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 第54章 :要个明白

第54章 :要个明白

    烈日当空,大地像蒸笼一样蒸烤着万物,沿途道路旁的植被也被晒得精神萎靡。

    万里碧空烈日当头照耀,蒙小溅一个行人顶着似火骄阳一路垂头前行。

    一老一小,两人都是伤员,一个内伤一个外伤,因要照顾这一老一小,整体前进的速度堪称龟爬。

    蒙小溅和铁娘热的满头大汗,铁球也是热的无精打采,唯独孙箴言好上许多,他除了腿瘸走路慢点外并无多少燥热之意。

    前方不远处有一颗大树,可此时大树下面却已经坐了三个人了,因火阳正值当空,所以大树下并没有多少遮阴之地,此时三人恰巧将遮阴之地全给占了。

    蒙小溅扶着孙箴言,铁娘背着铁球,四人直奔大树而来。

    大树下坐的三人正是三位掌柜,这几天他们一直没找到下手的机会,孙箴言将蒙小溅看的很紧,每次铁娘母子两睡着后,他就暗自释放修为向三人示威,三人心有顾忌便迟迟不曾动手。

    一早上的尾随三人终于摸清了蒙小溅的脾性,说白了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面对童叟爱心泛滥,经过这一早的暗地研究,三人同时决定来个旅途偶遇。

    慢悠悠的来到大树下,蒙小溅看着三人客气问道:“三位大侠能不能给我们让一处小地歇息片刻,老人和孩子晒了一早上了,我想让他们借着遮阴之地休息休息。”

    三人的目的就是让蒙小溅搭讪,然后假意让位置和她套近乎,只要蒙小溅开口他们必会有求必应。

    取钱的陈掌柜道:“一块空地而已不必如此客气。”说完他给存钱的张掌柜使了个眼色,然后两人一起起身将空地让了出来。

    两人一起挤向典当霍掌柜身旁时,铁娘突然惊声道:“你,你是那个掌柜的?”

    陈掌柜故作不认识的表情道:“你是哪位啊?你怎么知道我是个掌柜?”

    铁娘见陈掌柜不认识自己,心想人家可能每天见的客人太多所以不记得自己了,之前还一直担心他们会杀人劫财,此时看来怕是不可能了,人家根本不记得自己是哪号人物了。

    心里彻底安生后铁娘松气道:“不好意啊,我认错人了。”

    陈掌柜报以微笑道:“没事,经常有人认错我。”

    见是一场乌龙,蒙小溅就没在多问铁娘情况,她抱拳再次向三人到了一身谢,接着将孙箴言向树荫下扶去,此时铁娘已经将铁球放到了树荫下。

    人在树荫之下,可是燥热依旧未减,人多地少,挤着一点也不比晒着凉快。

    汗珠依旧狂飙,陈掌柜看向热的冒烟的蒙小溅出声道:“姑娘,我看你体内至少也有一重内力,你为何不用内力散散热?你看你身旁的老者,他用雄厚的内力将热气驱散,浑身一点不见热态。”

    一行话如晴天霹雳般砸入蒙小溅心头,老者内力雄厚?那他之前说的不就都是谎话了,他既然这么厉害干嘛还装可怜博自己同情。

    眼睛看向身旁这个自称孙真的老者,他确实身体清凉不像受着酷热之人,回想这一路赶来,他也是不曾流过一滴汗喘过一口气。

    正欲开口询问,突然一道冷芒窜上脖子,孙箴言手里握着一把匕首顶向自己的咽喉之处。

    三位掌柜见此一惊,陈掌柜突然出口恶语道:“死老头,你装可怜博取她的同情,她心地纯净上了你这老灰狼的当,一路对你照顾有加,你怎能这般忘恩负义说翻脸就翻脸,快把匕首放下,刀剑无眼你小心伤了她。”

    孙箴言心里也是气急,明明是他暴露自己身份在先,此时竟然一副好人姿态说教自己。

    紧握手里的匕首,他也说出一条秘密消息:“别装了,那天你三人尾随这妇人一起来到蔓子村,潜伏至今,你们敢说你们没有所图?”

    蒙小溅彻底被双方的对峙搞晕了,自己又不是什么大人物,他们为何会盯上自己的。

    心里还在猜测,孙箴言突然开口威胁道:“脸已经撕破了,那我也就不废话了,交出仙法之秘,我饶你不死。”

    孙箴言的仙法二字让蒙小溅脑子一阵眩晕,自己何时暴露过自己会仙法之事,除了孤忘尘就只剩铁球了,可自己只是给铁球开辟了经脉而已,至于修仙之事自己还未教他片毛,就算是他,他一个毛头小孩说了怕也没人会相信,老头语气非常肯定,如此想想,除了他还能有谁。

    心里有点闷,说不出的闷痛感,此时就连说话声音都有点不顺畅了:“你是孤忘尘派来的吧,没想到,为了修仙之法,他竟能如此无情。”

    事情越来越乱了,孙箴言本是想着赌上一把,不论她说不说自己都会将她放了,虽然相处时间不长,可从她身上自己从新感觉到了温暖,至少比自己那欺师灭祖的恶毒徒弟强上万倍。

    谁知只是稍微敲诈了一下竟诈出这么个好消息,“你别管我是谁派来的,只要交出修仙之法我定放你生路。”

    孙箴言越说蒙小溅心里越痛,她不顾孙箴言架着的匕首,抬眼看向三位掌柜道:“说吧,你们又是谁派来的,也是为了那修仙之法吗?”

