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再次悸动_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 第75章:再次悸动

第75章:再次悸动

    天有神灵隐于苍穹,神之容颜不可揣摩,那是神秘的、完美的、缥缈的、邪肆的……

    一切和神有关的东西都太过虚假,虚假的让人不敢去承认。

    只有带上丑陋面具的神才会从虚幻走向真实,但是没人会认为神是丑陋的,在世人心中丑陋的永远都只会是魔鬼。

    丑陋的面具遮住了那虚幻般的神颜,可是因为这张面具他也变得不再是众人心中虚幻的神了。

    面具之下是那眉梢轻佻的痞气、眼眸睿智的深沉、红唇诱人的邪魅等等。

    镌刻的立体五官与俊美绝伦的脸庞完美融合,有棱有角魅人心神。

    虽然他已经换上了伤疤丑颜,可是之前的一番观摩也早已将他的神颜烙印在了心间。

    那疤颜下的神情令人难忘。

    不羁的痞气下暗藏一种唯我独尊的王者之气,那邪魅的嘴角也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轻笑。

    那时他虽一身黑衣却依旧英姿卓尔超群。

    他整个人虽在调侃,可隐约总有种神灵降世的凌威气势。

    目光深邃中带着锐利,虽展现的平易近人,可隐隐还是不自觉得给人一种暗在的压迫。

    疤面隐藏了他那精美绝伦的完美容颜,若是将他那张人神共愤的俊颜放在蒙小溅面前,蒙小溅估计会立刻口水横流吧。

    用蒙小溅的话来形容,他就是帅呆了、酷毙了,简直无法比喻了。

    帅的惨绝人寰,帅的昏天暗地,帅的没朋友~

    哎,可惜蒙小溅不在,她心心念念的帅炸天的脸她是无缘宠幸与光顾了。

    心中为她悲哀啊!

    ……

    孤忘尘回归自己的身份后,他正欲出去,蒙小溅的锦鸿就突然飞来。

    这次锦鸿明显和往常的有些不一样,以往都是围着收信人的上半身转,这次倒好,锦鸿却围着孤忘尘的下体转。

    孤忘尘也发现了锦鸿的异常,等到锦鸿落入手中后,他没有先去看信息。

    灵力和意念一起涌入,当图像印记进入识海后他疤面下的俊颜隐隐一黑。

    情绪很快就被压下了,他意念出来时顺便将信息扫视了一下。

    锦鸿消失好一会儿后孤忘尘才有所动作。

    他双手握拳,似有些咬牙切齿的怒喃道:

    “蒙小溅,你好胆。”

    说完他闪身推开石门,接着和之前紫黠走时一样急窜而去。

    镇南小院内。

    蒙小溅可不知道锦鸿里面的图像还可以查看的,她此时那可是惬意的坐在花架下小息。

    下午比中午凉不到哪去,不过她已经掌握了用灵力来调节体温,所以外面虽燥热她却依旧凉如初春。

    惬意的享受总是来之不易,还没怎么去体会就被一道劈头寒音给砸了一个踉跄。

    “蒙小溅!”

    这三个字简直是带着冲天怒气劈顶而来。

    蒙小溅掏了掏被这滚滚雷音给摧残的嗡嗡直响的耳朵,正了正被吓歪的身体,她对着眼前落地的男人大声吼道:

    “叫魂啊!”

    孤忘尘被蒙小溅一呛,本欲责问的话突然却不知如何开口了。

    面前这个女人可不是一般的没羞没臊,若是问出后再听到她什么没羞的话自己岂不是更闹心。

    压制怒火,问她铁球解毒之事:

    “何时解毒,本王时间有限。”

    蒙小溅感觉他刚才明明火气很大,怎么说消就消了,心想可能是因为占用他时间了他才会这么生气吧。

    出口安抚道:

    “你也别太生气,我要是一个人能解毒就不会去找你了,这次找你也不是白找的,我用东西和你换,筑田境的秘密怎么样?”

    孤忘尘已经是筑田境的修士了,他和医魂的交易蒙小溅不知道,不过他也没打算说出来。

    语气带着隐匿的丝丝怒气道:

    “可以,不过我现在还不想知道,等我想知道的时候我再来问你,废话少说,什么时候开始。”

    蒙小溅觉得自己性子急,此时怎么感觉孤忘尘比自己还急,心里一想嘴上就跟着问道:

    “你很着急吗?”

    孤忘尘看着面前毫无自觉性的蒙小溅,心里有火却不知道怎么来发泄。

    她真的是一点心肺都没有吗?

    一点都不懂得察言观色吗?

    自己这么明显的情绪她都看不出来吗?

    她自己点的火她自己还愣头愣脑的有脸问。

    感觉和她在一起时间久了肯定会被她气死,本来生气的语音出口却变成了寒音:

    “我真是再次拜倒在你的弱智之下了,要解毒就赶快,本王现在真的不想和你再多待半刻钟。”

    蒙小溅的好脾气也彻底被他给磨灭完了:

    “你是吃了炮弹炸药了吗,还半刻钟呢,要不是为了给铁球解毒我和你一分钟都待不下去,哼~”

    蒙小溅说完气冲冲的起身,大步流星走到孤忘尘身前,踮起脚尖大声就道:

    “愣着干嘛,走了。”

    孤忘尘心里的火山现在是真的遏制不住了,不爆发迟早会被憋死。

    伸手一把掐住蒙小溅的脖子,出口语气阴森人:

    “本王最近是不是太好说话了,你一个小小的贱妾都敢对着本王放肆。”

