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甄晖宝阁楼_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 第56章 :甄晖宝阁楼

第56章 :甄晖宝阁楼

    紫渲气的要死,她认为紫魅是故意在针对自己,正要发难时空中突然降下一道锦鸿,锦鸿拖着彩尾在紫魅身外转了一圈才落下。

    在紫渲紫槐的注视下,紫魅将彩羽带来的消息放出,两人虽看见了彩羽上面的字,可是紫魅还是出声为两人解释道:“尊上说,让我带蒙小溅去阡隧城,然后你二人去丧鹫山脉请南祁国二皇子程哲来阡隧城做客,说墨王爷在阡隧城的甄晖宝阁楼里侯着他。”

    孤忘尘在阡隧城,蒙小溅心里一下拔凉拔凉的,铁娘被自己吩咐去了运天城墨王府,现在好了,人家人都不在府上。

    还有他们说的程哲,该不会是自己遇到的那个程哲吧,没想到一次偶遇都能撞到南祁国的二皇子,他要早些说他是皇子,自己绝不会弃他而去,现成的金大腿就这样被自己给抛弃了,心好痛,那可是皇子啊,有钱人啊,自己的米虫梦啊……

    三人准备各自行动时,陈掌柜三人突然跪下齐声道:“三位护法请留步,小人还有一点事情想要询问一下。”

    紫魅回道:“何事问吧。”

    三人心有灵犀的一起出口道:“既然蒙姑娘身怀仙法之事已然大白,那我们这些下人何时会得到修仙之法,尊上可说何时才会教于我们。”

    三人的话就像一道闷雷隆入紫魅三人心中,修仙之法魔尊只对四位长老和八位护法提起过,眼前这三人怎会知晓的?

    心中疑问可脸上却不显露丝毫,紫魅平心静气的问道:“你们怎么得知此事的?何为此事已然大白?”

    紫魅的话听不出喜怒,陈掌柜三人便如实说来:“刚才有一个自称孙箴言的人,他出口就威逼蒙姑娘交出修仙之法,他本欲将蒙姑娘掳走,可是碍于我三人在他只能掳走了一个孩子,蒙姑娘对那孩子挺上心的,她自己持刀割喉威胁我三人,最终让孩子的母亲逃走去找墨王爷施救,修仙之法我们也是刚才才知道的,蒙姑娘她自己对修仙之法也是直言不讳。”

    紫魅三人听的心中起伏不断,紫渲紫槐不知魔尊真实身份,可是紫魅却知道,她没想到魔尊的修仙法诀是从蒙小溅这里得来的,修仙的事已经被泄露,现在尽快处理才是关键。

    紫魅眼中流光波动,她不知道该不该杀了这三人,不杀无法阻止此事的继续流传,可是杀了这三人,自己也不敢保证孙箴言不会对外泄露,事情突然变成这样让紫魅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看着跪地的三人,她再次开口问道:“孙箴言是北漠国一个二流势力简箴派的掌门,他是怎么知道修仙之法的?你们见他时他是何等模样?”

    陈掌柜恭敬回道:“回洪护法的话,他当时左腿瘸着,内力高深我三人不敢妄自判断,大概是因为腿瘸着,所以他才掳走了一个孩子,他走时报上了大名,还说蒙姑娘的好色相公知道他是谁。”

    紫魅听完故意轻声一笑道:“呵~原来消息是真的,那孙箴言被弟子夺了掌门的位子,不仅如此那弟子更是对他狠下毒手,听消息说他为了活命自损修为逃走,现在的修为怕是只有六重之数了,他说墨王爷认识他,那是因为他那不孝弟子就是被墨王爷给收买的。”

    紫魅知道事实情况,既然提及那就再次搅一搅浑水好了,简箴派明面是弟子与王爷勾结杀师篡位,实则却已经暗地被魔骨窟掌控,只是暗藏在北漠国的一个踏脚石罢了。

    蒙小溅听着他们的一言一语暗中分析,他们抓自己是为了修仙法诀,抓程哲怕是为了暗地卖个人情,一个南祁国的皇子送到一个东莱国的皇子手中,不管南祁这个皇子后续被东莱国怎么运用,这个不大不小的人情算是甩出去了,尽管对魔骨窟来说可能是用不找,可是廖胜于无吗,都身处东莱国,一个江湖一个朝野说不定就有用上的那天。

    至于那个孙箴言,没想到是孤忘尘害得人家流离失所的,自己被乱说成孤忘尘的小妾,如此孙箴言才更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他要修仙肯定是为了报仇,孤忘尘干的好事结果害了自己更害了铁球。

    还有就是程哲,此时不知该不该抓住机会救自己,若是将程哲在蔓子村附近的消息告诉他们,他们会不会放过自己呢?

    思索良久,蒙小溅感觉应该不会,一个皇子和一个修仙秘诀比起来,不用想都是修仙秘诀重要,那可是人人做梦都想要的东西。

    这时紫魅也放下了杀三人的暗心,既然已经不再是秘密那就没必要再捏着藏着了,孙箴言的嘴没人敢保证不往外泄露,既然如此又何须再杀自己势力麾下的人。

    上前背起蒙小溅,紫魅对三人道:“此事先不要到处宣扬,我先回去请教一下尊上,修仙这等大事不是一下两下就能修炼的,魔骨窟的人数众多,若是每个小兵都要让其学习修仙之法,那么必将准备大规模的开坛讲道,此事急不来,魔骨窟麾下之士予以亿记,你们可知道此事传扬出去的厉害性?”

