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 第196章:驱污灵豆

第196章:驱污灵豆

    视线相交,彼此各有思绪。

    永恒?

    什么是永恒?

    永恒是执念。

    深埋心底的执念就是永恒。

    只要心不灭,那么隐藏在心底的执念就是永恒。

    蒙小溅将孤忘尘的影子深深的烙在了心底,这就是她想要留下的一个永恒。

    忘却的是已经不在乎的,在乎的也已经不能忘却。

    执念催生出的永恒就是那在乎的不能忘却。

    蒙小溅收回看了许久的双眸,最后的告别也卡在喉咙里有些难以吐出。

    离开的背影总是孤独的,为了避免出现这种孤独,噬心镯成了最好的选择。

    意念缓缓的游走,灵魂与噬心镯的牵绊开始复苏,只要最后的指令下达,身体便能随心而去。

    已经决定要走了,可是为什么还有思想上的逗留呢?

    是不舍还是期待?

    是……不重要了。

    伴随着思想的抉择蒙小溅狠心掐灭了心中残留的幻想。

    双眼随着熄灭的幻想狠狠一闭。

    意念起,身影瞬间消失。

    蒙小溅离开了,她去了她能自由出入的那个世界。

    空荡的院子里,孤忘尘还是如旧的冷漠表情。

    他没有丝毫多余的情绪波动,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无情无心。

    没人知道他现在的想法,也没有人知道他现在是个什么心情。

    噬心镯、垠曦山。

    清竹似海中的灵栖居还是那般纯净如水。

    蒙小溅进来之后就努力的工作了起来,她在医魂的吩咐下变成了一个实打实的丫鬟。

    医魂说出的事情她都一一应承去做。

    三种必备的灵药草已经准备妥当了,此时她正在捣鼓一个新品种灵药草、驱污灵豆。

    驱污灵豆是驱除邪祟的灵药草。

    孤博远心脉被魅鬼的邪祟之气所侵蚀,若是不将邪祟之气清除干净,那么再多的沙漠灵茎都无法将心脉修复齐全。

    仙帝手下的魑魅魍魉四人所用的修炼法诀非一般的法诀。

    他们用的法诀都比较阴毒,灵气在他们的法诀炼化之下都会被赋予污浊之气。

    这种灵力就像那些被天地中的某些怨气所污染过的孤灵一样,它们不在纯净温和,它们有的只是被特意改造过后的污浊与恶毒。

    这种被灌注的污浊俗称邪祟,魅鬼的灵力就带有这种污浊邪祟之力。

    不仅如此,她的灵魂也因这种污浊邪祟之力而变得阴森不已。

    驱污灵豆、一种主藤蔓上只能结出一个豆荚的刻薄灵药草。

    它藤蔓百年为幼,再百年开花,又百年结果,几经百年风吹雨打,唯一的豆荚才能慢慢成熟。

    凡是成熟的驱污灵豆其寿命都是超过千年之久的。

    此时蒙小溅手里正在捣鼓一颗灵豆。

    驱污灵豆一个豆荚只会结出五颗豆子,不多不少,每个都是一样的。

    根茎、藤蔓、叶子、豆荚都是清一色的金黄,不管春夏秋冬,它的颜色始终不变。

    在这统一金色的躯干叶荚中唯一不同颜色的便是灵豆。

    灵豆和黄豆差不多大,不过颜色却和黄豆是天差地别。

    灵豆颜色皆是蓝色,比天还蓝,仔细看酷似蓝宝石。

    蒙小溅也是第一次见蓝色的豆子,不过见着见着也就不怎么稀奇了。

    噬心镯里的灵草药太多太多了,没见过的比比皆是,能用来炼丹的东西岂有寻常之说。

    按照医魂的吩咐,蒙小溅将驱污灵豆捣成了豆汁,蓝幽幽的一口豆汁。

    灵豆不比普通的豆子,它捣烂后根本没有豆渣什么的,除了一口很像毒汁的蓝色液体,其他什么也没留下。

    蒙小溅端着毒一样的豆汁递给医魂,救人这种事情还是要医魂亲自操刀的,毕竟蒙小溅不懂医术。

    医魂接过驱污灵豆汁,摆手示意蒙小溅退开后他才开始为孤博远驱除心脉里面的邪祟之气。

    一手捏着灵栖木制作的承载豆汁的酒盅,另一个手的手指伸进酒盅里轻轻一蘸。

    幽暗的蓝色豆汁被他蘸上手指后,只见他手指落在孤博远心口皮肤上迅速写画。

