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对峙_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 第128章:对峙

第128章:对峙

    苍圣大陆的修仙狂潮将从此刻便要开始掀起了。

    历史先河也将从此刻开辟。

    开弓没有回头箭,封印的枷锁已被毁去,天窗就在眼前。

    天坛下很安静,可这安静只不过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罢了。

    一种是撕开修仙奥秘的狂乱暴风,一种是天下皆敌的灭顶雷雨。

    道讲的顺人心,那么苍圣大陆将从此陷入修仙的暴风之中;道讲的不顺人心,那么面临的就是坛下诸位大佬的一致怒火。

    没得选择,不畏众人,只畏己心,对他的心。

    若是孤家寡人一枚,驾驭脚下凤魂顷刻便会一走了之。

    可是。

    若真的走了留下的烂摊子谁来收拾,孤忘尘么?他一个人如何抵得过整个苍圣大陆的威压,一众巨擘的威压。

    他能逃,他亦有逃走的能力,可是他不会逃,他身后还有一个国家在羁绊,一个他斩不断的羁绊,东莱国,他父亲的国。

    ……

    呼~

    心中叹息一声,这一切在冥冥之中怕是早有安排,或许是从六岁戴上噬心镯后便已经出现了安排,逃不过的安排。

    白梅绽放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演示,修仙的面纱就要从这白梅开始慢慢掀起。

    姿态一开始就摆的很高,此刻是下不来了,也没必要下来,面对在场的千人还需用这姿态来镇压呢。

    “吾来此界缘由已为尔等道破,接下来吾会细细讲述这神谕让吾传达之意。

    鸿蒙宇宙大千世界多的数不胜数,吾本非苍圣大陆之人,吾受神谕所托穿越界位来此广散仙缘,尔等可知,尔等的修炼皆是仙家之法。

    吾以白梅为尔等演示,是想告诉尔等体内之力皆为灵力。

    灵力是世界每一次律动时所分泌出的一种神秘力量,只要掌握了这种力量,便能修得人人向往的长生不老。

    尔等所修的内力其实就是灵力,天赋异禀的祖先用这种摸索的内力去呼吁仙缘,虽名不同,可其本质却如一。

    仙缘听见了呼吁,呼吁形成的神谕让吾来此将仙道敞开,吾这就为尔等阐述,尔等且听且珍惜。

    修仙之门有二:

    一为顺应天意、替天行道。

    二为逆天而行、与天为敌。

    吾不会给尔等考虑时间,修仙之路需尔等自己去选。

    走路都需一步步向前,修仙也是如此。

    修仙虽分二路但等级却同名,初为炼筋境,也就是尔等自身本有之阶位,其次洗脉境,墨王与魔尊便是此境,由此可见二人天赋绝非一般。

    再者筑田境,之后结晶境,阶位就此打住,再多说就无益了。

    尔等既然都已有炼筋境修为,那么吾就从洗脉境开始讲解。

    洗脉境乃是炼筋境突然之后才会到达的一种境界。

    想要突破到洗脉境,首先就要将炼筋境的筋骨皮淬炼到臻颈状态,等身体完完全全被灵力锻造后,瓶颈自会松动,届时便会水到渠成直接突破洗脉境。

    洗脉境重在洗脉,当灵力的磨盘将一身经脉全部碾压研磨过后,经脉的韧性将会得到一个质的飞跃,经脉的蜕变才能支撑后续的灵力筑田……

    唉~吾累了,今日便到此吧。”

    蒙小溅一直喋喋不休的讲述了半天,她是真的有些累了。

    顶着千人一起投来的压力,气场虽然没有遗漏破绽,可是心却有些憔悴了,从头到尾必须一次成型,不能有丝毫纰漏与疏忽。

    坛下的每一双眼睛对于此时的她来说都是压力,江湖的阅历还是太浅,演技不是百分百就能成功的,说的多了反而不是什么好事。

    有悬念的东西才会让人为之向往,此时这个悬念必须立刻弥留。

    坛下的平静终是没能继续维持,蒙小溅心中早有认知。

    一干人等最终还是武林盟主先应头战,这中间兴许夹杂着一些身份的因素,盟主堪称武林泰斗,这个头非他莫属。

    秦钿斟衣着还是那么耀眼,金丝福纹衣衫华而气派,他虽然身处低位,可是一身居高临下的高位者气势却不容忽视。

    他一手执于身后,一手垂于侧旁,抬头仰视中眼内含有鹰一般的鸷芒。

    气场强大小觑不得。

    寂静的护罩内,他浑厚的嗓音从中隆响:

    “小女娃,你与老夫也算是有过一面之缘,你声称自己仙号‘灾星’,但你可知灾星在苍圣大陆视为何意?”

    见招拆招,蒙小溅心中早就暗做准备了:

    “每一次停眸都是一种缘分,夺雀大会上停眸之人甚多,这也是冥冥之中的一种仙缘。

    既然仙缘早定,那本仙就与诸位辩论辩论,盟主只管说来听听。”

    此时姿态不得不降。

    辩论之时姿态太硬容易吃亏,意念收了脚下凤魂,脚踏星粒蓝焰腾云履落身莲台之上,双袖轻挥盈盈盘膝。

    星河纱锻轻铺莲台,随着蒙小溅坐定,台下秦钿斟就再次开口了:

    “老夫也不拐弯抹角了,你声称你是神谕使者,那么老夫姑且先信了你,可是灾星在苍圣大陆乃是不详之讳,一个仙号‘灾星’的使者传授仙道,老夫可是心生惶恐啊。

    老夫是怕你传授仙道为假仙道,届时苍圣大陆还不得灾难临头,你何以让我放下心中这股戒备?”

    蒙小溅泰然而坐,这些辩论必不可免,收起凤魂实则就是为了养精蓄锐,双脚的底盘终究没有屁'股来的稳当。

    稳坐不动,辩论开始:

    “盟主忧虑本仙能够理解,‘灾星’确实是诸天星辰中晦气最重的一颗星。

    可是!

    诸位可知,灾星在众多仙号中却是一个很难修得的仙号,这是一个荣誉徽章,就如‘盟主’这个称谓一样来之不易。

    如此形容盟主可能明白,仙界仙号多如繁星,可是越是被忌惮的反而越难获得,越是可怕的头衔反而越难修。

    诸位若还有何疑问不妨一起大胆坦露出来。”

    单人对峙太过容易露出马脚,众人分说会起到一定的左右性质,此刻群战最合适。

    蒙小溅在绞尽脑汁应对,然而秦钿斟也不是省油的灯。

    姜还是老的辣,秦钿斟只是右手一个高举,为数不多的跃跃欲试之人便安静了下来。

    蒙小溅看的眸中暗了暗,心知这老匹夫不好糊弄,今天怕是不会太顺风顺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