    紫魅一说陈掌柜三人立刻想到了那副场景,魔骨窟势力遍布四国,其中势力盘根错节不可想象,东莱国的魔骨窟只是魔骨窟整个势力的总坛所在之地罢了。

    此事若是传开,那必将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紫魅从陈掌柜三人的表情上得到了答案,脚步离地,她背着蒙小溅飞身而去。

    紫渲见紫魅离去不见踪影之后,她抽剑而出,一道剑芒逆着阳光一闪而逝,三位掌柜人头刷刷落地,紫槐见此立刻惊道:“黄护法你这是干什么,魔骨窟血歃令,同窟之人不得刀剑相对,他三人虽身份低微所在之地偏远,可他们终究是我们魔骨窟之人,你这是在公然违抗血歃令吗?”

    紫渲虽一身白衣似仙,可是眼神中放出的毒光却骇人无比,她狠毒的望向三人尸体道:“一切对尊上不利的东西都不该存在,她紫魅心软,可我紫渲却不会,只有死人才会守口如**,人我已经杀了,你想告发随你意,血歃令而已,大不了就是吃顿皮肉之苦罢了,为了尊上哪怕是死我也甘愿。”

    紫渲说完收剑起身走了,紫槐看着三具尸体心里暗道一声一路好走。

    三人本来一心想用蒙小溅邀功,可没想到却落下这么个结局,紫槐施展内力在大树边隆出一个大坑,将三人埋后他才起身离去。

    一颗遮阴的大树下从此多了三具无名尸体,往后经常还会有人在此停歇纳凉,纳凉之地比以前变的更凉快了,可是没人知道是因为树下埋了三具屈魂。

    蔓子村的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了,紫槐走时暗地给紫魅发了一道血息,告诉她三人已死,日后不必对尊上提起此事。

    蒙小溅的江湖还没开始闯荡就要这样结束了。

    阡隧城。

    甄晖宝阁楼。

    三层高楼披辉而立,太阳偏斜已是下午。

    三条街道车水马龙人流不息,位居第二街道的甄晖宝阁楼也是人来人往。

    甄晖宝阁楼是一个贩卖各种宝贝的地方,最值得一说的便是这楼里每年一次的拍卖会。

    拍卖会聚集四国各种罕见的瑰宝,曾经拍卖过颦天琉璃凤霞佩,天女沐月抚荷图,朝阳九龙奔日楠木屏风……出售宝贝多的数不胜数。

    甄晖宝阁楼共三层,一层都是出售各种罕见华丽的宝物,二楼则负责回收,只要是货真价实的宝贝,不管你是偷的抢的还是自己祖传的,凡是卖进这里,都不会有人再指三道四。

    曾经有一个大盗偷了皇宫里的三凤并躯朝凰簪,卖进这里后,那宫里的皇后得知后寻到此处,结果一番闹腾终未将宝簪要回,最终只能花高价买了回去,可是事情还没结束。

    因那皇后要的时候恶语中伤了甄晖宝阁楼的主事,当晚回宫路上就被人给暗杀了,那皇后离奇的死在回宫的辇车中,杀死她的凶器竟是她买回去的三凤并躯朝凰簪。

    后来不知怎的皇上也没有来找宝阁楼的麻烦,那事也就那样无声无息的过去了,后来贼盗猖獗,屡次有皇宫之物卖了进来,可是却没有一个皇族敢来叫嚣,舍不得宝贝就只能花钱再买回去,这甄晖宝阁楼也就成了一个巨大的销赃窟。

    至于三楼,那就是拍卖会的会厅了,厅内除了中央的拍卖台,其他全是依次增高的座椅,再就是环墙的九个包厢了。

    包厢装修的挺奢侈的,所有座椅茶案都是自带香味的散香木所制,就连遮挡的屏风也是难得一见的清泽竹为架,框架内是清麻丝织成的薄锦,薄锦上绣着朵朵白荷。

    清泽竹是一种看似淡淡如碧水颜色一般的竹子,清麻也是如此,所以清麻抽出的丝也是青中带透,清泽竹禁锢清麻丝薄锦,两两搭配上面绣着的白荷宛如开在碧水之中一般。

    两物都是西泽国的独产,每年四国交汇盛典,西泽国才会拿出此物作为礼物送与其他三国,私下购买此物堪称天价,然而这里的九个包厢屏风皆是两物所制,更别说清一色的散香木桌具,这甄晖宝阁楼担得起宝阁二字。

    每个包厢名字也各有讲究,每次掏钱多者可以享用包厢待遇,名字也会让所用之人来取,届时这里的主事之人会按照要求直接做出来,然后将做好的牌子嵌在房门留有的凹槽之内。

    这也是一种经营手段,让真正的有钱人享受自主赐名的权力,毕竟没人愿意用别人用过的名字,暗中推动有钱人的攀比心,拍卖年年有,有钱是赢家。

    九个包厢已经有两个被订购出去了,一个是预留给墨王府的孤忘尘,给他预留的包厢就随意写着“墨王”二字,而另一间就是魔尊的,魔尊的就更简单了,上面就是“本尊”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