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 第149章:下马威。

第149章:下马威。

    跟随孤忘尘一起上了马车,宏伟的王府随着车轨的运行渐渐远离。

    刚才一路拘谨,此时难得的放松。

    “还是自由的空气吸着舒服,呼”

    随着一个深呼吸,抬头看向对面坐着的人:

    “孤忘尘,你怎么这么久了也不说句话呀,一会儿面圣我要不要行礼什么的?”

    孤忘尘内心还在纠结蒙小溅突生的陌生之感,她不应该有此瑕疵,她不应该有那些人才有的私欲。

    “小溅,你对我的感情有些变了。”

    他只想表达感情中多出的自私占有欲,可是说出的话却让人很是误解。

    他只能在意到别人对他的态度,可是他却从来不注意他对别人的态度,比如他的那股独占欲。

    蒙小溅因他不完整的话心中一惊:

    “我对你的感情怎么会变呢,你是不是因为担心我所以才这么说的?

    放心吧,一会儿再大的利诱也不会动摇我对你的真心,我是真的喜欢上你了,所以请不要再怀疑我的感情。”

    听她误解想要解释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车厢里再次出现了静默。

    蒙小溅太过心宽,见孤忘尘沉默便不再去打扰,说好听是敢爱敢恨的真性情,说难听就是傻。

    傻的不知道去分析详情,有些隔阂就是这种心大的表现慢慢沉积出来的。

    两人都有私欲,彼此霸占本来是很甜美的事情,可是就因一些小的原因而变成暗中的无形冷战。

    还是女方毫无察觉的冷战。

    时间的流逝,距离的拉近。

    皇宫就在眼前。

    周舒递给守宫门的一枚令牌,身份验证过后朱红宫门便被缓缓打开。

    周舒二人驾车再起,六匹骏马便拉着马车进入了皇宫之内。

    皇宫有专供寄放座驾的地方,入宫走了不久蒙小溅便随着孤忘尘下了马车。

    前面的路不能再坐车了,周舒二人架马左拐而去,蒙小溅则跟着孤忘尘径直前行。

    一路沉默的孤忘尘此刻才突然开口:

    “地点设在御花园,此刻你的身份已经不再是我的小妾了,你是仙界使者,我是你在这个世界选中的传话之人。

    你对我要多些蔑视,你是高高在上的使者,我是微不足道的下人。”

    话毕他故意落后一步走到蒙小溅身后,以此来显示蒙小溅的尊贵。

    这种不符自己心意的事情还真心不怎么好做。

    蒙小溅习惯了随心而欲的生活,此时去学勾心斗角确实有些为难。

    皇宫景致如画,可惜此时已经无心去赏。

    一会儿要面临的事情让心提不起一点赏景的兴致来。

    脚下不知走了多久,七拐八绕的,头晕之际身后响起孤忘尘的话音:

    “过了这道门就是御花园的地界了。”

    话音落,蒙小溅心里突生紧张。

    拱门只余两米远了,几步过后表演就要开始,各种的装腔作势,各种的暗箭要防。

    袖口里的手紧紧握成拳头,意念对医魂三人说道:

    “战斗就要开始了,你们可别重要时刻来掉线。”

    虽听不懂蒙小溅这掉线之意,可魂息之处还是凉了一凉,以此来告知蒙小溅不用担心。

    迎接战斗吧。

    心里暗中打了口起,脚步坚决,身姿泛冷,这是用灵力给身体制造出的一个生人勿近的虚壳。

    带着虚壳迎接未知的一切。

    御花园的美景很难形容。

    姹紫嫣红,争奇斗艳。

    没见过的花朵比比皆是,高山流水,景色迷人。

    御花园里六角凉亭各自坐落,其中最大的亭子里孤博远正在热情的招待着六个男人。

    三个皇帝,三个武林宗主。

    亭外人影卓卓,细看也有百数,在亭内之人可谓首脑中的首脑,身份尊贵必然需要保护。

    百人分别是每个大佬的私人保镖,身处他国,安全之事最为上心。

    蒙小溅在孤忘尘的指导下一路向此处行来。

    他们虽人多势众,可蒙小溅也不忧心。

    刚才的紧张早就不翼而飞了,随遇而安的本性再次得到发挥。

    脚步轻盈而踏,一身修为气场暗中展开。

    欲全身而退,必要给个下马威。

    除了身后的孤忘尘,凡是进入威压范围之人皆是内心发怵。

    强大的威压就像无形的大山想要将身体给压垮,若不是她步伐向前走动,威压跟着带走,再多一息都要身崩骨裂。

    昂首挺胸,步步前行。

    亭内七人已经全部站起,他们目光所投之地便是蒙小溅前进之姿。

    路终是有尽头。

    当蒙小溅带着一身威压来到亭中时,只过三息,站着的七人便一起屈膝落坐。

    他们的高上姿态直接被蒙小溅的威压给全部碾灭。

    修为不济生生被蒙小溅给压回了座位。

    一个无声的开场,一个扑灭众人心中杂念的威压,就一个简单的不能在简单的做法,让在坐诸位不敢再生小觑之心。

    一片静默中,蒙小溅提高姿态出语打破:

    “上次之事让本仙不甚开心,本仙不喜杀戮,可有人却硬让本仙心生杀戮,这次希望不要有人再犯了。”

    话音消,威压收。

    看着七人惨白的脸色,想说之事接着说起:

    “本仙知道你们久久不回之心,你们想要的本仙现在就给你们道来。

    世间最烦是麻烦,本仙不喜为这些琐事操劳,故此找一传道代表,身后之人便是本仙所选之人。

    日后修仙之事皆可寻他探究,你们心中所想本仙亦很明白,暗中较量太过无聊,若心有不服大可直接说来。”

    看着那一双双暗藏幽光的眼睛,蒙小溅心觉疲累。

    这些人的思想自己怕是永远都不能理解。

    刚进亭内窥魂便施展绝活,七人心中秘密全部被窥魂吐露而出。

    他们想联手对付自己,修仙的秘密他们想自己掌握,这种花费巨大代价换取的倾听已经无法满足他们了。

    他们想杀人越货。

    呵呵~

    自己可不是以前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了。

    心中还在自我得意,突然医魂传来提醒:

    “小心身后。”

    听音急忙转身,入眼一道利刃直逼自己喉管而来。

    脑中突然极度冷静。

    利刃抵喉,难进分毫。

    一切皆因右手突然放出的灵力锁链,刺杀之人因被锁链束缚所以难进毫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