁绊,这中间到底还有什么暗存的联系没被我们发觉呢?

    哎、头痛啊。

    算了、还是不想了,越想心越乱。”

    话语到此终止了。

    医魂心中纠结难梳理,然而蒙小溅也是头脑晕呼呼。

    话题是围绕邪神开展的,可惜邪神的话题并未得到真正意义上的破解。

    邪神的事情理不清楚,那么她自己的困惑也将跟着一塌糊涂。

    其实她心中并不纠结穿越重生这些没含量的问题,因为穿越已成现实,有的活为嘛不去开朗的活。

    困扰她的不过还是那个人、那道深藏心底的爱欲。

    有些事情一时半会儿弄不明白,可是有些已经藏在心底的事情倒是可以求证。

    蒙小溅晕乎的头脑总算是清醒了。

    她依旧让身体里的经脉自主炼化着手里灵石中的灵气,另外意念继续开着小差向医魂问出心中埋藏已久的疑虑。

    意念凝音,语气依旧平静:

    “邪神的事情目前算是无解的状态。

    目前有两个人都像他,到底谁是真的谁是高仿的一时还难见分晓。

    不过我有其他事情需要向你来解惑。”

    蒙小溅意念凝音之语刚停医魂便回复道:

    “你说。”

    蒙小溅本来没打算停的,此时突然被打断反而让她停顿了几秒。

    几秒的时间很短,时间流逝过后她便再次意念凝音道:

    “我需要解惑的事情说起来还和邪神有些牵连,因为那些都是他给我讲述的事情。

    他说噬心镯有两个主人,我的重生就是噬心镯另一个主人赋予器灵的任务。

    我的穿越他虽然没说是他所为,不过他给我说的故事却隐隐的透露了一些蛛丝马迹。

    他说噬心镯并非偶然才戴到我的手上的,一切还要从另一个噬心镯的主人说起。

    故事我就不讲了,我就大概说说他给我描述的内容吧。

    他说噬心镯的另一个主人想要独占噬心镯,然而噬心镯却并非一朝一夕就能易主之物。

    因为邪神用他自身的魂力铸造了一个融入噬心镯本源之处的器灵,就因为这个器灵的存在让妄想独吞噬心镯的那个人处处碰壁。

    就因这点、那人最终没能完全霸占噬心镯,不过却也将噬心镯一半的执掌权给抢走了。

    他说我的命运就是被这个侵略者给逆天改命的。

    当时在紫海中、他给我讲的事情很细致。

    他说噬心镯在星河中流转,因岁月与外界的伤害让噬心镯从神器跌落到了仙器之列。

    虽然一字之差,可其中改变的精髓却截然不同。

    噬心镯在掉阶的途中被第二个主人占据了九成的执掌权。

    这一切都因为他的身体被封印,噬心镯里他的那个器灵得不到魂源的支持与补充,所以才会丢了九成的控制权。

    他的器灵就如汪洋中的孤舟随时都会被另外一个器灵吞噬,为了保住最后的一成权力,他的那个器灵沉睡在了九涅衍生阵里。

    他的器灵沉睡了,另一个器灵便成为了老大。

    那个器灵按照主人的吩咐让噬心镯掉进了一个有生灵的星陆,也就是我的出生地方、地球。

    噬心镯在地球上历经几万载,它在另一个主人的控制下认过的伪主人很多很多,我便是这最新的一个。

    那个被称第二个主人的人控制着器灵去认主,目的只为让带着镯子的傀儡去帮助他消灭邪神那仅存的一成器灵。

    我很不幸的就是目前最新被掌控命运的一个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