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各有所意_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 第172章:各有所意

第172章:各有所意

    都说**一刻值千金,可是这个**若是放在爱人与别的女人身上,那么它还能值千金吗?

    答案是值,而且是远远超过这个数字的值。

    蒙小溅灵力控制的冷静话音说完,内心却想雇一万个杀手将那个女人砍个稀巴烂。

    如此换算确实超过了千金之数。

    那隐藏心底的私欲因眼前场景让心变的有些恶毒了。

    占有欲滋生出的更复杂的**,这股**正在侵蚀蒙小溅的心。

    泪腺被封住了,可是眼珠却在泛红。

    眼前孤忘尘似有些不悦被打扰了的姿态从身下赤身女子身上起来。

    他上衣尽褪,雪白的长裤将他修长的双腿遮盖了,同时也遮住了他那个重要的器具。

    此时已经无心观察他下身有没有变化,一双充血瞳眸只能看到那个赤身女子。

    她的个头与自己一般无二,白净的小脸因正在办的事情而生出一片潮红。

    她身体很白,虽然胸前没有自己的大,可是整体来说也很优秀。

    面对这些,最刺眼的还是她肩头的吻痕,那是孤忘尘留下的痕迹,更是用来穿透自己心脏的痕迹。

    咬牙闭眸,再次睁眸痛苦已经被灵力暗中压制。

    孤忘尘虽然起身了,可是他并未正面相对,他的侧颜十分冷漠,没有出声,似在等待自己想要说的话。

    看着他冷漠的侧颜,心就像被打入了冰窟,又冷又痛却又暗藏不甘。

    本想解释魂生的事情,可是因为他的冷漠而改变了话语,声音依旧用灵力过滤,冷静之音从口中无波吐出:

    “我想问问我昏迷前你说的事情还算不算数,若是不算数我就不在府中久留了。”

    相对于蒙小溅的灵力压制,孤忘尘却是硬生生的自己隐忍着。

    他心又何尝不痛,白天之事始终盘旋脑海,等待她的解释,可是时间越久这个等待就越折磨人。

    她落在房门外的那一刻自己就已经察觉,心中钝痛只想用同样的方式来刺激一下她,让她也体会一下这种被剐心的痛感。

    可惜……

    从她进门的第一句怒音过后,再次开口就变成了冷静之音。

    她没有痛苦,没有吃味儿,有的只是毫不在乎的冷静。

    以前说喜欢自己的话此时得到了最好的证明,她对自己的喜欢仅是喜欢,那不是如自己一般的爱。

    爱是介意,爱是占有,爱是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

    这些她都没有,自己要睡另一个女人,她看见了,可是她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适。

    她对自己的喜欢仅是普通的喜欢,不存在爱的那种喜欢。

    胸口就像压着铁块般不能律动,心是痛死了么。

    不愿看这个冷静无情的她,扭头看着床上不知所措的女子,她是有点儿蒙小溅的身高特征,可惜她仅是她自己。

    闭眸控制气息,口中冷漠回复无情的她:

    “本王何须骗你,明天进宫宣布此事,那些人怕也不愿再等了。”

    蒙小溅只是想用正妃之位来试探他的真心,可惜答案却背道而驰,他不是因为爱而娶自己,而是因为王爷的一诺千金。

    心已经不知跑哪儿去了,空荡荡的。

    这里没必要再待下去了,人家办事自己难道还要边痛苦边看着。

    正妃之位,呵呵,既然留不住他的心,那就留下他给的这个位置吧。

    正妃之位给别的女人还不如给自己,哪怕是毫无意义的自私霸占,也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强。

    不能占有他的人,那就占有他的妻位,就用位置来满足自己的占有心。

    身怀恨意转身逃离,真想杀了那个夺走孤忘尘的女人,以后最好别碰到,碰一次教训一次,好好的一个追求目标就这样被她给糟蹋了。

    妈的、真不甘心。

    暗地骂着孤忘尘是没良心的花心男,可是在那不见天日的深渊之底,心还是割舍不下。

    蒙小溅走了,带着压制已久的各种情绪走了。

    房间里孤忘尘冷面依旧,没有再看女子一眼,赤着上身出了门,接着向暗中千壹千贰吩咐:

    “千壹,去叫人将这里她碰过的东西全换了。

    千贰,去让管家给她安排一个院子,顺便给个封号,九十。”

    暗中千壹千贰闻声就去吩咐。

    门外孤忘尘气息暴躁,看着无月苍穹,想着蒙小溅刚才的冷静无情,她真是没心没肺,一点心都没有。

    她没有拒绝正妃之位,想必也是不愿背了应承吧,若是没有之前那个口头应承,她是不是根本懒得提。

    不管如何,她算是留下来了,以后若能再见到那个赤身男人,定要将他挫骨扬灰已泄心头之恨。

    她也该死的让人恨,真想刨开她的心看看她到底有没有与那个男人苟合。

    ……

    月隐乌云,情爱不相通,彼此皆藏私。

    各为已欲,爱深埋,痛雀跃,结难解。

    蒙小溅无魂飘荡,不知该去何处。

    偌大的王府却难有容身处,漫无目的不知何去何从。

    爱让心坠入**的深渊,想要捞起却又嫌弃脏了。

    干净被污垢玷染,心底杂念难除,初心难回归。

    东飘西荡,不知走了多久,深夜寂静,突然一阵细水之音传入耳中。

    听声辩位,脚下随着水声指引一步步向前走去。

    水声越来越响,感觉像是别人洗澡的声音。

    偷窥人家洗澡?这种癖好真没有。

    停步转身,还是另去他处。

    脚步刚迈动了三下,突然感觉有危险临近,转身放出一面灵力盾牌,盾牌刚成便与一道缰绳亲密相撞。

    灵力白芒相互对垒,缰绳散、盾牌也消。

    两两相抵,一切烟消云散。

    缰绳是从假山后面射来的,那里正是有人洗澡之地。

    看了一眼假山,不想去追究了,转身再次离去,脚步刚出一米,一道攻击再次袭来。

    这次不再是缰绳了,灵力化作两米多宽的白绫直接绕来。

    意念动,双手各自出现一把长刀,长刀胡乱挥舞,缠绕而来的灵力白绫纷纷被削碎散去。

    两把长刀挥舞不断,白绫却似取之不尽,砍得越多缠来的越多。

    毕竟不是专业的修仙之人,武技耐力都太过欠缺,双手很快就挥的酸痛起来。

    长刀每砍一次都要消耗体内一些灵力,既要维持长刀,又要维持动作,长此彼消灵力终会枯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