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黑夜有何秘密?_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 第182章:黑夜有何秘密?

第182章:黑夜有何秘密?

    故事的叙述总是很耗费时间。

    程哲将自己与蒙小溅的相识过程尽数道来,当然蒙小溅洗澡的那段还是被自动省略了,毕竟那种偷窥人洗澡的事情说出来也不光彩。

    一番叙述让众人对蒙小溅有了一些最基本的认知。

    一个没有宏大目标的普通女子,自由随心,无欲无求的平凡之人。

    在这里聚集的大佬最关心的还是修仙。

    有人心中惋惜,有人心中幸灾乐祸,基本都是针对程哲的错失良机,就连程渊文也觉得儿子是无缘错过。

    若是当时把住机会,那么此时拥有修仙宝典的可能就是程哲了。

    程哲的一番描述让众人将蒙小溅想成了一个没有城府的平凡女子,因此孤忘尘与蒙小溅分别提过的修仙宝典就从虚化实了。

    修仙宝典被孤忘尘夺走了,然而孤忘尘是孤博远的儿子,矛头瞬间相向,孤博远一时成了众矢之的。

    大殿波澜,灵栖居却很平静。

    凤魂载着蒙小溅刚飞出皇宫,蒙小溅就意念带着彼此进了噬心镯世界。

    刚一进入,一片灿烂的星辰就撞进了眼中。

    还未落定,凤魂就突然自主的钻回了虚妄海内。

    他的行为让蒙小溅脑子一愣,刚才的一瞬间隐约感觉到了他的颤抖,他有点像害怕的颤抖。

    身体落入灵栖居,一边向卧室走脑海中一边询问:

    “凤魂你刚才怎么了?”

    凤魂悬浮在虚妄海里,他呆然而立,颤抖虽然消失了,可是话音却还带着惊慌:

    “噬心世界怎么变黑夜了,今天还未到变天之日。

    算了,不说这些了。

    以后你记住,凡是黑夜的噬心镯世界,你最好别待的太久,更别让我们九魂以灵魂状态进入。”

    凤魂话音虽然惊慌,可是话中意思却很强硬。

    蒙小溅正想回应,医魂却突然先一步出口:

    “噬心镯里变黑夜了?”

    二人话语明显藏有玄机,蒙小溅再傻也听的出来,心中很是疑惑,出口话语就成了刨根问底:

    “到底怎么回事,你们能给我说说清楚吗?”

    医魂二人同时摇头,凤魂勉强给了个解释:

    “噬心镯的夜不是普通的夜,你可知这么大的世界为何没有一个生灵?”

    蒙小溅摇头回应:

    “不知道。”

    对蒙小溅的回答凤魂早有预料:

    “噬心镯的夜堪称杀戮之夜,所有生灵可以在这里活过白天,可是能活过漫长黑夜的基本没有。

    若是以往的规律变化还无需太过担心,若是黑夜白天开始变得素乱,那么最好不要久待,你只要记住这一点就行。

    有些事还不是刨根问底的时候,时机到了不用问你自已也会知晓。

    孤忘尘不在这里,你快去找找他吧,找到赶紧出去,此处黑夜不可久留。”

    解释完了,蒙小溅却听的有些晕晕的。

    这解释和没解释有什么区别?

    寻找孤忘尘是当务之急,事后再慢慢了解好了。

    双眼看向床榻上的毯子,全部铺的整整齐齐,房子收拾的很整洁,唯独不见收拾房子的人了。

    每次乱跑都是在九涅衍生塔找到的,这次思想一转就直接向九涅衍生塔穿梭而去。

    高峰插云,登高望远。

    身体刚来此就看到了孤忘尘的背影,他站在塔外的环形玉盘边缘,似在看眼前的虚空夜色。

    一身气息隐约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以往孤独的气息少了,幽远沉寂的气息多了。

    他一身似远古而来的深远气息厚重无比。

    就一个背影都好像有道不尽的古老故事。

    夜依旧妖娆,似各色鬼眼的璀璨星辰摇曳闪烁。

    远远看着星辉映衬下的背影,脚步不自主的变的轻飘,只想上前膜拜他的古老神。

    他似看的入了神,都轻声到他身边了也不见他发现。

    脚下一个大步迈出,只想观摩这远古神的姿容。

    侧首期盼而望,入眼之物让身体为之一颤。

    强压下心中的惊悚之感,努力将害怕埋在心房。

    早已准备出口询问的话努力酝酿成毫无畏惧的平静之态:

    “喂、你的伤恢复的怎么样了?”

    话语说完眼观之人却并没有开口,他将看向夜空的双眼随着扭头的动作一起看来,本来还能忍住的惊吓突然有些忍不住了。

    一张脸不知怎么来形容,一半俊美如旧,看去让人为止膜拜,然而另一边却天壤地别。

    眼珠溃烂成残渣弥留在腐烂的眼眶之中,面皮耷拉的像烂渣死肉一样挂着。

    死白的烂肉透着化脓的灰黄色,脓水渗渗却不见其滴下。

    这种极端的对比只觉极其触目惊心。

    强撑双目与其对视,口中再次询问:

    “孤忘尘你没事吧!你的脸怎么了?”

    半张脸比被硫酸泼过的还惨,这般景象真让人无力再观望,瞳孔自主涣散,眼前景象开始变得模糊。

    似高度近视的模糊对视中,脑海赶紧走后门寻求答案:

    “医魂你快看看孤忘尘怎么了,他的半边脸像是死肉腐尸一样让人惊悚。”

    话落左眼眉心同时出现凉意,不到一息医魂凤魂二人同时出声呵斥:

    “还愣着干什么,快走~”

    话音震得意念直晃,听音那还敢继续久留,意念一起,身影直接消失而去。

    再次现身已是灵栖居内。

    扶桌而坐,内心久久不能平息,以往这种惨容都是生化危机的片段里见过,此时亲眼所见震撼不可谓不大。

    捏拳缓神,心中不问都不行了。

    意念询问之音不自觉的带着严厉:

    “能具体说清楚一些吗?

    刚才到底是什么情况,那人到底是不是孤忘尘?”

    医魂二人相互对望一眼,率先出口的还是医魂:

    “这就是凤魂给你说的杀戮,噬心镯暗夜中的各种杀戮。

    别继续待在这里了,这里已经不再安全了。”

    “我问你刚才那人是不是孤忘尘?”

    蒙小溅话音突然变得执着,医魂听了只觉无奈:

    “是。”

    一个‘是’字让蒙小溅心底突然一窒:

    “我要带他一起离开。”

    随着坚定的话音落下,她的身影也一并消失而去。

    医魂的回答就像一个铁锤砸落蒙小溅的心涧。

    暗夜隐藏杀戮,自己这个噬心镯的主人都要逃跑那么孤忘尘呢?

    他一个外人若是留着岂不会死的更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