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 第35章 :战、战、战……

第35章 :战、战、战……

    日薄西山。

    夕阳照射下披红戴绿的环形木屋被层层包裹。

    屋内孤忘尘足足用了一个时辰才突破了炼筋境,此时他已经远远的将蒙小溅甩在了身后。

    突破炼筋便是洗脉,孤忘尘现在就是洗脉境。

    屋外所有的人他都可以用意念观看的清清楚楚,甚至清楚到每一丝细节。

    突破的好处别人无从体会,唯有突破之人才知其中奥妙。

    孤忘尘收回外放的灵魂意念,他睁眼站起,观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然后才向蒙小溅走去。

    “我突破了,你真是上天派给我的福星。”

    撩袍落座,挥手再次放出一道屏障,这道屏障比之前的强了好几倍不止。

    蒙小溅知道他行事谨慎,对于这种谨慎她也很是赞同。

    仔细感受孤忘尘突破后的变化,像是变了可貌似又没有变,总之很奇怪,一时半会儿也说不上来。

    双手抬起佯装抱拳贺喜道:“恭喜你突破了。”

    孤忘尘倒是没有表现出多少惊喜,他一身气势不变,该冷的还是冷,尽管嘴里说着好听的话,可是语气却从来都是那种冷漠之音。

    “现在可不是贺喜的时候,若真有心贺喜等大会结束再贺也不迟,眼前还是先应付外面的事情吧。”

    孤忘尘说完蒙小溅就疑惑起身走到门后,接着从狭小的门缝向外看去。

    这一看直接吓得蒙小溅一个激灵。

    “我咧个乖乖,这是要攻城略地的节奏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孤忘尘起身来到蒙小溅身后,他笔直而立身上不带丝毫惧色。

    “是突破引起的,看样子这夺雀大会要提前开始了。”

    “什么?难道是刚才突破时天地异象引起的,这还只是突破了一个境界而已,医魂说你的灵力可连破两个境界,照现在这个情况你怕是没有机会再继……”

    蒙小溅一个没留神说露了嘴,覆水难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她赶紧闭嘴就此打住。

    孤忘尘在蒙小溅说自己可连破两个境界时,他黝紫瞳孔暗中微微一缩。

    稍纵即逝,一切宛如没有发生。

    孤忘尘看着眼前背对自己的蒙小溅,她刚才的话可是一字不差的落入了自己的耳中,连破两个境界自己的确不曾奢想过,可她口中医魂又是何人?这医魂又怎会对自己如此了解?

    心有疑虑不得不问:“医魂是谁?他何以肯定我可以连破两个境界。”

    嘴巴没有把门的,自己挖坑自己跳,跳完还得自己填,悲哉!哀哉!

    蒙小溅心里不断提醒自己:长点心吧,别真变成傻白甜。

    心里的小人面壁思过去了,蒙小溅脑经迅速急转道:“医魂是我师傅,不久前我通过千里传音说了你的事情,是他告诉我的,他说你体内灵力精纯浓厚,还夸你年轻有为,小小年纪就能将灵力压缩至此很是牛叉,他还说你往后前途不可限量,呃……还有,那个他呀还说了很多,一时半会儿我也不一一道来了,还是先解决外面的事情要紧。”

    有些人一撒谎就会眼珠乱转,蒙小溅恰好就是这种人,她一边说眼珠一边骨碌碌转,孤忘尘知道她在撒谎,可是却没有继续打破砂锅。

    当务之急还是以要事为先,在他心里,蒙小溅已经是他的笼中囚鸟,来日方长不急一时。

    健臂伸出,他一把将蒙小溅拨开,接着伸出修长的手指打开房门。

    悠闲迈步而出,他反手再将房门给带上,蒙小溅被他反关的房门阻挡在内。

    屋外一片沉寂,黎明前的黑暗,暴风前的寂静,坐等黎明不如暗中崛起。

    孤忘尘脚踏如桶树干前行,每走一步他便会释放一重内力的威压。

    脚步轻松愉快,就如在花园中闲庭阔步一般。

    一步两步……一重两重……

    步步连贯步步相随。

    随着他连续踏出九步,围绕木屋的人瞬间开始溃散,倒的倒跪的跪,能坚持站着的也是冷汗直流。

    秦钿斟与身后的三大势力头领也各自手心捏汗,心情最差的就是秦钿斟,他万万没想到刚才自己暗语中伤的人竟然有如此修为,他一身气势毫不逊色与自己。

    手心捏汗放出内力抵挡孤忘尘放出的威压,白色的内力与威压两两相撞,噼里啪啦白光四溢。

    孤忘尘可没有蒙小溅那么心软,他从来都不在乎外人的死活,随着第十步踏出,他浑身威压就如天穹坠落一般压向众人。

    苦苦支撑的秦钿斟四人直接在这威压下双膝跪地。

    秦钿斟额头冷汗直冒,他双眼圆睁看向孤忘尘,嘴角溢出丝丝血红,他咬牙瑟声问道:“这是十重内力?”

