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 第80章:黏黏糊糊

第80章:黏黏糊糊

    噬心镯已经和蒙小溅的灵魂融合,只要稍有异动蒙小溅便会通过灵魂瞬间感觉到。

    孤忘尘的一声怒吼之音震荡许久,蒙小溅听后瞬间移身九涅衍生塔处。

    身影刚落,眼前的一幕让蒙小溅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孤忘尘躺在地上,他身上正压着一个白衣男子,这纠缠的姿势怎么看怎么大跌眼镜,白衣男子因发丝遮挡而看不清具体面容。

    两人姿势太过容易让人误会,蒙小溅看着白衣男子,灵魂中与噬心镯的联系就是来自于他,他就是噬心镯的器灵噬心。

    看着眼前的场景蒙小溅站在原地尴尬的出口问道:“噬心,你是噬心对吧。”

    噬心并没有起身,他好像在往孤忘尘眉心注入什么东西,虽未起身,蒙小溅的话他却温和回道:“是我,我身下之人你可认得?”

    蒙小溅不知噬心在干什么,她从字面上误解了噬心的意思,看着噬心还在向孤忘尘眉心注入紫色流光,蒙小溅担心的开口道:“你别伤害他,他不是故意来这里打扰你的,他是我带进来了,要是得罪了你还请你看在我的份上放过他。”

    噬心听蒙小溅似在求情的语气身体微微一愣,不过刹那他就恢复了原貌,他语气温和中带有点打趣的意味道:“你想多了,我这是在帮他,我给他灌入的是邪神生前所用的修炼法诀,他天生三条灵脉俱全,再开辟凡脉后,他便是先天灵体,我很期待他的成长。”

    蒙小溅听完知道自己想多了,搞了半天人家孤忘尘正在享受大机缘呢,心里有些嫉妒,出口的话语也没有了之前的和气:“他命怎么这么好,你们慢慢搞吧,我有事先走了。”

    蒙小溅说完身体就消失而去,此时噬心才扭头看来,那一头长发之下竟然长着一张孤忘尘一模一样的容颜。

    孤忘尘看似清醒的躺在那里,实则早已经昏迷了过去,孤忘尘的疤面对噬心来说和空气没什么区别,他如医魂一样,感觉孤忘尘有可能是邪神的转世。

    回想一万多年前。

    他被那个女人算计,肉身和灵魂分离之后,那女人将他的肉身用恶毒的大阵生生给炼成灰烬,肉身泯灭那女人还不愿罢休,集齐一干人等生生将他的灵魂给撕碎,修得神位的灵魂很难消除,因此那女人将他破碎的灵魂打入了寂灭虚空。

    寂灭虚空含有寂灭法则之力,凡是进入的灵魂百分百是九死无生。

    可是身下这幅容颜为何与他一个模样,不仅如此他与他一样是先天灵体,虽然灵魂中没有丝毫的熟悉之感,可是世间真的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两个人吗?

    心知他死的不能再死了,肉身化成飞灰,灵魂遭受寂灭消磨,一万多年了,破碎成渣的灵魂如何能抵抗这万年的寂灭之力。

    身下之人为何与他一个模样,难道这是在预示什么吗?那个女人已经修得神位,身下之人就算是因为他的执念而生,真要报仇又是何等的艰难。

    ……

    随着注入的紫芒消失,噬心也一并消失而去,他心里很乱,没有整理好思绪之前他不想再次露面了,本以为心中已经放下了,可是此时却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放下过。

