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福兮祸所伏_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 第68章 :福兮祸所伏

第68章 :福兮祸所伏

    成长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学习知识也不例外,别人付出时间,蒙小溅则付出头痛。

    一晚的疼痛让蒙小溅整个脑袋都是晕的,双手揉着太阳穴坐在床上,一边用手揉着太阳穴,一边回味昨天所学。

    两天里学了很多很多字,要想将这个世界的文字全部学完那还时日尚早,不过两天的成果也是不错的,算起昨天应该称为三天了。

    收手起床,蒙小溅准备实践这三天学习的成果,趁武音还没有来报道,先掏出两天前孤忘尘给的薄纸看看。

    意念将储物戒里的薄纸取出,双手撑开,之前不认识的字,此时却个个入心,眼睛所过之处字字皆知。

    薄纸上的内容不多,可是其中意思却很明了,蒙小溅看完后没有什么起伏,早在孤忘尘给她的时候她已经隐隐猜到了。

    一张户籍证明文录,户籍所在地直接明了的就是运天城,地址便是墨王府,不仅如此,身份更卑微的成了墨王府的丫鬟,不过后面还加有一条说明。

    意思大概就是丫鬟蒙小溅已经成功的咸鱼翻身了,此时光荣的任职墨王府第八十九房小妾,赐封溅美人。

    收了这张闹心的户籍证文,蒙小溅开始穿衣收拾。

    一条青白色束腰纱裙穿的精干清爽,一头墨发用一枚青玉扣冕牢牢禁锢在头顶,玉冕左右各自斜插一扇瑰墨宝翼流纹钗,束起的长发随着身体的动作而随意舞动,那束发的宝翼玉扣冕活似一只震动翅膀欲要飞翔的墨青色幽蝶。

    这个头型几乎和马尾没什么区别,只是换了发饰就变得与众不同,没有了简陋的寒酸,多了名贵的简约,只是一个头饰之差,给人的感觉却是完全不同了。

    人靠衣服马靠鞍,这句话一点儿都不假。

    蒙小溅只因多了一件上档次的头饰,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好多,以前形容成落魄书生,此时应算作是金榜题名了吧,穷酸和富贵的对比,没人会喜欢一直穷酸着。

    梳洗完毕,蒙小溅静等武音老师的到来,这三天里不仅学了文字知识,顺带的还学了几样简单的装扮,女人收拾收拾很有必要。

    武音准时准点儿的来了,推开房门绕过屏风,看蒙小溅已经收拾完毕,她径直上前细看一番道:“今天的这身装扮比昨天的有进步许多,女孩子就应该多多收拾,要是哪天能看到你穿锦衣华服,再用上贵流钗妆就好了,想必那时的你一定比现在更美。”

    这三天里除了知识两人之间增添最多的就属友情了。

    蒙小溅听后做假小子模样,摸了摸鼻头仰了仰下巴道:“本姑娘风流倜傥,那种奢靡的繁文缛节可不适合我,今天的课还去‘墨王’包厢上吗?”

    三天虽说不能了解一个人的全部,可是了解一个大概还是可以的。

    武音对蒙小溅这种随意的性格也多少有些体会过了,点了点头,武音有些期待的问道:“昨天的字你都认全了吗?”

    有了前两天的战绩,今天武音是更加期待蒙小溅的发挥。

    有医魂的帮助,蒙小溅这个开挂作弊的学生在老师面前那可是牛气冲天:“嘿嘿,昨天的字不仅全认识了,就连书写也是杠杠的,和前两天一样,一字不差,你可以随便抽查考核。”

    蒙小溅的回答让武音的期待成真,她双眼像是要吃了蒙小溅一样道:“你太天才了,这种学习能力真让人望尘莫及,除了王爷,你是第二个让我钦佩的人,至少学字方面你让我无比佩服。”

    蒙小溅对武音崇拜的眼神毫不避讳,她安然的享受着被人看重和崇拜的感觉,这样她才能从中体会到自己不是个一无所长的无用之人。

    心里知道武音崇拜自己的原因,武音说起来算是个学渣,她和香薰同时进入墨王府的,练武识字也是一起开始的。

    香薰对识字上算是天资聪慧的,学字时比武音快了很多很多,在一起被培养的人很多,武音因为认字太差几乎要被王府给淘汰掉了。

    王府招收下人也是有要求的,第一要有过人的习武资质,第二则是知识。

    武音能被留下的最大原因就是她习武资质绝佳,在习武上她可以说是尖子生,遥遥领先的存在。

    当然,只会武功也只能成为一个武夫,她学字能力太差,于是就只能比别人更加努力,努力的结果才是她能留下的真正原因。

    努力过后终是有回报的,武音现在虽不能称为文字大师,可是只要是她学过的字没有她不认识或不会写的。

    就是因为这个学字的艰苦经历,武音才会对自己格外佩服,自己的学字天赋若为她的第二佩服,那么她真正佩服的就是自己的好学能力,从白天起床一直学到夜间凌晨,自己这种学习的态度才让她真正的心生敬佩。

