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 第65章 :不值这个价

第65章 :不值这个价

    苍天像是被大哥哥抛弃了的小妹妹,她哭的是痛不欲生,大地无辜遭受着她泪水的冲刷。

    千壹千贰带着大部队停在了甄晖宝阁楼斜对面的一家客栈门口。

    简约客栈,出门在外一切从简节约的意思。

    整个客栈已经被提前买断了,千壹千贰一身湿衣站在门口和掌柜的核对信息。

    一切核对完毕千壹再次返回队伍,顶着大雨对车厢内喊道:“香薰,带棠美人出来吧,我们到客栈了。”

    千壹说完就再次转身走了。

    马车外面湿透了,可是马车里面却干爽无比,千壹只说下车,他也没有给拿一把伞过来,不知他是有心还是无意。

    看着瓢泼大雨,曲棠通过香薰撩起的帘子皱眉而望。

    她此次一身豪气的华丽打扮可不想被着不睁眼的老天给毁了去。

    曲棠带着指责的语气对香薰道:“这么大的雨你让我如何下去,王爷让你听我差遣,难道我不开口你就不知道自己去寻把伞来。”

    香薰听着曲棠的指责心里泛怒,若不是王爷谁认得她曲棠是哪根葱。

    放下手中的帘子,香薰运转内力加持进嗓音里张口就喊:“千壹、拿把伞来。”

    刚准备运转内力烘干衣服的千壹被香薰的炸音惊的一愣,这是在指桑骂槐吗?自己真是倒霉。

    进客栈要了把雨伞,站在屋檐下手心运转内力一掷,雨伞逆着雨幕直挺挺的扎进车厢木框内。

    “嗡~~”的一声,雨伞颤抖的摇摆伞身,落下的雨珠都被这颤抖的雨伞震成了水雾。

    曲棠在车厢内吓了一跳,正欲询问香薰却再次掀开了车帘,入眼的正是那车框上慢慢静下来的雨伞。

    曲棠也不是傻子,她知道自己做的太过了,自己只是一个小妾而已,在王爷眼里,自己甚至不如这些亲信手下重要,自己真是得了鸡毛就当令箭了。

    不敢太过造次,曲棠嘴角僵硬的笑道:“谢谢。”

    香薰本就是那种爱斤斤计较的性格,此时若是武音定会说一句算了,可是香薰却不会,她伸手拔出雨伞扔在曲棠面前,接着冷语道:“别太得寸进尺了,掂清自己的斤两。”

    说完甩过车帘,脚下轻点直接飞向屋檐下,身形刚落便催动内力烘烤一身湿衣。

    今天早上香薰以及千壹等人就告诫过她,说今天有雨不宜行路,可是她曲棠却拿着王爷走时的话来命令众人必须前行,哪怕是再大的雨也得赶路。

    一路上百人可以说是马不停蹄的在赶路,之前众人是想早点和王爷汇合所以就干劲十足,可是下雨就另当别论了,更何况一下就是这么大的暴雨。

    暴雨可不是毛毛细雨能比拟的,那豆大的雨滴从天穹极速降落,每一下砸在身上都不比石头子砸的差,这一路要不是内力护着身体,皮肤怕是早就被砸的泛青了。

    普通人要这么一路下来那简直就是非伤即残了,幸好这一队人都不是普通人,可是尽管如此,心底那淤积的怒火还是隐隐存在的,只是曲棠要伞时的语气彻底将这淤火给引爆了而已。

    甄晖宝阁楼的包厢里,蒙小溅像是看戏似得看着斜对面的场景,当听到香薰那警告的话时蒙小溅好奇的对武音问道:“看这豪华的马车,里面的小妾想必对王爷十分重要吧,香薰如此说难道不怕王爷事后知道了问罪于她?”

    武音心里暗地为香薰叫了声好,放做自己怕是又要随她而去了吧。

    收起心里的叫好,武音对蒙小溅仔细的解释道:“王爷后院的小妾虽然很多,可是却没有一个可以入了王爷的心,王爷对她们也是随意施恩而已,这个曲棠能在八十八中突出那是因为她是二皇子送来的美人,自己哥哥送了来的那肯定就要稍微偏心一点儿了。”

    蒙小溅听完心里暗暗鄙视,八十八个小妾的花心男哪里还有真心可言,不过哪里好像又有些不对劲。

    皱眉深思,以前的种种划过心头,脑袋突然一亮,医魂不是说孤忘尘是纯阳之体吗,那不就是还没有那个?那养这些小妾都是干嘛用的,不可能是为了看这么庸俗的想法吧。

    蒙小溅回味着心里想起的内容,再看看说起孤忘尘时武音这崇拜的神情,心想难道这武音知道其中内幕,所以才不会鄙视孤忘尘的花心。

    决定稍微试探一下,蒙小溅故作无知的问道:“你们王爷要这么多小妾他能睡得过来吗?八十八个,拿两个月算每天一个都换不完,他有那么多精力来喂饱这么多女人吗?”