    噬心走了,孤忘尘此时才缓缓转醒,揉了揉眉心之前的画面逐渐涌上脑海。

    当时心情不受控制大喊了一声,话音刚落一个白衣男子就突然出现在眼前,对于男子的突然出现自己没有惊讶,然而看过他的容颜后心里却震惊万分。

    他竟然生的与自己一张容貌,不仅如此就连身形高低都几乎一模一样,当时若不是因为自己带着疤脸和穿衣不同,差点以为自己是在照镜子。

    男子见自己的眼神也是带着震惊的,他好像可以无视自己的伤疤看到自己的真容,事情太过诡异想要出口问问,谁知那男子突然对自己出手,自己在他手中犹如木偶毫无自控能力。

    他将自己直接压在身下,一样的暗紫瞳眸直直逼视自己,他眼睛里全是探究之色。

    自己无法反抗也无法出声,他压着自己只顾自言自语的诉喃,他的意思自己一句也没听懂,可自己体会到了他话音中的悲伤、怀念、甚至还有一股浓烈的仇恨。

    在那之后他又说给自己开辟凡脉,让自己四脉齐全成为先天灵体,接着他就向自己体内注入充满毁灭性的流光,自己也是被那入体的流光给震晕的。

    回忆就这么多,体内好像没有感觉到那注入的毁灭性流光,身体除了经脉有些不适以外再没有其他感觉了。

    活动了一下四肢,孤忘尘再次看了一眼白塔,然后才转身飞离而去。

    灵栖居。

    蒙小溅已经将灵芋制作的泥膏涂满了铁球全身,灵芋只能生肌活血,至于经脉被死气侵蚀还需要另外的东西来修复。

    医魂说沙漠灵茎可以修复经脉,噬心镯北界有一片沙漠,那里种植着各种沙漠环境中才能生长的灵草。

    蒙小溅想亲自去看看沙漠的模样,铁球没有两个小时根本就无法动弹,一个人去逛逛打发打发这漫长的时间。

    刚出灵栖居的大门,孤忘尘就迎面飞来,蒙小溅一想到刚才噬心为他开辟凡脉心里就很不爽,谁才是真正的主人,为什么都把好处往别人身上安,心里极度的不平衡。

    心里有气看谁都不顺眼,蒙小溅视线从孤忘尘身上挪开,抬脚直直向前走去,走到孤忘尘身边她嘴里重重的哼了一声,接着意念一动原地消失而去。

    就在她动意念的瞬间,孤忘尘伸手抓上了她的胳膊,千钧一发的巧合,孤忘尘随她一起消失了。

    噬心镯北界荒漠。

    蒙小溅和孤忘尘两人一同现身,蒙小溅意念下达命令时就感觉到胳膊被孤忘尘抓住了,可是意念已出覆水难收。

    身形刚出蒙小溅就身体微微摇晃,这噬心镯的北界太远了,蒙小溅一到就觉得脑仁刺痛,灵魂也是瞬间萎靡。

    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呼叫医魂帮忙,又忘了这茬儿了,距离越远消耗灵魂力也就越猛,还不如动动意念直接将沙漠灵茎给直接弄来呢。

    孤忘尘将摇晃的蒙小溅拉入怀中,一边抚着蒙小溅的后背一边问道:“你怎么了?”

    蒙小溅被这突来的温柔搞得心里有些不自在,一边推搡嘴里一边回道:“没事,距离太远消耗有点大,我们还是回去吧。”

    脑海里医魂说没有滋补灵魂的纯净魂力了,让蒙小溅吃颗黑心果补补,蒙小溅对黑心果抵触很大,她让医魂借点魂力先让她回去,回去后再说。

    蒙小溅咬牙撑着不让自己睡着,意念招来一株沙漠灵茎,灵茎入手,她再次动用意念回到灵栖居。

    将灵茎交给孤忘尘让孤忘尘给铁球服下一段灵茎根,她自己则偷偷躲起来吃黑心果去了,自己种下的苦果只有自己慢慢吞噬。

    这次的教训一定要牢牢记住,医魂屡次的帮忙已经让自己忘了自己真实的能耐了,这种不思考的潜移默化只会让自己越变越弱。

    穿梭需谨慎,灵魂诚可贵,有多大的脚就穿多大的鞋,不要无意识的去使用别人的能力。

    蒙小溅暗中给自己又上了一课。

    床榻旁,孤忘尘揣摩着手中的沙漠灵茎。

    沙漠灵茎浑身没有叶子,草根和草茎长得也一个模样,整体就像一株茂密的白色根茎,看着手中的灵茎突然想起了周舒,周舒全身经脉碎裂,这灵茎是不是也能将他的经脉修复完整。

    按照蒙小溅的叮嘱做了一个灵栖竹筒将沙漠灵茎装好,铁球该治的也治了,该给吃的也吃了,接下来就是等着他的恢复与往后的成长。

    蒙小溅没有跑远,她就在对面房间的药鼎旁睡觉,黑心果下肚她正在接受着黑心果的折磨。

    灵魂忍受着虫食之痛,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灵魂被一口口吃掉还能艰难的忍受着,最恶心的是要变成各种虫子,这次的折磨不知道会不会像上次一样的没完没了。

    两人在噬心镯里各自有着各自的遭遇,蒙小溅不用说,状况差到了极点,此时正在忍受着她身为虫子的奋斗史。

    孤忘尘也好不到哪去,他不想浪费时间所以选择了修炼,压下心底的各种疑问他进入打坐修炼状态。

    以往修炼都很顺利,可是这次却出现了意外,除了天生的三条隐匿灵脉外,他原本的经脉也在吸纳灵力,这种情形让他很快就想到了噬心所说的开辟凡脉,可是这个开辟好的凡脉却很折磨人。

    这条凡脉根本就无法炼化出正常的灵力,灵气进入后瞬间被经脉里的法诀转化成了另一种力量,这是一种霸道的想要毁灭一切的暴躁力量。

    灵力是柔和顺从的,可是灵气经过凡脉法诀转化后竟然变成了暴躁叛逆的力量,这暴怒的力量进入沃土灵田中竟然开始肆无忌惮的摧毁灵田。

    筑田境的沃土灵田空间就是用来承载灵力的,若是被摧毁后灵力将何处容身。

    孤忘尘意念一边将暴躁力量抽出一边用温和灵力修补被破坏的筑田空间,暴躁力量所过之处,血肉经脉都像是被刀刮了一样痛苦。

    孤忘尘咬牙忍痛心想凡脉为什么会是这样的,难道是自己理解错了,凡脉根本不是用来修炼灵力的。

    一切得不到解答,孤忘尘只能暂时放弃凡脉的事情。

    修炼终止,眼观屋顶,这个空间是蒙小溅的,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是她的,之前的白衣男子和她什么关系,为何他与自己长得一个模样,蒙小溅她知道这些吗,知道自己和那个男子长得一模一样吗?

    模糊不清,纷乱不已。

    为什么遇到她以后自己就像是掉进了一片沼泽,身体越陷越深不说,发生的事情都是黏黏糊糊的洗不净理不清。

    无形中像是进入了一个圈套,一个看不清边界的圈套,到底是自己想的太多还是真的存在着酝酿的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