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 第89章:相互讨教

第89章:相互讨教

    人世间最玄妙的便是感情。

    感情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它在的时候做什么事情感觉都是开心的,它不在的时候哪怕身体做着最开心的事,可是心底却依旧冰凉。

    感情无形无色无味,可是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人对它心心念念,想要抓住却没有形状,想要吞咽却不知其味,就是这种想得到又得不到的感觉才最为磨人。

    蒙小溅与孤忘尘并肩走在无人的街道中,幽月的银辉折射出两道黑影,黑影不似骄阳下的温暖透彻,月光倒映出的影子是冰冷的,沉寂的。

    月辉下冰冷的影子就像两道平行线永远不能相交,两个影子的主人也是平行前行毫无交汇。

    一切看着太过清冷无情,空中偶尔飘过几缕灰云偷偷遮一遮皓月,它们像是不愿在看影子的沉寂,于是遮了月光让它们觉醒觉醒。

    两人看着寂静无声,可是内心深处却大浪滔天气势骇人。

    蒙小溅不断在心里打着镇定剂,想让那颗躁动的心得到平复。

    一路行走很长时间了,可是孤忘尘始终不曾开口,他不开口蒙小溅更不好意出声打破这份沉寂的享受。

    阡隧城的独特延伸街道就像一条走不到头的白毯,蒙小溅有些局促的走在孤忘尘身边,整条街道上只有他们二人,月光似装点的灯辉,两人就是那迎辉行走的模特,每一步踏的都很有规律,每一步又踏的很是小心。

    蒙小溅内心一边小鹿乱撞脚下却一边努力维持身形,就这样既紧张又局促。

    孤忘尘一路上欣赏着二人倒映出的影子,整条阔道只有彼此,虽然不能交汇,可是这种寂静的陪伴已经很让人满足了。

    万物寂静中,身边隐约有优美乐曲在演奏,声音一会急促一会沉闷,每一下的咚响都堪比世上最美的音符。

    让人沉醉的音符乐曲下,仔细观察还会发现其他悦心之事,那是小鹿怕生的战战兢兢让人想要呵护,又是面对爱人的局促不安让人想要温暖……

    突然孤忘尘定身停下,和谐完美的场景被打破,蒙小溅愣愣回神,停步转身看向停下的孤忘尘,见他似有所思便不出声打扰他。

    心里对逝去的寂静氛围感觉惋惜,刚才两人行走中似有什么东西在无形的拉进,那种感觉让人很痴迷很不舍,它突然的消逝让人心底有些微微泛涩。

    孤忘尘因心里生出的“爱人”二字猛然惊醒,目光直视眼前之人,她身上隐约有点失落与苦涩的味道,她此时的表情正好印证了自己心里生出的那个想法……

    夏季的深夜凉意始终欠缺,眼前的人一身夏季薄装,她个头在成年女子里算是偏矮的,身形纤瘦可比例却很完美,傲人之处看着就无比傲人,修长之处也是修长的不失协调。

    整个人看着挺小的一只,可是诱人之处却一点不差,那是亲眼所看与亲手认证的。

    她容貌算不上那种妖艳祸国的类型,可是她却独有一种别人学都学不来的纯净可人。

    一双眼睛像是随时都在对人低语,其他五官也是充满灵性,就是这与生俱来的灵气五官让整个人凸显出无与伦比的纯净透彻。

    她就像一个透明的水晶球,透彻的让人生出易碎的强烈感觉,想要留住就得想放设法的去保护,可是保护的过程中又让人心惊胆战,害怕一个失手便会摔得支离破碎。

    相对于她的形,她的心好像要坚强许多。

    她性格耿直不会筹谋,什么情绪也都不会隐藏,她的喜怒哀乐只要一眼自己便能看出,就是这份直爽让她不太会去记仇,再难过的事情她都能轻易化解。

    她就是典型的时间就可以治愈的那种患者,只要有时间,哪怕心被捅得千疮百孔她也能自愈,想想自己欺负她那么多回,可她却用小小一口来了却仇恨,这便是她独有的自愈处理方式吧。

    相处时间不多,可是对她的性格了解却已经很是透彻了,有时候污垢太厚就需要她这样的一片净土来清洗身心。

    蒙小溅迎着孤忘尘的目光与他直视,每次看孤忘尘的眼睛时心里都会生出一种**裸的感觉,自己在他眼中就像是一块透明的玻璃,丝毫瑕疵都能被他看的清清楚楚。

    蒙小溅脸上因为心里的想法而不断攀升起红晕,她心里此时不断暗骂自己没出息。

    看的够久了,孤忘尘终于收回了犀利的眸光。

    迈步走近蒙小溅面前,用前所未有的沉声唤道:“蒙小溅~”

    “啊~”

    “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什么?”蒙小溅猛然回神道。

    孤忘尘见她心神回归,于是语气暗沉中隐隐带着压迫感的再次问了一遍:“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短短的一句问话,蒙小溅却被炸得外焦里嫩。

    这演的又是哪出?童话剧里这种场景不都是这样问吗:我爱上你了,你爱我吗?

