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感情该不该占有?_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 第161章:感情该不该占有?

第161章:感情该不该占有?

    一个换衣的时间并不漫长,孤忘尘换完还不见蒙小溅开口,心里觉得抑郁便跟着她一起沉默。

    沉默不久,外面就传来管家询问之音:

    “王爷,入宫马车已经备好了。”

    僵局被管家打破,孤忘尘看了看蒙小溅然后才淡漠出声:

    “先进宫,有些事情需要听听你的意见,车上再说。”

    没有温度的话语说完,他便转身向门外行去。

    蒙小溅从床上下来,看着孤忘尘一步步远去的背影心中滋味杂陈。

    府外。

    驾车之人还是周舒周序。

    进宫的马车还是之前坐过的那辆,车未变,人未改,唯独与上次不同的是这车里的气氛。

    融洽变成了拘谨。

    干坐发呆,等侯孤忘尘说他想说的事情。

    她的发呆此时看起来有些傻乎乎的。

    孤忘尘看她傻乎乎发呆的模样,突然想起刚认识不久时的那个她。

    什么时候彼此变亲密的,又是什么时候彼此又变得这般遥远的。

    她就在眼前,可是此时的她已经让自己无法彻底看透了,以前那个完全透明的她已经消失了,她成长了,距离也跟着拉远了。

    现在虽然也是傻乎乎的模样,可是这个傻和以前的傻不同了。

    以前的傻是内心纯净的天然傻,而此时的傻是不知从何开口僵愣傻。

    干坐中的呆傻,是别扭也是拘谨。

    多想无益,有些东西不是自己能够掌控的。

    这次进宫是想当众向她求婚,仙使的身份怎能一直为妾,知道她是自己小妾的人估计早就暗中揣摩了。

    小妾的身份已经不再适合她了,她的耀眼迟早会让别人对她动心。

    动心的原因不管是图人还是图利,这些自己都不会任其发生。

    感情虽然出了些问题,可是这并不妨碍她留在自己身边。

    防患于未然,她必须成为自己的女人,名正言顺的女人。

    六匹马的速度还是显而易见的,就要进宫了,是时候说出心中的打算了:

    “小溅,我准备当着众人的面宣布我们的关系,小妾的名头本就是我强加给你的,这次我准备当着诸位首脑的面娶你为妃。

    我知道你是一个自主意见很要强的人,所以就提前说出我的想法,在见到皇帝前我希望你能给出答案。

    无论结果如何,我都遵从你的意思,上次我一意孤行给你小妾的名分,这次的选择权就交给你自己。

    只要你一句话,正妃之位便是你的。”

    孤忘尘的语气掺杂了很多情绪,一时很难全部摸透,暂且放下分析,点头先做回答:

    “好,容我想想。”

    口中回复完,脑子便开始回味。

    他刚才的吐露心声最多的情绪是放手一搏,其次是一些细小的情绪组合。

    最先体会到的是轻松,是他说出心声的轻松,接着又出现些许苦涩,这个苦涩是为了表达什么呢?

    苦涩背后还蕴藏着微弱的杀机,他想杀谁?杀自己么?

    杀机里面隐约出现的是不舍,不舍底下又是无奈,无奈末了变成决绝。

    这许多的情绪都是那句“正妃之位便是你”里面流露出来的。

    他是故意表达还是真的情绪难控无意流露出来的。

    好难猜,好费神。

    马车入宫了,还能坐的距离不长了,要说答案,那肯定是答应嫁给他,心中对他的念想不就是需要这个妻子职位么。

    可是此刻这个答案却不知怎的让自己心中有些不安。

    他的情绪没能彻底理解出来,这个正妃的位置到底是感情多还是利益多。

    自己对他的喜欢好像不仅仅是一个位置了,更不止一个正妻的头衔,那是自私的占有,那是唯一的持有权。

    内心突然被私欲包裹,私欲让一切潜在的问题都变得不是问题。

    只要能在他身边,不管是情是利都愿意不顾后果的去接受。

    私欲为了占有他甚至可以抛开一切他对自己的利用。

    自私让心变得浑浊了。

    他给出的正妃之下暗藏着利益的交换,**让自己选择了名分,利益也被**一并吞下。

    **让感情变得不再纯粹了。

    这种自私开始让人变得有些讨厌,在爱情面前不应该是伟大的圣人模样么?为了感情不是应该不惜名分的默默付出么?

    可是自己现在怎么全是私欲,可怕的私欲。

    感情面前是要伟大还是要自私,好难选。

    心里已经没有了伟大的不惜一切去付出,既然变质了,那就选择自私的交换吧。

    为了成全心底的自私**,默默付出就到此终结,友情回报才是真。

    他的正妃之位不纯粹,自己对他的占有欲很纯粹就行。

    这算是感情和利益的交换吧,管他呢,能在一起就行。

    马车停了,接下来的路只能自己走。

    不管他是为了情还是为利,然而自己心里清楚是为了什么就好。

    自己为情也为利,更多是为了心底的**。

    他承诺的位置就让**来取胜吧。

    心里就是喜欢他,哪怕他蛮横霸道大男子主义,可是喜欢就是喜欢,喜欢就应该自私的去占有。

    虽然自私的**很容易让人误入歧途,可是只要能和他在一起一切都已不重要。

    该自私时就自私,拽住他前进的身体,答案顺口道出:

    “正妃之位我已垂涎许久了,早婚早生娃,你的后半生就交代在我这里了,若敢后悔我定要睁着眼睛在你小弟上补一刀。”

    说完双眼带色的痴迷仰望。

    第一次的痴迷是卑微,这一次的痴迷是霸道。

    这种痴迷的眼神孤忘尘算是第二次见识了,第一次见时那么厌恶而这一次却感觉暖和。

    她的双眼全是自私的占有欲,像是要将自己给活吞了一般。

    以前分明很厌恶这种眼神,可是此刻在这种眼神下内心却在喜欢,变态的喜欢。

    感觉自己可能是病了,心里疾病。

    压下扭曲的心里感觉,避开她痴迷炙热的眼神,口中另起话题开始转移彼此思绪:

    “江湖最近疯传魔骨窟屠杀几万江湖首领精英之事,对此你心里可有什么看法?”

    话落,蒙小溅就收眼回想此事。

    魔骨窟这次屠杀目的着实让人费解,将上次想到的可能纷纷道来:

    “我的分析不多,第一是为了以绝后患,修仙之法不被流传,这样他们便可以继续做大。

    第二是为了独吞,杀掉知道秘密的人,接着再把我抓走,然后从我这里得到完整的修仙之法,最后还是独自做大。

    第三,他们压根就不想让仙法流传于世,那么就需要杀掉所有知道仙法的人。

    最后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魔尊脑子抽了,所以才会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屠杀事件。”

    蒙小溅的分析孤忘尘听的心里直抽搐,尤其是最后一条。

    因为蒙小溅不知道他的另一个身份,所以就形成了她在魔尊本人面前说魔尊丧心病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