    蒙小溅心想这情绪男又变脸了。

    她心里虽然有那么点儿害怕,可是想想自己现在也是今非昔比了,怎能每次都落了孤忘尘的下风。

    暗中催动灵力化成利刃直接从他掐住的脖子放出。

    利刃刚冲出皮肤他就突然收手,利刃落空静静悬浮在脖子周边。

    此时他眼神变得深邃含冰,话语也是有些戳心戳肺:

    “没想到你还学会耍阴招了,看着蠢蠢笨笨的实则是毒心暗藏,我还真是小瞧你了。”

    蒙小溅听完出声怼道:

    “对你这种没人性的混蛋就该多耍耍阴招。

    别以为我还是刚来时的软柿子任你揉捏,之前你给我选择时我们就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小妾只是表面名头而已,我们只有利益关系,没有感情。

    利益关系中,你能对我动手我就能对你耍阴招,这样才算公平。”

    孤忘尘越听眸光越沉,他心里不知的稍微有些不舒服。

    紫黠给他说过这些,可是一听蒙小溅要和他互相利用他心里就很是烦躁。

    利用是有限的,等没有了利用价值岂不是就要分开了。

    思及此处,孤忘尘突然再次伸手。

    这次他直接震散利刃一把扣住了蒙小溅的后颈。

    手臂使劲一收,蒙小溅的身体就随着臂力一起跌入他的怀中。

    他右手紧摁蒙小溅的后脑勺,左手直接揽蒙小溅入怀。

    这个拥抱来的太突然,蒙小溅的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孤忘尘牢牢禁锢在了怀中。

    上一秒要杀要剐,下一秒又霸道袭人。

    蒙小溅没出息的沉侵在孤忘尘的怀抱之中。

    胸膛里的心脏就像是个疯子一样上蹿下跳的,脸颊也莫名的爬上红晕。

    明明说过彼此利用,可是此时这种感觉又是怎么回事?

    蒙小溅心慌意乱下没有感受到紧贴自己胸膛的人胸腔内也是战鼓雷鸣。

    那个禁锢她的人,疤面之下的俊颜比她还要霓虹。

    蒙小溅就这样静静的被孤忘尘抱着,根据身体的反应她知道自己可能有点点喜欢上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了。

    他虽然小妾众多,可是自己心里却知道他依旧是完整的,那句‘纯阳之体’就是最好的证明。

    心中想着要不要喜欢孤忘尘这块冰山。

    他虽然有很多秘密,若是自己真心对他、帮他,他会不会为了自己有所改……

    “好了,这样才乖,我孤忘尘的女人就应该这样听话乖巧。”

    心中所思被突然传进耳中的话瞬间扑灭。

    仰头看向这个被疤面一直掩盖隐藏的人,他刚才那种很怕失去自己而抱紧自己的情绪原来都是假的。

    他是在用这种手段安抚自己,让自己做一只听话的宠物。

    刚升起的一丝喜欢就因他的话顷刻间泯灭。

    那颗乱窜的心瞬间沉寂坠落,直至再也泛不起一丝涟漪。

    声音虽不如他的寒冷,可其中无情却不比他的少:

    “王爷的意思我懂了,有些事情我确实考虑不周,你既然来了,那就赶快为铁球驱毒吧。

    身为王爷事物繁忙实属正常,我不该如此占用王爷你的时间,请王爷你体谅,我也是救人心切。”

    蒙小溅一口一个王爷,孤忘尘听的心里又开始烦闷了,想要纠正却又说不出口。

    话语最终还是回归了冷漠之音:

    “既然如此那就走吧,本王确实事物繁忙。”

    说完他松开怀中的蒙小溅,接着转身看都不看蒙小溅一眼就走。

    蒙小溅纯净的眸光泛出一丝失落,不过很快就消失了。

    孤忘尘走远了,可是这里隐隐还能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淡香,那是他惯用的龙檀香味。

    迈步小跑跟上,嘴中平静无波的提醒道:

    “王爷右转。”

    孤忘尘闻声身形顿了顿,接着便按照蒙小溅所指的方向转身继续前行。

    普通小院没有什么风景,院子不大路也不远,两人一前一后静默前行。

    气氛静的让人心慌,直到到达目的地蒙小溅才出声打破了这份沉静:

    “铁球就在里面,不过驱毒之事不能在这里进行。”

    孤忘尘声音也是没有丝毫起伏的回问道:

    “为何?”

    既然要驱毒,过程肯定要给他说清楚。

    蒙小溅伸手将门打开,然后做邀请姿势道:

    “王爷里边请,我们坐下细说。”

    这次孤忘尘没有进门,不仅如此他还突然转身直视蒙小溅的双眸道:

    “你非要如此吗?”

    蒙小溅被孤忘尘问的一愣:

    “王爷什么意思?想要说什么大可直白说来。”

    孤忘尘最不喜欢的就是她这种不解风情,自己的意思很明显她却每次都看不懂听不懂。

    一把拽过蒙小溅的胳膊,拉着蒙小溅一个旋转将她的身体按在门壁上,低头直勾勾的盯着她的眼睛,口中话语带着隐忍般的怒气道:

    “你真的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蒙小溅此时心中又是狂跳不止,看着近在咫尺的疤脸,明明很丑陋可是心里却病态的不觉得厌烦,他眼神像是要将自己生吞活剥了一般。

    心里很紧张,出口的话音也不自觉的带着些颤抖:

    “我真的不甚明……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