    三人也着实惊道了,他们只知道上头派人抓她,可是却没说为了什么,此时被三言两语道破,三人心里也是热浪翻涌。

    陈掌柜率先回道:“此事说来话长,我们不是谁派来的,其实是这样的……”

    说着他指了指铁娘道:“这个妇人上次去我们钱庄兑换了一张存票,她一农家妇人怎会有如此珍贵之物,因先前就收到墨王爷的举报,说他有一张存票被一个小妾偷走了,根据他留的存票兑换时间与日期,我们便从这妇人兑换的这张存票上发现了相同的日期印记,心想墨王爷的小妾个个貌美如花怎会是个农家妇人,为了查明真想我们才一直暗中尾随而来,来后才发现你们院墙外暗中埋伏着一个高手,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们才一直未曾现身,不过我们已经给墨王爷传达过讯息了,想必他很快就会赶来。”

    陈掌柜说的头头是道,就连身旁的张掌柜和霍掌柜都信了他的胡话。

    陈掌柜说完蒙小溅就信了八分,因为之前孤忘尘也是这么出尔反尔过,给了自己钱有把自己打晕了。

    虽然如此蒙小溅还是看向铁娘道:“你真的认识他他吗?”

    铁娘此时已经吓得手心冒汗了,她不断点头道:“是,是的,我就是用存票在他那里换的金珠。”

    蒙小溅看着眼前的两波人,心里滋味无法形容,他为了修仙之法竟这般费力,一个派来暗杀自己,一波用来明面搜查,他可真是看得起自己。

    “既然你们都是他派来的人,那么目的也就不用说了,不就是修仙法诀么,想要也可以,让他亲自来见我,否则你们就算是杀了我我也不会说的。”

    蒙小溅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让孙箴言有些难办了,他可不是墨王爷的人。

    然而陈掌柜他们却有所不同,之前所说都是小道上无心听来的消息,没想到却在此时派上了用场,既然要王爷亲自前来那肯定是少不了发送消息不是。

    陈掌柜立刻掏出一根彩羽对蒙小溅说道:“那就劳烦姑娘耐心等候,我这就去传讯给王爷继续传讯。”说完他捏着彩羽走远了些。

    陈掌柜的举动让孙箴言有些着急了,他左腿瘸着,杀人还勉强可以,带人跑那是万万不行的,更别说这三个掌柜修为还不低,内心一片焦灼,必须得想个办法出来。

    陈掌柜拿着彩羽刻画完毕,其上内容却是:“洪护法,情况紧急,望速速赶来,蔓子村西,三十里大树下。”

    锦鸿带着信息飞走了,陈掌柜转身回来,他看着依然持刀的孙箴言道:“既然都是自己人就别搞得这般拔剑弩张的,我已发送讯息给王爷,我们不如等王爷来了让王爷自己定夺好了。”

    陈掌柜的戏演的很深,孙箴言已经落入他的戏中,就这三人自己都没把握全部杀掉,若是等援兵到来,自己就算得到修仙法诀那也是无福消受了。

    他老者的形象从拿出匕首那一刻就已经消失了,阴霾的眼神看了看身旁的铁球,他瘦小轻盈带起来方便,再者蒙小溅好像对这个铁球很上心,将他抓走说不定还能博得一丝机会。

    想法一出,孙箴言就一把将蒙小溅推开,眨眼间又将铁球挟持在怀,一手禁锢铁球,一手持刀威逼:“蒙小溅,想要救这个孩子就带着你的修仙法诀来见我,我名孙箴言,你那好色相公定会认得我。”

    孙箴言说完就带着铁球施展轻功飞走了。

    蒙小溅着急对着三位掌柜大喊:“快去救孩子啊,只要你们去救他我就乖乖跟你们回王府……”

    话还没说完陈掌柜就跨步上前,他一把擒住蒙小溅的胳膊,手掌扬起就要向蒙小溅的脖子敲来,顿时铁娘一声痛吼:“球儿~娘的球儿……”

    陈掌柜因铁娘的声音停顿了一秒,就这一秒蒙小溅就挣脱而出,灵力凝刃指向自己的颈间,嘴中更是大吼道:“你们不是孤忘尘的人,说~你们到底是给派来的,若是不说我就死给你们看。”

    蒙小溅现在也是在赌,她在赌这帮人的首领要的不是自己的尸体,从见面到现在,他们要是想杀自己,自己至少死了不下十七八遍了。

    这个赌蒙小溅怎么都赢。

    陈掌柜还想极力辩驳:“我们是谁派的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区别,反正我们抓你是抓定了。”

    蒙小溅知道陈掌柜说的是事实,自己首先不会真的去自杀,自己目的是想要个明白而已。

    “我只想要个明白,你们真的不打算说吗?”蒙小溅将灵力匕刃向皮肤里刺了刺,一边忍痛一边大吼道:“说还是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