    可眼前之人这是搞什么鬼,别人都是童话里的公主灰姑娘,自己难不成是里面的巫婆毒后?这待遇有点让人心中生寒吧。

    品品这问话的口气,既阴沉又冷冰,这明显一副你敢喜欢我我就让你生不如死的节奏啊。

    这是明晃晃的威胁,威胁自己不许爱他。

    看着眼前越来越沉的脸,还有这不断加重的骇人寒气,这一个回答不好肯定得立马见阎王。

    抿了抿嘴,声音有些发涩道:“没有。”

    二字一出四周寒气瞬间消失于无形。

    根据四周气息判断,蒙小溅心里暗想自己答对了,庆幸~

    她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比之前的‘没有’二字更加扎心。

    孤忘尘一身寒气是散去了,可是心里的寒气却在不断攀升,他双眼低垂声音冷漠道:“你来阡隧城有什么事?”

    蒙小溅不像孤忘尘那么善于猜心,她能去感受别人喜怒已经很费心思了,她一惯的爽快直言,此时能花心思去揣摩别人就已经是很大的长进了。

    只可惜她揣摩的结果是错的。

    听出了孤忘尘话里的冷漠,她习惯性的认为这是孤忘尘一直持有的语气,没有深想她便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我是来找人的。”

    孤忘尘淡漠依旧:“找谁?”

    “找……”蒙小溅突然打住,心想之前魔骨窟的人在抓程哲,当时还言明要送给孤忘尘,此时若是泄露程哲的踪迹给孤忘尘,那孤忘尘会不会把程哲给抓走,目前还不要泄露,毕竟自己的蛇胆还没卖出去呢。

    孤忘尘看蒙小溅眼中出现难得的思索之色,刚才自己的问话她也是经过思考后才回答的,之前明明感觉她喜欢自己,可是刚才她的回答却是否定的,她回答时声音虽然苦涩,可是眼神却是坚定的。

    她来找人,可是她却不怎么想对自己说,她对自己开始学会隐藏秘密了。

    孤忘尘心里越想越不舒服,他出口的话都变得有些阴森了:“本王还有事,先走了。”

    蒙小溅听完愣头愣脑的回道:“哦,好吧,你去忙吧。”

    听她没有丝毫挽留的话孤忘尘心中更加难过了,不愿再费神,他直接飞身消失而去。

    两人行的路太过艰难,缺少倾诉与交流的维持,两人之间迟早都会崩裂。

    孤忘尘走后蒙小溅反而变得轻松了许多,没有了孤忘尘的压迫,那股局促感也全部消失了,自然回归心情畅通。

    阡隧城这么大的地方,自己找不到他就让他来找自己好了。

    身上还有孤忘尘给的四根锦鸿,此时就要浪费一支了。

    蒙小溅挥手哗哗啦啦的写着讯息,暗中孤忘尘却悄悄的去而复返。

    一片阴暗的房檐下,孤忘尘和独巧手并肩而立。

    孤忘尘的气息还没有彻底平复,身旁独巧手用内力传音安慰道:“感情这种东西就是这样,拥有时心里很甜,得不到回应时心里又很酸,路只有两条,一条继续一头到黑,另一头就是弃暗投明早早放弃。”

    孤忘尘像是被说到了心底里,他目视前方虚无口中出声低语道:“刚才的一切你都看在眼中,你有什么建议吗?”

    独巧手听了也出口低语回道:“我自己都寻不到前路又怎懂得如何帮你,不过作为一个旁观者而言,我感觉你的询问方式好像有点太吓人了,用一身想要灭了人家的气势去问人家喜不喜欢你,这样问是不是有些不对味。”

    孤忘尘看向虚无的双眼微微闪了闪道:“那你是怎么问紫魅的?”

    孤忘尘一语将独巧手问的一怵,他轻轻咳了咳才回道:“我就是很温和的问她,不过结果和你的差不多,她让我以后别随便开玩笑,而且是警告的口吻说的。”

    孤忘尘听完有些失望,心情此时也变得有些不耐烦:“算了不说了,本王小妾众多,她不喜欢本王自会有别人喜欢,本王懒得再去烦心。”

    独巧手不是感情圣手,他也觉得孤忘尘说的有些道理,于是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两人聊了半天也没找出问题所在。

    孤忘尘的感情攻略就像战场,气场全开,凶神恶煞的压迫对方臣服,这种凶狠的气势只会让人心生畏惧,从此避而远之。

    独巧手是另一种路线,温声侃语尽显戏耍之意,他对待感情的方式让人感觉不真实,一切就像是在戏耍玩闹。

    一个气势太强尽显暴戾,没有了感情的甜美,尽是磨刀霍霍的屠宰戾气。

    一个太过随性,温和的没有了庄重之感,一副不太重要的轻浮之意,感情之事不能凶狠的让人害怕,同时也不能轻浮的让人感觉不受重视。

    两个极端走到了一起,谁也帮不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