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 第191章:暗中手脚

第191章:暗中手脚

    孤博远还未说完,突然喉咙一口鲜血涌上,后面话语尽数被鲜血给淹没而去。

    情况突变,不用孤忘尘出声独巧手一个箭步就上前替孤博远把脉。

    一边把脉他眉头一边紧皱。

    此时涌进殿内的人因为他的情绪而跟着提心吊胆。

    时过一分之久,独巧手才收手起身凝重道:

    “皇上他刚才强行使用内力才能镇定而语的,昨夜突然变衰竭的心脉此时再度雪上加霜,若再强行而语,那么他将会撑不过半个时辰。”

    独巧手话音刚落,孤映霜就跟着着急出口问道:

    “那父皇真的没救了吗?”

    孤映霜的着急不知是为了人还是为了暗地的私欲。

    独巧手不管孤映霜是为了什么,此时他沉声回复道:

    “在我这里是没救了,不过若是仙使肯出手,那可能还会有起死回生的希望。

    你们谁派人去请仙使吧,我暂时用内力为皇上再多撑一个时辰。

    不过我要提前说好,皇上此时的心脉最多也只能用内力维持一个时辰,再多对他是无益反而有害。

    你们尽快抉择吧,性命攸关不能再耽搁了。”

    最后一句话独巧手是说给孤忘尘听的,他希望孤忘尘能暂时摒弃前嫌去找蒙小溅来帮忙。

    孤忘尘明白独巧手的意思,可是还未等他开口又被别人抢了先手:

    “雨木、相木听令,速去墨王府将仙使请来,要快。”

    孤映霜迫不及待的吩咐完后,孤忘尘才幽幽出语:

    “劳烦草仙公子先维持我父皇性命,我现在就去传讯求仙使来一趟。”

    孤忘尘说完不等独巧手回复便转身而去。

    他要出去给蒙小溅传讯,用锦鸿传讯。

    血阳城与运天城一来一回太过耗费时间,锦鸿才是最有效的传信工具。

    寝宫里因为孤博远的病危而变得人心惶惶。

    孤博远还未说完皇位要传给谁时就不行了,还有他最后的一句话太过耐人寻味。

    ‘如今大陆流传了仙法之秘,我的意思便是得仙……’

    这句话没有说完,可是其中意思却隐约道出了三种可能。

    第一种就是最直接的一种,得仙使者得皇位。

    第二种就比较委婉一些,得仙法之秘者得皇位,这个‘仙法之秘’指的就是蒙小溅与孤忘尘编造出来的‘修仙宝典’。

    第三种可能就是最差强人意的一种可能了。

    最后一句话可能就是孤博远在自己要死之前的最后一道执念挣扎,他未说完的意思可能是‘得仙使救助我’之类的意思。

    如若这般等他恢复他自己就能继续打理朝政。

    他未说完的话意可能还有很多,‘得仙’后面或许还有其他之意。

    得‘仙使’还是得‘仙法’,得‘仙救助’还是得’仙辅佐’,这种种可能都不能排除在外。

    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不同答案,人心惶惶,他们惶恐的是这未说完的话会引来朝中内荡。

    朝中势力早就分为了四派,太子一派,二皇子一派,墨王府一派,皇帝自己一派。

    若是孤博远真的就这样死了,皇位未定,那么四派也定会斗的你死我活。

    朝堂从来都是这么复杂。

    孤忘尘传讯完毕了,但他并没有再回寝宫之内。

    他要去运天城城门,他要等蒙小溅的到来。

    运天城三十多里外。

    蒙小溅一路疾驰至此,她脚下并未停歇,心慌也并未消减。

    她对外人和自己总是留有几分冷静,可是一但面对孤忘尘的事情她便会迷失自我。

    不知是心底的爱欲作祟还是孤忘尘真的有这种让人失去理智的本领。

    脚下还在疾驰,突然有锦鸿迎面出现。

    锦鸿迎面飞来,接着迅速绕着蒙小溅旋转起来,不用想也知道这信息就是给她的。

    伸手擒住锦鸿,随着她灵力的注入信息直映她双眼之中。

    是孤忘尘的信,孤忘尘尊口大开让蒙小溅前去求孤博远,孤博远用沙漠灵茎续好的经脉被人再次给弄断了。

    不仅如此,断掉的心脉竟然有了排斥沙漠灵茎再次将其修复的诡异药性。

    这一切太过蹊跷了,沙漠灵茎乃是仙家灵草,苍圣大陆应该无人有这种破坏灵茎药力的本领。

    孤忘尘的信让蒙小溅回归冷静。

    此时噬心镯的性能也再度被被记起。

    如今她身上已经没有锦鸿可用,唯一的办法就是直接去皇宫救驾。

    蒙小溅心中一想便立刻行动,意念起身影突然凭空消失。

    大路朝天人往来。

    蒙小溅虽然走的是小路,可是就是这样也能遇到了同路之人。

    一身黑衣人影暗,忽明闪烁不见踪。

    皇宫深院。

    蒙小溅凭空而出。

    暗中袭击一个婢女问过皇帝所在之处后,她一个闪身便向寝宫穿梭而去。

    寝宫大院。

    蒙小溅身影再次显现。

    宫殿金瓦之上,她敛息匍匐。

    运天城乃是清一色的白,皇宫就更不用说了,白的发亮,白的让人无所遁形。

    蒙小溅刚显露身形殿内独巧手就有所察觉,可是此时为保孤博远不死他只能先暗中警惕来者。

    殿顶金瓦之上,蒙小溅身体匍匐思想却与医魂交流:

    “你能在人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让我接近孤博远吗?”

    这种本事蒙小溅不会,可是医魂倒是有些能办到。

    他在蒙小溅脑海平静回道: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

    蒙小溅听了紧跟询问:

    “什么条件?”

    医魂似想了想才出声道:

    “条件很简单,这次消耗需要用黑心果来进补,不过我有些纳闷,你干嘛不大摇大摆的进去看?”

    这个问题蒙小溅确实有自己的想法。

    从噬心镯一出来就用意念去感知孤忘尘了,可惜并没有发现他的踪迹,这里除了一个认识的独巧手便再无他人。

    此事太过蹊跷,能阻止沙漠灵茎再度修复经脉的人绝非普通人,敌在暗那自己也就不想暴露在明。

    心里一边想一边对医魂解释道:

    “能让沙漠灵茎不能再次发挥药力,这个再暗处搞破坏的人肯定不简单,敌人在暗那么我们也在暗处看看好了。”

    蒙小溅的警惕让医魂听的连连点头道:

    “既然这样那你进去后直接将孤博远给收进噬心镯里,噬心镯里是白天我们就没有什么可惧怕的了。

    目前还不知道敌人这么做是为了对付你还是对付孤忘尘,不管怎样,我们先给他来个偷梁换柱。

    我会用一个障眼法将孤博远给替换掉,收了孤博远我们就去外面暗中先看看情况。”

    医魂说完蒙小溅只觉左眼凉意泛起,心里明白这是他给出的暗号,思及此处匍匐的身体就直接站了起来。

    起身最先入眼的就是体外的一层绿色薄膜,薄膜有点像一个蛋壳将自己包裹在内。

    这种灵魂力放出的护罩很久以前见过一回,那是在丧鹫山脉时发生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