    虽然知道被看重的原因,可是心里依然享受着这种飘飘然的感觉,因为给自己开挂的人本来就是自己的,其中关系并不冲突。

    ……

    因为前两天的表现武音没有抽查蒙小溅的学习成果,学习课堂不变,武音和蒙小溅两人并肩向楼上走去。

    这三天里天气都很好,今天又是一个大太阳,三天前的暴雨带来的凉意早就消失不见了,往后只会越来越热,只有过了八月月底天气才会真的变凉。

    这三天除了开挂带来的副作用外,蒙小溅可以说过得悠哉悠哉的。

    烦心事因为紧迫的学习而被转移埋没,这只是一种潜意识的放松罢了,问题被搁置并非真的解决了。

    两人一起刚上到二楼,一道锦鸿就带着信息前来。

    蒙小溅伸手让锦鸿落入手心,现在的她可以算是脱胎换骨了,不用再借用别人只手,灵力注入彩羽羽干,信息内容立刻显现。

    蒙小溅看完后彩羽转瞬化作虚无消失于天地之间。

    这条信息不是孙箴言的,让人没想到的是信息出自程哲。

    程哲意思很简单,他想花钱买蒙小溅杀死的大蛇的蛇胆,言语之间尽显必得之意。

    放做之前不知道程哲的身份,蒙小溅可能会拱手相送,毕竟程哲救过她的命,虽然恩情说是报答了,可是做人也不能太过于绝情绝意。

    可是此时却不同了,一个皇子想买一个平民的东西,那么这个结果就另当别论了。

    蒙小溅眼珠子乱转,盘算着自己以后的生计问题,虽然是孤忘尘的小妾了,可是说好了只是头衔而已,若是孤忘尘不给钱花那不还是穷逼一枚。

    送上门的大鱼,不宰白不宰。

    蒙小溅心里默默念叨:对不起啊兄弟,谁让你是有钱人,一点儿小钱对你是毛毛细雨,可是对于妹子我可是救命之泉,别怪我黑心啊,就当拿你的国库来救济我这个灾民了,你是堂堂皇子就让我这小民狮子大开口的宰上一下下吧……

    心里神叨叨自我啰嗦完,蒙小溅转身对武音道:“给我几根彩羽,我要传讯之用,我不白拿,你倒时跟王爷报备,我可以用东西和他交换,想必他也是乐意至极。”

    武音对有些事情还是有分寸的,她可不是蒙小溅这种没心没肺的二货。

    伸手在衣袖的回旋兜儿里掏出三根彩羽放到蒙小溅手中,语气公事公办道:“我只有这么多,你拿去吧,不过我会向王爷报备的。”

    蒙小溅看着彩羽点了点头道:“尽管报备,尽管报备。”

    说完她意念一动收了其中两根,接着用剩下的一根开始书写人生中真正的第一次锦鸿信息。

    手起灵力落,讯息已经写好,意念控制的图像印记也是迅速的再次描绘完成,接着打入彩羽之内,彩羽化作锦鸿带着信息飞往该去的地方了,接下来就等着肥羊乖乖送人门了。

    人生第二笔钱已经再路上了,蒙小溅的小人心已经乐的不成样了,八面开花来形容也不为过。

    有钱的人生感觉像是更明媚了一些,蒙小溅贱贱的甩了甩马尾,然后冲着武音贱兮兮的一笑:“你这么辛苦的教我认字,等我有钱就请你去吃大餐哈,走了。”

    “噔噔噔~”的声音一阵连响,蒙小溅已经走出几米外了,武音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前面嘚瑟的蒙小溅,心里好像有着黑色道道在蔓延,头顶黑线,武音起步跟上。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兴奋还没维持几分钟,一道坏消息就紧跟而来。

    锦鸿变成彩羽落入手心,灵力催动内容显现。

    孙箴言到了。

    他在阡隧城八十里外的无规镇。

    转身看向武音,蒙小溅的兴奋已经不翼而飞,她眉头微皱的问道:“无规镇在阡隧城的那个方向。”

    画风突转,武音知道刚才的信息定不是什么好消息,出口话音有些担忧道:“是孙箴言来信息了吗?是不是有什么变故。”

    蒙小溅点头回道:“孙箴言说铁球命危,他说让我将修仙之法放在无规镇莫闻香茶楼的一间包厢内的花坛里,说等我离开后他拿到修仙之法后才会告诉我铁球的位置,这无规镇到底在哪个方向?”

    武音听完认真想了想道:“无规镇在阡隧城西方八十里外,阡隧城是北南两个城门,想去无规镇除了绕城而行外就只能从西面峭壁峻岭径直翻越了。”

    武音说完蒙小溅就迫不及待的要动身前去,武音见此赶紧拦住她道:“你都不打算多了解一些信息吗?”

    蒙小溅因铁球命危的信息心里有些素乱,武音一说她便破口问出:“多了解什么信息?”

    深山老家信号太差,章节总是发不出去,每天两更也许会变成一天一更再加一天三更,不过平均每天两更是有的,小梦子每天上山顶去蹭信号,一天不够的第二天会补上。

    老家条件有限,耽搁大家小梦子非常抱歉,谢谢大家的支持与体谅,我深表谢意,谢谢你们的支持,我给大家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