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为何救他。”_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 第150章:“为何救他。”

第150章:“为何救他。”

    一个突发的意外让全场的气氛都变的不同了。

    灵力锁链泛着浓浓白光,被锁链禁锢的男人已经脸色泛白,他心慌了。

    抵侯长剑在他手中瑟瑟发抖,明明再进一丝便可割破这娇嫩的喉咙,可惜就差这么一丝。

    蒙小溅心中没有愤怒,有的只是蔑视。

    意念动,灵力锁链瞬间开始收缩,这是如蛇般的压挤、更狠、更甚。

    血腥的画面终究来袭。

    视觉的盛宴就此开启。

    锁链带着衣服一同没入血肉,鲜血从勒裂的伤口如水流出,沁透衣衫,直落地面。

    咯嘣、咯嘣~

    一声声骨裂的响音伴随着秋雀一起欢快的演奏。

    压挤还在继续,众人还在静息。

    灵力锁链收缩的很快,壮硕的男人已经被压挤的变了形,这一切进行的很快,可在众人心中却慢如龟爬。

    男子的骨骼全部被压挤成碎块,他刺出长剑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无力的耷拉了下去,长剑虽还在手中,可是早已没了之前的气势。

    寂静中,突然迎来一声‘咯噔噔’的响音。

    众目投向响音之处,一颗因充血而紫青的头颅在地面骨碌碌滚动着。

    头颅已断,身体也是不堪入眼。

    灵力锁链直接将一副壮硕之躯给挤成了一堆碎肉残骨。

    血无声流淌,蜿蜒的画面甚是心。

    结束了。

    男人死前窥魂便在蒙小溅脑海中说出了幕后指使。

    西泽国君,很好。

    漠视一堆烂肉,脚步走动,威压直逼那人而去。

    覃振轲,呵~这是要急着去步秦钿斟的后尘么,自己难道真的长了一张很好欺负的脸?

    蒙小溅的举动已经让覃振轲心里生了警惕。

    上次天坛讲道秦钿斟之死猛然涌入脑海,出路,必须找一条出路。

    姿态不得不低,为了活命必须能屈能伸。

    奉承之语在蒙小溅气势汹汹的脚步下快速吐出:

    “这种人就该如此下场,仙使为了众生得以修仙而来,这种阴险之人当挫骨扬灰。”

    聪明之人都能看出他这是心虚了。

    蒙小溅的步步紧逼已经表明她心底有数了。

    不想惹祸上身,除了覃振轲自己的人其他人皆成了旁观客。

    威压笼罩,覃振轲脸色瞬间再次惨白,他嘴角微微有些哆嗦,想说什么好像又胆怯的说不出口。

    蒙小溅没有多少耐心了,他是一国之主,本不想这样草率的杀了,可是这么长时间的等待换来的只是他的推卸责任,想听道歉之话没却有听到一字。

    这种人活着不如死了。

    右手随意伸出,一道灵力光刃直接向他颈脖砍去。

    期待的画面没有出现,秦钿斟在千钧一发之际竟然险险躲过了这一击。

    威压使他动作有些迟钝,可他终究是躲过了。

    蒙小溅心中微微有些错愕,表面却不露丝毫。

    灵力顺着经脉游走手中,意念起,灵力便出手化形。

    三首蛟龙仰天怒吼,龙身还未冲出手心,龙首已经分头向覃振轲咬去。

    只是一招,旁观之人纷纷心惊,灵力的醇厚让他们心中不得不服。

    蛟龙三首齐发,覃振轲已经避无可避了。

    死神就要收割甜美的生命,就在此时意外突生。

    不知何时一只白凤早已盘旋头顶。

    眼看西泽国君就要赴死,白凤突然插手擒龙。

    凤翼拍打,双爪与喙同时攻击。

    蛟龙三首分别被擒之。

    灵力所化之物,交手必有消耗。

    蛟龙奋力挣扎,白凤不甘示弱。

    灵力消磨间,两者纷纷化作虚无。

    一切皆在刹那间戛然而止。

    覃振轲心中暗自庆幸,然而蒙小溅却心生不甘。

    在场之人除了孤忘尘无人能接下自己这一击。

    疑惑在心,出语都带着冷意:

    “为何救他。”

    孤忘尘看着身前泛冷身姿,她从进了御花园就一直被这种冷意包裹着,刚才刺杀她之人确实该死,可是此时这弑君的行为却不得不阻止。

    知她心有不快,出音软语解释:

    “仙使能否看在我的面子上饶他一命,我知仙使心有疑惑,此事我定会给仙使一个满意的解释。”

    蒙小溅没有回头,她双眸冰冷的看了一眼覃振轲。

    孤忘尘已经出口求情,那么这个解释就等他来圆说。

    此地已经无法再待了,可是走也要高傲的走。

    冰冷眼神依旧,警告之语出口:

    “今日本仙卖他一个面子,你的那些小心思本仙一看便知,今日不死且莫欣喜,来日看你不顺本仙照杀不误。”

    对覃振轲说完,视线扫了一圈剩余六人,冷音不改:

    “想要独自掌握宝藏前,先得掂量掂量有没有那个能力,别宝藏未得反而丢了性命,那时后悔都无眼泪。”

    话语道尽众人心思,该说的说完了,此刻是该走了。

    回头想想刚来之时的心态,现在只觉好笑。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都是狗屁,有实力就是他们的爽。

    意念告知凤魂撤了。

    此时的一切三魂他们皆看在眼里,确实是该离开了,而且是高调的离开。

    凤魂自蒙小溅眉心一闪而出,彩光汇聚,庞大的身躯便载着蒙小溅飞天而去。

    临走前,他和蒙小溅一同看了一眼孤忘尘。

    这一眼的含义各不相同。

    凤魂载着蒙小溅很快就消失了。

    御花园中一场一致对外的合作还未展开便已结束。

    孤忘尘看着蒙小溅离去的方向心中有些担忧,这次是有些伤她的心了,可是有些事情太过复杂,覃振轲可以死,但不能是现在就死。

    迈步走向那个不怎么称心的父皇,今天的事情还需他来收拾残局。

    “父皇,此地已经不宜再待,就让诸位国君宗主移驾别处吧,今日之事仙使确实有些过了,可是为了仙法儿臣不得不去稳住她心,儿臣就先行告退了。”

    说完也不等孤博远回应,脚下轻踏便御空而去。

    ……

    凤魂速度堪称奇快无比。

    只是片刻便已出了运天城。

    脚下美景诱人,可惜蒙小溅无心去赏。

    血阳城不远的一座山脉,蒙小溅出语改道:

    “凤魂,我想去那片山里逛逛。”

    凤魂依令行事,彩翼拍打,转瞬便已落入山脉之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