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 第94章:一起脱胎换骨吧

第94章:一起脱胎换骨吧

    “自古美人配英雄,也有鲜花插牛粪,可惜啊可惜~”

    “可惜什么?”

    蒙小溅突然冒头将打油诗男子吓了一跳。

    看着近在咫尺的粉嫩小脸,那双灵气逼人的眼睛正直勾勾的凝望着自己,男子看的双颊突然泛红,口中的话也有些结巴道:“没,没说什么。”

    蒙小溅听完收首转身,两步来到孤忘尘面前,直直迎上孤忘尘的冷眸解释道:“我去问了,他说他没说什么。”

    孤忘尘对着蒙小溅时双眼寒气就已收敛,伸手揽住蒙小溅的小小香肩,他话音故意加重道:“媳妇、我们走。”

    蒙小溅这次看出了孤忘尘的刻意,眼角扫视了一下打油诗男子,嘴中配合的娇语道:“相公、我想去那家衣铺看看。”说完还用手指了指。

    孤忘尘对蒙小溅的相公二字很是受用,他一身豪气道:“好,想要什么尽管开口,相公全给你买下来。”

    蒙小溅扭头看向孤忘尘,这次没有了做戏的样子,她话语认真道:“你真的什么都买?”

    孤忘尘也回归了正常语气道:“你不相信我?”

    瘪了瘪嘴蒙小溅低头小声道:“信你才怪。”

    “媳妇你说什么?声音大点,我没太听清楚。”孤忘尘一边说一边用力捏了捏蒙小溅的肩骨。

    蒙小溅被捏的龇了龇牙道:“你轻点,骨头捏碎了。”

    “哦~是吗?我怎么没感觉到。”说完他还再次用力捏了捏。

    蒙小溅这次是真的疼了,胳膊拐了拐孤忘尘,嘴中有些憋气说道:“放开我,你捏疼我了,你个得寸进尺的混蛋。”

    听蒙小溅骂自己混蛋孤忘尘心里有些不爽,趁蒙小溅不注意,扭头俯身直接就给了她一个香吻。

    这一吻似蜻蜓点水一般迅捷,尽管如此快速可还是引得街中一片喧哗:“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啊,太不成体统了,太不知礼义廉耻了。”

    各种指责铺天盖地而来,蒙小溅这种免疫力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此时都有些承受不住害羞了,拉下孤忘尘的胳膊,转身拉牛似的拉着他疾驰而去。

    两人一口气跑了好远才停下,蒙小溅正在累的喘气孤忘尘突然砸下一道冷语:“干嘛不用灵力?”

    “呃~忘了。”

    蒙小溅被问的也是一阵无语。

    孤忘尘只觉蒙小溅好笑,一手帮她顺气一手扶着她问起:“你是不是很缺钱用?”

    蒙小溅此时才算缓过气了,扭头看向孤忘尘毫不拘谨的回应:“是啊,你能帮帮我吗?”

    “你要多少?”

    孤忘尘说完笑着摸了摸蒙小溅的头顶。

    蒙小溅现在才算是明白了,仰头直视他的目光,嘴中话语极度认真道:“我不是问你要,我是想让你帮我卖点东西,甄晖宝阁楼拍卖会上,你帮我卖点东西,这样也算是我的自食其力吧。”

    孤忘尘接受着蒙小溅的直视,她的眼睛里少了一丝稚嫩多了一抹成熟,心里有点欣慰,她终于知道成长了。

    “你想卖什么,我有时间就去先挂个位。”

    背靠大树好乘凉,蒙小溅见孤忘尘答应也就不再矫情:“我打算卖点仙家丹药,你不是准备开坛讲道吗,此时突然有丹药爆出,到时想买之人还不挤上天去,至于宣传噱头怎么编就交给你了,你觉得如何。”

    孤忘尘看蒙小溅一说到赚钱双眼就直泛星光,口中也不自觉的就想调侃她:“我有什么好处呢。”

    蒙小溅听完就激动回道:“有,大大的有,所有卖出的丹药我给你抽出一成作为酬劳,这样不算亏待你吧。”

    蒙小溅说完就一脸期待的望着孤忘尘。

    孤忘尘看着她刚才巴巴说个不停的嘴唇,眼底划过一抹暗光道:“钱就不用了,等卖出去以后报酬我自会前来向你索要。”

    蒙小溅只为孤忘尘不要钱财而心里高兴,没有多想她点头就道:“好,就这么定了,不过还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你先借我点钱行吗?等丹药卖出去我就还你。”

    “要多少?”孤忘尘想都不想回道。

    “一百金珠吧,到时不够我再来找你借。”

    蒙小溅说完孤忘尘就从储物戒掏出一张金存票递到她手中,蒙小溅接过存票看了看,以前不认识的徽印此时却认识了,这是魔骨窟麾下魔金钱庄的徽印,红线勾勒的是一个大大的‘魔’字。

    存票放进储物戒后蒙小溅说起了正事。

    “我收了一批孤儿,其中有过半之数都有修炼灵根,我打算培养几个下人,这里的事情结束你肯定会带我回王府的吧,我想自己先栽培几个跑腿的,你看行吗?”

