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 第154章:人若犯我、我必还之

第154章:人若犯我、我必还之

    侍女的解释让人大开眼界。

    这珍馐楼的菜品也太多了,孤忘尘点这么多,能吃得完吗。

    看着惊慌失措的侍女,语气尽量显得随和:

    “下一个凉碟品上了以后就别在上了,其他的全部不要了,我和王爷两个人吃不了那么多。”

    蒙小溅客气的申请退菜,两个人要那么多纯粹就是在浪费钱,还是那句话:心大肚小。

    侍女从蒙小溅客气的语气中感受到了并无怪罪之意,心里放松,说话声音也回归原貌:

    “奴婢这就去知会一声。”

    侍女说完蒙小溅点了点头。

    不忍浪费好菜,再次执筷吃了起来,一煲海鲜吃完后还不忍浪费的喝了煲汤。

    一罐海煲鲜全部下肚,腹内再无空隙去添他菜,看着松茸茸的一窝糕点,心有余而肚不足。

    就餐还未结束,看向孤忘尘优雅的吃相,他小口品着一品茸清洗味蕾残留的海鲜香味,可自己却只觉腹中微胀一口都难以装下。

    孤忘尘从就餐开始就没说一词,这大概就是古代的食不言寝不语吧。

    心觉无聊,想要出去走走。

    此时侍女刚好回归,起身向孤忘尘解释一声,接着才向侍女吐露自己想法。

    侍女应承带路,脚下就跟着她出门而去。

    偌大包厢只余两人。

    说成二人世界貌似对象不符。

    孤忘尘方帕拭完嘴,口中吐出淡泊之音:

    “你且下去吧,有事本王再唤你。”

    身旁侍女福身退下,包厢此时只余他独自一人。

    安静中,他眸光一凌一道话音自他口中吐出:

    “出来吧。”

    音落,一道黑影从墙面浮动而出,身法诡异宛若幽灵。

    紫浮身影晃动,脚下并未前行。

    没有挪动,禀报之语直接吐出:

    “尊上,任务已毕。”

    孤忘尘听语起身,转身直视紫浮身影,口中话音淡泊依旧:

    “一个不漏?”

    紫浮停顿一秒才回复问话:

    “洪护法提供人数中,除了宫中百余位,在外者皆死。”

    答案好像很得孤忘尘的心,他凌厉眸光稍有温和,语气也变得舒缓了很多:

    “回去好好休息,接下来的事情我自行处理,江湖流言蜚语莫要遏止,越乱越好。”

    紫浮闻令退走,和来时一样,他似幽灵般飘忽而去。

    鬼影消,孤忘尘再次放出一道凌厉眸光,空中隐约有一层透明薄膜被他收回。

    此刻蒙小溅不在,她若在此识海内三个灵魂定能看出这是魂力施展的壁障。

    ……

    珍馐楼。

    蒙小溅跟着侍女一路闲逛,闲走中突觉有些出恭之意。

    小声知会侍女:

    “我想去趟恭厕。”

    侍女听了点头带路。

    宽道之上一路行至恭厕,侍女停步等候,蒙小溅则自行而去。

    时过几分。

    洗漱池上蒙小溅净手准备走了,就在此时,厕厅内突然传来狠厉谩骂之音:

    “你个死奴才,你可知本小姐这身衣裙有多珍贵,小梨、将这狗奴才的双手给剁了。”

    “是小姐。”

    ……

    转身出洗漱间,此事与自己无关,蒙小溅也不是那种多管闲事的人。

    步伐未停,迈步行走,突然一道熟悉之音窜入耳内:

    “小姐饶命啊~奴才不是故意的,小姐饶命…小姐饶命……”

    伴随惊慌话音的还有一声清脆的掴掌声。

    脚下步伐因那断续的惊慌求饶音骤然而停,是铁娘。

    转身疾驰而回。

    寻声入眼的是一副刁奴持凶画面。

    婢女手持一柄寒光凌凌的匕首,小姐衣衫华丽高傲观看,地上铁娘脸色泛白发髻散乱。

    此景入眼,无心对错,手心灵力涌出,一个大大的灵力巴掌直接将手持凶器的刁奴打翻在地。

    上前扶起铁娘,一双厉目直逼高傲奴主。

    女子长得也算美人一个,可是这一脸狠辣样就让人生不出多少好感了。

    闵雨婷在蒙小溅厉眸中迎目而视,高傲姿态掺杂凶狠:

    “你是想要多管闲事吗?”

    蒙小溅懒得再看这张自视甚高的脸,扭头看向铁娘关怀问道:

    “伤的重不重?”

    铁娘在见到蒙小溅的那一刻起心里就激动无比,她的心头肉至今不知死活,蒙小溅就是她寻求答案之人。

    自身疼痛已经抛却脑后,口中问非所答:

    “球儿现在…现在还…还好些吗?”

    话音颤抖担心之意极浓,蒙小溅听了为她送上定心之语:

    “他很好,高了,胖了,而且还有了修为。”

    蒙小溅只顾安慰铁娘,被无视的闵雨婷彻底被她给激怒了。

    闵雨婷怒火已经无法压制,尖声一道怒吼:

    “张护卫,你们都给本小姐进来,将这里的两个贱民给本小姐捆了。”

    怒音一出,门外突然闯进四个带刀侍卫,四人只看一眼便全部领悟。

    分道而堵,抽刀就要施威。

    蒙小溅此时心中也是有些毛了,不知从何时开起心态无形中的改变了,前世的忍气吞声变成了此时的人若犯我、我必还之。

    心里一声冷笑,玉臂轻抬,手心向上,四条灵龙蹿掌而出,只是刹那,四条灵龙便各自穿颅而过。

    一息,四个侍卫全部倒地死亡。

    “啊”

    一声刺破耳膜之音响起,尾音还未散去,华衣女子便碰的一声向后倒去。

    她吓晕了。

    侍卫死了,小姐晕了,婢女小梨咬牙战栗。

    蒙小溅扶着铁娘跨尸而过。

    行至门口叫上带路侍女潇洒而去。

    恭厕厅里,婢女小梨却脚步阑珊的追至门口,当看到蒙小溅三人的身影消失在阶梯尽头时她才扶门软坐在地。

    她虽坐在地上,可是理智却还未消,抖音呼唤不远处的一个小斯,小斯临近她才结巴开口:

    “刚才…刚才上楼三人…她们是…是那个包厢的?”

    小斯倒是机灵,他伸手扶起小梨才出声回道:

    “她们是墨王爷包厢的客人。”

    小梨一听惨白脸色瞬间恢复一丝气血,结巴语气也突然转成恶狠狠道:

    “去四楼二皇子包厢传话,就说相府小姐被墨王爷的客人给打晕了,让二皇子速速来救。”

    小斯听了稍有犹豫,可是在小梨一个恶毒的眼光下就乖乖去传话了。

    作为一个酒楼里的打工伙计,他不敢不从客人的话,珍馐楼的月奉高,相对于服务也必须万事皆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