    手走游龙,奔腾不息。

    时过几秒他再次蘸汁而画。

    医魂动作流畅神情专注,蒙小溅看的认真,双目不眨。

    本以为这灵豆汁是用来喝的,没想到却是用来画符的。

    医魂在用灵豆汁画符阵,说起符阵蒙小溅是有那么一点了解的。

    她曾经还亲手在铁球身体上画过灵符阵。

    为铁球逼体内食肉麻蚁时跟医魂学习过,只是对于灵符阵没有过多的去关注而已,毕竟修为都搞不上去那还有时间去学副业。

    一杯豆汁用完了,灵符阵也是被医魂画了一个又一个。

    每蘸一次便能画出一个灵符阵,画一个出来皮肉便吸收一个下去,一杯灵豆汁用完也不知道画出了多少个。

    具体灵符阵怎么驱除孤博远心脉里的邪祟之气还得继续看医魂的动作。

    灵豆汁用完医魂并没有接着行动,他只是看了孤博远一眼便自行闭目养魂了。

    蒙小溅看的心里难耐好奇,想要询问却又不忍心去打扰。

    纠结了好一会儿,正打算放弃之时医魂却闭着眼睛发话了:

    “把凤叫来,孤博远交给他看着,我们去对面房间里恢复一下魂力。”

    说起恢复魂力蒙小溅下意识就想到了黑心果,虽然吃过好几次了,可是心里还是有些排斥感。

    暗中瘪了瘪嘴才点了点头道:

    “哦、知道了。”

    嘴上回复完意念就向识海里凤魂留下的魂息喊道:

    “医魂让你回来看着孤博远,他灵魂透支了。”

    意念刚传达完凤魂的魂息便传来回话:

    “一盏茶时间,我马上回来。”

    之前一进噬心镯两个灵魂就自动跑出来了,对于这个蒙小溅也不怎么在意,毕竟他们不被蒙小溅掌控。

    一盏茶的时间有长有段,烫的茶水喝的就慢,凉的茶水喝的就快,一盏茶表达的具体时间蒙小溅不知如何定论。

    大概五分钟过去了。

    蒙小溅准备再次喊一喊时凤魂却飞回来了。

    他一身瑰丽的彩色羽毛特别漂亮,随着彩光掠动,他的身体逐渐变化而成。

    落到灵栖居时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偏偏美男子。

    灵魂这种无视物体的功能还挺让人向往的,随心的穿墙都是小菜一碟呐。

    凤魂的回归让卧室显得有了些生机。

    闭目养魂的医魂随着凤魂的落地睁开了眼睛,他的魂影确实有些虚幻了。

    抬头看向凤魂他出口轻飘飘的说道:

    “灵符阵净化邪祟之气需要两刻钟的时间,两刻过后你喂他吃下沙漠灵茎和塑骨灵龙枝,等心脉与骨骼全部恢复完全后再给他涂上生肌活血灵芋。

    中途他若是醒来,你就将皇宫里的事情与他说说,我用魂力幻化他去替他传位之事也说清楚。

    魅鬼的出现让事情变得复杂了,你让他好好考虑考虑,若是可以暂时先别让他现身。

    等魅鬼的事情查清楚后我定还他一个名正言顺的现身机会。

    魅鬼的灵魂差不多是结晶境的灵魂强度,我需要恢复,不然我没有与她正面交锋的能力。

    这次恢复可能需要的时间很长,孤博远的事情就交给你处理了,若是夜晚降临你还是回归虚妄海的好。

    噬心镯你也不陌生,有空就多转转吧。”

    医魂说完就向蒙小溅递去一个眼神。

    蒙小溅会意的转身向放药鼎的房间行去。

    医魂看着蒙小溅离开的背影暗中对凤魂传音道:

    “是时候找找他们的下落了,魅鬼的出现不可能是巧合。

    我打算借这次恢复的机会去搜一下蒙小溅的记忆。

    我记得她说她见过一个活着的邪神,她瞒着我们的事情我一定要探个究竟。”

    医魂传音说完心中所想,接着起身迈步向蒙小溅背影跟去,刚走出几步远,凤魂突然传音道:

    “探查记忆可以,若是探查不出千万别用搜魂术。

    好好恢复灵魂状态,我还等着你给我炼丹恢复消耗的灵魂力呢。”

    凤魂前一句说的凝重,后一句却说的轻松。

    医魂魂影并没有多么凝实,他听完便继续迈步而去。

    凤魂所提的‘别用搜魂术’他并未给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