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紫瑞顶锅_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 第173章:紫瑞顶锅

第173章:紫瑞顶锅

    灵力的对决拼的不仅是底蕴,有时候思维和武技也是决定胜败的关键。

    蒙小溅从未学过武功,二头肌更是没有几两,思维虽然跟上了步伐,可是落败终究在所难免。

    长刀确实斩断了不少灵力化成的白绫,可是在灵力的底蕴上她还是有些落后,武技更是菜到家了。

    操控白绫之人手法可谓娴熟无比,白绫看似简单的在缠绕,可是缠绕的轨迹却并非单向。

    白绫不是转圈缠绕,它是一种近乎球形的交错缠绕。

    蒙小溅被白绫全面包裹,上天入地之路皆被阻隔,不光如此,白绫还有一处致胜点,其上每次挥刀劈砍之处都特别的厚实。

    厚实对等的就是消耗,厚实的白绫劈砍起来更加消耗体内的灵力。

    白绫全面入侵,蒙小溅最终因脚下的一个疏忽被白绫钻了空子。

    白绫到达脚边立刻便分出两道岔口,岔口就像灵蛇瞬间将脚踝缠住。

    双脚被束缚,灵力赶紧分道扬镳的去解救双脚,灵力化刃奔去救援,突然头顶白绫再度雪上加霜。

    身体最脆弱的脖子被掌控了,颈脖被缠,命脉受制。

    脖子被擒,心底多少还是生出了一丝惊慌。

    前往解救双脚的灵力迅速回归,体内仅剩的灵力集体开始汇聚,意念暗中调动,解救目标、颈脖。

    意念所想那是比一息还要短暂。

    灵力化成锋利的锯齿从脖子环绕冲出,目的只为搅碎那束缚颈脖的白绫。

    蒙小溅的思维已经很快了,一切应对之策皆不迟钝。

    然而……

    释放白绫的主人比她还要迅捷。

    她控制锋利的锯齿冲出皮肤直接向白绫开斩,可掩耳不及迅雷之势,锯齿还未触到白绫,白绫便纷纷化成了锯鞘。

    锯鞘严丝无缝的将锯齿全部套住,借利刃归鞘之瞬,锯鞘突然猛的一缩。

    一切太快让人毫无防备,锯鞘的收缩直接将蒙小溅的锯齿搅碎成粉。

    仅剩的灵力都被对方消耗一空,对峙时间很短,就这短短的时间里自己就败得一塌涂地。

    体内灵力耗空,现在已经没有反抗之力了,然而让人意外的是,脖子上禁锢的灵力锯鞘突然全部散掉了。

    危险虽然解除了,可是心境却出现了问题。

    修炼至今的第一次自主战斗,战果却惨不忍睹。

    本以为洗脉境的修为已经很高了,至少在这个世界里算是顶尖的存在,然而此时的这场战斗却来了个当头棒喝。

    洗脉境怎么了,洗脉境照样会输,而且输的很难看。

    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这算不算被无形的打了脸。

    本想羞愧逃走,但又觉得不应该这般自我逃避,败了就是败了,败不可耻,可耻的是败了却不敢去面对。

    一座假山而已,跨过去就能看到胜利者是谁,不管胜利者是什么姿态,至少自己不能因此落下一个永久的暗影。

    修炼很注重心境,心境残了修为也就跟着残了。

    战斗已终,战果也应坦然面对。

    ……

    蒙小溅迈步向假山后的温泉行来,然而有些事还是要看双方意见的。

    孤忘尘一身湿漉漉的白色薄衫遮体,蒙小溅改道的举动他就像全部能看见一般,身披湿衣背影孤冷。

    此时他身后还跪有一人,没有回头,他带着一身的孤寂对身后单膝跪地之人灵力传音:

    “这里就交给你了,必要的时候可以稍加提点。”

    “是,属下定会斟酌提点。”

    紫瑞也是灵力传音回应,孤忘尘听完仰头看着似要亮了的天空。

    从他身后看去,他身体几乎要融入眼前苍穹一般,两者相互衬托,唯有孤独与冷漠。

    孤忘尘默立只是几个呼吸,他收首便接着悄然离去。

    得了吩咐就要积极办事,紫瑞迅速褪去外衫无声没入泉内。

    悠闲的泡泉姿势刚摆好,蒙小溅的身影便已迈步而来。

    一座假山而已,绕开并不需要多长时间。

    蒙小溅进来后继续步步前行,入眼画面和想象差距还挺大的。

    脑海中赤身**的洗澡身影没有出现,进入眼眶的是一个穿衣泡澡的美男。

    对于这种长相好看的男人脑海中其实已经没有多少形容词了。

    他一身衣衫因为湿透而紧贴健壮的胸膛,因为坐在泉中所以看不出具体身高,不过那露在外面的上半身已经足够说明他英姿了。

    长相阳光中带有沉稳,年龄和孤忘尘差不多,从面相上看只有二十三四左右,不过这不能代表真实年龄。

    就像孤忘尘,已经二十六岁了可是面相看着却没有那么显年龄。

    对于帅哥现在真的是已经练出了一颗铁石心脏,都是孤忘尘的绝世容颜给熏陶的。

    此刻帅哥当前心底并未生出什么波澜。

    对视已久,他却迟迟不语,看来还得自己先打招呼:

    “刚才的人是你?”

    意思不难理解。

    紫瑞一手搁置在拱起的膝盖上,一手随意撩拨着水花,姿态轻松显而易见:

    “仙使这话可真是多余,此处难道还有第三人?”

    不去看他有些自傲的神情,也不理会他语中刻意的仙使二字,双眼挪开,口中不冷不热道: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你能在王府随意泡温泉,想必你与王爷关系定是不浅,我只想问你一句话,你的修为可是王爷指点?”

    紫瑞本想再逗弄逗弄蒙小溅,可是感知里突然传来危险的气息,心中暗叹,自傲姿态也尽数收起。

    阳光气质得到解脱,话语都变得充满温和:

    “其实我就是好奇,仙法是你带来的,那你的修为岂不是通天了,可谁知结果却太出乎意料。

    我承王爷指点突破洗脉境已有近两月时间,本想冒死试探一下仙使的修为,可没想到结果却这般大跌眼镜。

    话说你的修为是不是和你的身份有点儿不太匹配?堂堂仙使怎么是只纸老虎,我这个突破新人都能将你给打败喽。

    想不通,真是想不通。”

    紫瑞忍受着暗中小心眼儿的某人定向释放出的威压,无奈只能一口气将他交代的任务全部说完。

    感觉刻意提醒的威压突然又消失了,奈何心中却不敢放松,谁知道他本人有没有跟着一起消失。

    心中不敢松懈,抬眼打量前方站立之人。

    长得确实很招人疼,就是个头有些过矮了,苍圣大陆的女子个个高挑,然而她却没有那种高挑感。

    矮矮瘦瘦的,若不是有些部位的傲人凸出,一眼看去还真有些像豆芽菜。

    身材倒是当之无愧的既小巧又火辣,难怪王爷爱的不能自拔。

    这种一看就让人生出保护欲的女子确实挺入人心的。

    紫瑞双眼带着透视性的长久打探让蒙小溅暗中有些瑟瑟防备,心想他该不会是想趁此机会杀了自己这个仙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