    树干之上,孤忘尘衣衫飘飞,他举止优雅一点不像释放威压之人,地下死伤之人也不能让他产生丝毫波动。

    他一身冷漠,威压震慑而亡的人在他眼里犹如蝼蚁,好像他们的存在本就是为今天的灭亡。

    孤忘尘漠不开口,秦钿斟心有不甘,孤忘尘不说他也已经猜知,自己九重巅峰内力都抵不过他放出的一道威压,他内力已经超出九重内力的范畴了。

    威压依旧,如此持续死的人必将更多。

    威压之外的人个个眼神惊悚不敢上前,威压之内的人面如柳絮惨淡无光。

    威压的寂静领域中,一道魔音穿透而来,魔音就如一柄利剑穿透孤忘尘释放的强悍威压,顺着穿透的缝隙魔音从内炸开。

    “墨王爷,你隐藏的够深啊,十重内力果然够强,我踏尘就喜欢你这样的强者,蝼蚁而已何须动怒,若有兴趣你我可否一战。”

    魔尊的话音刚落,孤忘尘便瞬间收势转身,脚步不停,他闲庭阔步边走边说:“魔尊邀战我荣幸之至,待我与美人打个招呼,我们便战个痛快。”

    “墨王爷的惜花之名果然不假,打个招呼而已,我踏尘等得。”

    魔尊从始至终都是一副狂傲之姿,话里行间全然透露他也有十重之功,外人听的心惊胆战,可孤忘尘却明白其意。

    一人持宝不如众人持宝,宝聚则危,宝散则安,前所未有的十重内力现世,这便是一人持宝,危也。

    孤忘尘进了房间,他没有废话,拽过蒙小溅认真说道:“以后且莫在粗心大意,修仙之事万不可再提起,我要离开一段时间,照顾好自己,我会让香薰和武音来伺候你,需要什么尽管开口。”

    蒙小溅听见刚才有人向孤忘尘邀战,他说出去一段时间蒙小溅也没在意,心想打一架也用不了多少时间,于是点头道:“放心去吧,我没事,你不在我才活的更快活呢。”

    孤忘尘凝神看了蒙小溅一眼,然后转身而去,出了房门他随手一挥撤掉了隔音屏障。

    隔音屏障能阻隔里面的声音不被外界听到,可是外界的声音却不会被阻挡。

    屏障由灵力所化,孤忘尘打破屏障后,没有运功吸收的灵力瞬间消散与天地之中。

    孤忘尘出了木屋,而寝眠殿的殿门也被门外的紫渲打开。

    殿门大开,魔尊踏尘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他之前的曳地长衫换成了束腰精简齐踝衫,衣衫款式也稍有变化,血纹绣出的魔龙恣意盘旋,墨色衣衫依旧是骨丝所织,殿内余晖洒落,他一身骨丝墨衣透着隐晦血泽。

    面带乌金魔龙面具挺身而行,他就像从地狱殿门内走出的魔神,一身血浸墨衣散发着浓浓的死亡之感。

    蒙小溅透过缝隙观看门外的一切,当看到对面的魔影时,心里瞬间生出一股惧意,内心随着这股惧意开始颤抖,好可怕的魔鬼气场。

    心里隐隐有点担心,担心孤忘尘会不会被这个魔鬼给杀了,伸手按住心门,暗中打气:孤忘尘我相信你。

    门外孤忘尘看着对面的魔尊,他张口一声吩咐:“香薰武音伺候爱妾,周序周舒,保护好爱妾,我去去就回。”说完他便飞身而起。

    魔尊见此那甘落后,不见他发功便见他飞身追去,他所过之处连空气都是冷的。

    二人一前一后分别消失而去。

    屋内蒙小溅破口大骂:“孤忘尘你个混蛋,谁是你的爱妾,等你回来我定饶不了你。”

    刚骂完门外就响起敲门声:“香薰武音前来伺候溅美人。”

    蒙小溅听后险些喷出一口老血。

    崇山峻岭翠绿环绕。

    随着残阳落下最后一丝余晖,大地便进入了夜间模式。

    孤忘尘和魔尊一路飞了不知几百里,一处孤峰上两人分别落下,两两相望火花四溅。

    孤忘尘刚突破正好需要陪练,魔尊如此有情有义他有怎会放过大好时机。

    感受着突破后自己充满韧性与活力的筋皮骨,意念一动,三条隐形筋脉便纷纷显现,经脉里奔流的磅礴灵力在不断叫嚣着:战、战、战……

    一股冲天战意由心而起,双臂挥动,灵力瞬间奔涌而出,顺着宣泄口灵气全部汇聚到双手之上。

    脚下生风,孤忘尘瞬间向魔尊开战。

    魔尊也不含糊,他体内内力通过意念转化,双手分别出现两把冰刃,手握冰刃直接和孤忘尘战在了一起。

    魔骨窟被各个门派称为魔教,就因他们与众不同,内力化做天地之物战斗,外人不通便会恶意中伤为魔。

    孤忘尘见魔尊一上来就开大招,他虽已经突破但却丝毫不曾马虎,手心灵力凝聚,意念一动灵力瞬间形成冰戟。

    魔尊冰刃袭来的一瞬,他舞动冰戟直接将其挡住,两器相交冰屑迸溅。

    一次碰撞便已是草木皆残,两人的战斗仍在继续,战斗的余威也还在扩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