    孤忘尘很喜欢蒙小溅对自己坦白的这种感觉,拍卖会结束带她回去是百分百肯定的,修仙的所有秘密还在她身上,虽然暗中和她师傅有勾结,可是她师傅毕竟太过缥缈无踪了。

    留不住大的就只能留个小的了,更何况其中可能还掺杂了一些私人的情感。

    “没问题,你想带多少就带多少,你突然的成熟让我心里很欣慰,这样的你我才敢放手不管,你现在才是个带了脑子的人,再逛一会儿吧,下午我们就分道扬镳,我晚上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

    你才没脑子呢,暗中骂了一句,嘴上却说道:“好,那就先去买衣服吧,不过钱得你来掏,刚才你说过的话我可是当真了,你可不能反悔。”

    孤忘尘看着蒙小溅一副当家老大的凶巴巴样子轻笑道:“好,只要是你看上的我通通掏钱。”

    “说话算话,走了。”

    蒙小溅说完就拉着孤忘尘向不远处一家成人衣鞋铺跑去。

    都说女人逛街是最烦人的事情,可是蒙小溅却恰恰相反。

    孤忘尘看天色还早想陪她多逛逛,可是蒙小溅却执意不逛了。

    蒙小溅就只买了五身换洗的里外衣物和五双鞋子,接着就再也不逛了,想给她买首饰她说自己不会梳发髻,她当时顺手在成人衣铺选了几条好看的流苏做束发之用。

    胭脂水粉她说不要,辩驳之词也是滔滔不绝,什么修仙之后皮肤白如鸡蛋,什么修仙之后堪比美颜,拒绝的词也是说了一套又一套。

    最终就成了这样,还没逛就结束了。

    孤忘尘彻底沉侵在这轻松的欢愉之中,放空的心情就像上瘾了一样收不回来。

    蒙小溅要回去看孩子了,她推了推孤忘尘的后背说道:“回去忙吧,你这恋恋不舍的样子会让我误以为你爱上我了,此时这一副誓死不分开的难舍难分样一点都不像你。”

    孤忘尘被蒙小溅最后的一句话猛然敲醒,几个时辰而已,自己竟然不知不觉中就变了样子,和她一起总是有种潜意识的放松感,没了警惕与防备,剩下的只是随心所欲的轻松快乐。

    现在是时候吗?不是,此时还不是享受放纵的时候。

    刚才的一切就当是疲惫之中的一次奢梦吧。

    “我走了。”

    孤忘尘说完就几个闪烁消失而去。

    蒙小溅却在他的话音下久久不动,这句话的语气是他一惯使用的冷漠之音,他又回归原来的样子了,好快。

    收敛心神,迈步前行,镇外小村里的孩子还在等着呢。

    从骄阳炎炎直到残辉落尽。

    一个下午的时间蒙小溅都在为这些孩子忙碌着。

    环形小院里的每个房间都放上了一张大床,孩子也是自由组队睡觉,这样也是为了让他们相互依赖,从而抹去失去亲人的那种无依无靠的孤独感。

    家具暂时没打算置办,除了锅碗瓢盆必需品外,其他的等以后他们凭自己的能力去购置,这也算是给他们树立的一个小小目标吧。

    今天晚上大家也是口福不浅,阔野打了五头野羊,蒙小溅组织大家升起篝火准备烤羊晚会,趁此机会她想为大家集体开辟凡脉。

    开辟凡脉的法诀也准备好了,每个法诀形成之时都会生出自己的灵性,为了储存这些有灵性的法诀,医魂将法诀全部封印在灵栖木制成的竹笺内。

    医魂知道的法诀不是蒙小溅这种零认知的人可以理解的,法诀分别有凡品、下品、上品、极品四个等级。

    医魂把四个等级的法诀各扩印了五种类型,共扩印了五十三份,然后让蒙小溅依每个人的天赋给予不同等级的开辟法诀。

    大家都在张罗着,蒙小溅则继续和医魂讨论着开辟凡脉之事。

    修炼的事情蒙小溅不懂,因此医魂每次说的东西她都会认真的记下。

    “五十三人的天赋还得你自己去了解,功法有攻有辅,你可以根据他们的性格去判断,再就是功法的品级,你可以根据个人意志力给予高低分类,意志强的就给极品,意志差的就只能给凡品,好马配好鞍就是这个理。”

    蒙小溅听完医魂的解释后心里就有了办法,都是孩子,用一些小办法就能测出大家的天赋。

    意念给医魂打了保票后,蒙小溅起身向阔野三人走去。

    五堆篝火照的四周通明,每一堆篝火上都架着一只全羊,孩子们一边流着口水一边抢着翻动,热热闹闹尽显生机。

    来到阔野三人身旁,蒙小溅直接了当的开口道:“我打算今晚教大家修炼,在修炼之前我需要你们的帮忙。”

    三人中骆闻话较多一些,这次也是他先开口:“什么忙你说,只是今晚就修炼是不是有些太仓促了?”

    蒙小溅本来也不打算这么着急的,可是白天夸下海口要卖丹药,本来想让医魂随便炼制一些,可医魂却果断的拒绝了。

    这就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吧。

    “修炼不在乎早晚,这些孩子早修炼才能让人早安心,没有人能让他们一直依靠下去,能靠的始终只有自己,我也不例外,所以就早些一起脱胎换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