    蒙小溅说完武音就瞬间双颊泛红,她看向蒙小溅的眼神都带着点羞涩,口中更是有点指责道:“蒙姑娘你说话一项如此的口无遮拦吗,闺中密事岂是我们这些女子可以随意打探的,再者王爷公务繁忙怎么会天天跑去满足那些无知的女人,要不是身中怪毒情急时的需求,王爷又怎会宠幸那些风尘女子。”

    武音一说蒙小溅倒是想起来了,医魂之前说过孤忘尘身中怪毒之事,那毒名为情魂,还是一种恶毒的连环毒,想到情魂又想到了铁球身体里的食肉麻蚁,两者都是恶毒至极。

    说起情魂蒙小溅想起当时医魂说孤忘尘压制毒素长达八载,至今仍是纯阳之身,那他的小妾都是怎么宠幸的,难不成是找人代替的,或者是有着另类的嗜好!

    越想越觉得这事不简单,不会又是什么隐匿剧情吧,咋和那些俗套的剧情一个版本呢,他戴着疤子脸伪装真容,然后又纳那么多小妾混淆视听,难道都是为了掩盖他夺取皇位的野心,人前一套人后一套,暗地蛰伏只等一举成功。

    想着想着蒙小溅就陷入了自己勾勒的画面之中,脑海突然猛的一个激灵,蒙小溅彻底清醒过来,乱想没用,早些离开才是关键。

    孤忘尘的事情蒙小溅不想再去过问,若是想和他在一起自己说不定还会去帮他,可是早在之前就已经断定了彼此的关系了。

    孤忘尘之前说过,他是王爷,他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然而自己要的就是这种自私的唯一,自己没有什么特长,说白了就是一个皮囊比较好看的普通女人而已,可是尽管如此自己也有选择自己爱情的权力不是。

    除非哪天对这个世界不抱希望了,随便找个有钱人当个贵妇然后做一辈子的米虫了却残生。

    蒙小溅就这样和武音静静的站着,看着外面马车内走下的女子。

    她一身金衣华裙确实耀眼的不行,那衣服上的珠宝绣花更是阔绰到家了,一头各种发饰插的满满的,看着就眼花缭乱,这和一个移动的宝库有啥区别。

    雨幕让她的容颜看不太真切,不过整体五官倒是不赖,柳叶细眉略描妆容,瓜子脸倒是挺精致的,说起来应该是个清新怡人的素娥美女,可是一身装扮却落了俗套,本该更加招人垂怜可此时却变得不文不类了。

    她那长长的拖地群尾在落地后就不见了本来面容,随着她的一步步迈出,身后衣尾像是一条长长的扫地抹布一般,真是糟蹋了那么好的衣服料子。

    蒙小溅心里一边叹息一边继续欣赏美女雨中作死。

    曲棠心里也是痛的流血,一场精心的装扮全被不开眼的老天给毁了,此时她真想一头埋进角落里好好自行安慰一番。

    蒙小溅干看着觉得无聊,她跑去桌上倒了两杯茶水端来,一杯给武音一杯自己喝着。

    一口茶水下肚,蒙小溅回味道:“真是好茶,戏也是好戏,武音,我猜这曲棠一会儿会摔跤,你信不信?”

    武音也喝了口茶道:“这甄晖宝阁楼里的茶还是这么好喝,蒙姑娘你如何断定她会摔跤?”

    蒙小溅咧嘴一笑道:“嘿嘿,直觉,要不打赌十颗金珠,我要是猜对了你给我十颗,若是错了我给你十颗,你看怎么样?”

    闲来无聊,武音也随心所欲了一把,张口道:“好,可是十颗金珠有些太多了,十颗银珠倒是可以,我一个月的月钱才五颗金珠,要是输了两个月就没钱花了,曲棠她还不值这个价。”

    武音话落蒙小溅就一口定音道:“好,银珠就银珠,总比没有的强。”

    话音刚落三秒,曲棠就突然向前摔倒了,一个狗啃泥摔得结结实实。

    武音挪眼看向蒙小溅道:“你们没有提前串通过?”

    蒙小溅得意一笑:“我可不认识她,我看她拖着那么个麻烦的尾巴,心想她那尾巴沾泥沾的多了肯定特别重,婀娜美女柔柔弱弱,想想都觉得会不负重担而摔倒,我只是没想到她会摔在前面,按理说应该是人仰马翻的姿势,可她却偏偏是狗吃屎,不管姿势如何,这赌算是我赢了吧。”

    武音通过蒙小溅的解说心里知道自己确实是输了,自己输在没有刻意去观察那些细微的东西,不过曲棠这一跤摔得确实有些大快人心,刚才为自己伙伴的愤愤不平被眼前的这一跤直接给彻底的抵消了。

    随着曲棠被千壹香薰扶起拖走的画面,好戏也彻底结束了。

    将窗户半关,蒙小溅伸手向武音道:“掏钱吧。”

    武音也不赖账,她掏出十颗银珠放在蒙小溅手心。

    蒙小溅看着手中的银珠心里一片火热,这算是自己在这个世界里真正赚来的第一笔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