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又开始胡诌了_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 第181章:又开始胡诌了

第181章:又开始胡诌了

    启明殿众人本已打算退去,然而程渊文的突然开口让众人去心突留。

    众人眸光纷纷在蒙小溅与程哲身上流转。

    蒙小溅礼貌问候,程哲努力压下心中悲伤迈出一步回礼:

    “好久不见蒙姑娘。”

    一句“蒙姑娘”让殿内之人暗心再起。

    窥魂沉睡故此蒙小溅没了窥探人心的暗中利器,之前的三个小时都是借凤魂的震慑才稳住的局面。

    此时局面突然暗中波动,小心提防必不可少。

    暗中留意大殿的细微变化,口中依旧熟络的与程哲叙旧:

    “确实感觉有些久了,时至今日已有快三个月没见过了吧。

    最近事情繁杂,关于蛇胆之事我都给忘了,既然今日你在,那就趁此机会把蛇胆拿走吧。”

    嘴上说完意念就将大蛇尸体给取了出来。

    储物戒具有暂停时间一样的储存功能,大蛇尸体凭空出现在蒙小溅面前的纯白阶梯上,随着众人的震惊大蛇也展漏无疑。

    蛇身七丈有余,全长约有二十一米多,蛇身虽没有水桶那么粗,可就这幅巨大的蛇躯也甚是骇人。

    三角蛇头面朝殿下,直挺挺的摆着,场面也挺壮观。

    震惊也是几息而已。

    大殿恢复沉静,蒙小溅趁机再次开口:

    “之前交易之事就此作废,蛇胆你拿去用吧,至于储存之物我也一并送你。

    灵栖琉璃宝盒我虽然没有,可是其他储存之物我倒是还有一些。

    相识便是缘分,送你就当交情。”

    心中害怕程哲抖露五万金珠交易之事,所以出言相赠,堂堂仙使之尊,万不能毁在五万金珠的笑话之下。

    树立形象太难,毁灭形象可能就在片息。

    程哲心痛喜欢之人已有归属,此时哪能悟透蒙小溅暗中提醒。

    心绪混乱,出口之音也是强硬无比,欠谁的也不想欠她的,男人颜面不可丢:

    “交易之事还是莫要作废了,五万金珠我会一珠不少的全部奉上。”

    五万金珠的词汇一出,大殿众人的眼神突然就有些变了。

    程哲一心不想欠蒙小溅的人情,大殿气氛他是丝毫未曾察觉,话语不歇,毁人之语不停:

    “你是真的要做孤忘尘的正妃么?

    你明明知道他的小妾众多,你就算从他小妾之名高升正妃之称,可是他终究不会只有你一个女人……”

    话音突然又夹杂期盼:

    “你就没有考虑过弃他重新而活?

    世间男子何止千千万,莫要一颗树上芳心枯。”

    大殿此时就像变成了程哲的专场,他一句一句将蒙小溅的仙使形象给摧毁。

    蒙小溅此时如同别人一样,双眸容纳的皆是程哲的身影,一个将她身份彻底揭露的身影。

    这就是怕什么来什么。

    蒙小溅极力避免,可惜有些事情就是这般不随人愿。

    看着程哲的身影心中是又气又叹。

    大殿的气氛明显变得不在高冷了。

    本欲退散的众人此时双眼皆是猜疑。

    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辩解的,那种假装的高冷本就费神费力,此时戳穿反而让心有些解脱之意。

    唉!

    唉声一叹,心态只余放松,是该回归本来的真实了,话语随着放松的心一起吐露:

    “随心而活才是最自在的。

    大家别用猜忌的眼神看我了,程哲所言句句真实。

    我是传道者不假,仙号‘灾星’也是我所在的那个世界所得,墨王小妾职位也是真的。

    你们听着或许感觉很离谱,其实这就是事实。

    我带着仙法来到这个世界,本欲找个如意郎君安稳度日,可惜世事变化多端,身不由已也是必然。

    我心悦墨王爷,没想到真心所付却换来一个妾位。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因爱我误入迷途,见他为容颜神伤,我便教他修仙之法已助容颜回归。

    然而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

    仙法之事不知怎会途径流传,讲道大会亦是如此无奈而来。

    既然仙法已经流传,所以我毫不吝啬的担当了‘传道者’的身份将仙法广散天下。

    事情就是如此,早知今日我定不会将仙法之事流传于世。

    如今修仙宝典已被墨王爷拿去,为了修炼我只能应了他的正妃之位。

    早晨墨王爷的姿态你们也都见过了,我在他心中也只是一个给予仙法的施恩者,正妃也不过是他报恩给出的位子罢了。

    我修为也诚如他所说,洗脉境巅峰而已,然而他的修为却早已到达更高的境界了。

    想要继续得知修仙之法只能求助于他,你们若是心有不甘大可一起去围剿,不过失败肯定会站在你们这边。

    他的修为当今世上可以说是无人能挡。

    好了,说的多了心里反而又开始痛了。

    一腔错爱,我现在能做的只剩任他摆布了,修仙的路我只能顺着他安排的前行。”

    话语从轻松到真诚再到悲伤。

    说好的随心而行就是这样真真假假的随心胡说。

    除了第一句是真的,接下来全部都是随心乱编,真诚是为了增加阐述的真实性,悲伤是为了增加别人的同情心。

    不知信的人有多少,反正程哲是彻底的相信了。

    本就心疼蒙小溅,此时更加心疼。

    自己喜欢的人却被别的男人当工具利用,心中沉闷无需言明。

    悲痛相望,想要安慰却又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她的面具是自己间接性戳穿的,惭愧在心,无颜出口。

    大殿的气氛还在混乱的转变着……

    看着眼前之景,蒙小溅感觉故事讲的差不多了,此时一走了之才是最好的大结局。

    留着真假不明,丢着同情之姿,别人给的结尾才是最好的结尾。

    玄乎、疑惑、神秘……

    灵魂传音,凤魂瞬间化作彩凤,脚踏凤脊,闪烁而去。

    大殿随着蒙小溅的飞走开始变得嘈杂。

    程渊文转身看着儿子程哲,眼中意思不难理解。

    与此同时,其他三国的皇帝也是纷纷聚来,各大宗门亦是同容。

    程哲突觉压力好大,刚才的悲伤瞬间不翼而飞,面对各个大佬,他没有底牌镇基,蒙小溅的高傲姿态他是怎么也装不出来。

    大家意思明了,再不给个说法怕是很难化解眼前局面。

    心里冷汗直流,口中话语艰难吐出:

    “我与她的相识其实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