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情魂_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 第25章 :情魂

第25章 :情魂

    房内蒙小溅进入了修炼状态,她意念中全是纯白色的斑点,那些斑点呆呆傻傻的,这次和之前不同,上一次的形容成有思维的人的话,这次的就是没有思维的木偶。

    意念对这些木偶放出善意的邀请,这些木偶没有思维的随波逐流向意念融来。

    这次的孤灵进入经脉后又有所不同了,它们被经脉的法诀炼化后竟然生出了灵智,它们就像是游子归家一般兴奋的在蒙小溅经脉里奔腾。

    随着这些灵力奔腾,蒙小溅感觉经脉里像是被挠痒痒一般舒服,这些灵力就像是按摩师,它们在经脉里来回按摩,敲敲打打揉揉捏捏。

    蒙小溅舒服的发出一声轻吟,轻吟过后她再次继续吸收意念中的白色斑点炼化。

    房门被无声无息的打开了,孤忘尘轻飘飘的来到床边,看着床上包裹的似粽子一般的人儿,她此时躺在自己的床上毫无防备的修炼着,若是自己心存恶念她瞬间便会丧命,她的防备意识太弱,心思也单纯到愚蠢,就是这份透明的单纯让自己屡屡饶她一命……

    在别人面前自己始终要戴着厚厚的面具,唯独在她面前不用,因为自己面具戴的再厚再完美她都能一眼识破,在她面前,自己戴着面具却像是没戴面具,可是在别人那里,自己不仅脸上要戴面具,甚至心里也要带上一张。

    孤忘尘仔细刻画了一遍蒙小溅的眉眼,她闭眼时少了许多灵动多了一些安稳,这样的她看起来很乖很乖。

    孤忘尘就这样一直看着蒙小溅,而蒙小溅则一直闭着眼睛。

    蒙小溅意念感知到孤忘尘来了,不过她并没有急着睁眼,第一是医魂正在和她说话,第二是因为不知睁眼后怎么面对孤忘尘。

    识海内医魂还在与蒙小溅唠嗑,他语气带着欣慰道:“你明白了就好,灵气本来样貌就是这样的,之前那是环境将它们改变了而已,其实你要吸收那些灵力反而是在为天地除害,那种被感染的灵气聚集时间久了就会形成恶灵,到时恶灵就会去残害人类,你说说你把它们吸收了是不是在除害。”

    蒙小溅被说的有些惭愧道:“那个,额,之前我不是不知道吗,谁上你不说清楚的。”

    医魂鄙视道:“好吧,是我没说清楚,往后修炼时的灵气我与窥魂都会吸走一部分用来恢复,提前给你说好,免得到时候又劳哩唠叨。”

    蒙小溅道:“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你们放心的用,你们要是恢复了那我才能变得牛逼,只要能恢复,灵气随便用。”

    医魂就知道蒙小溅不会这么大方,什么叫有我们她就牛逼了,怎么听怎么有种当苦力的感觉。

    震了震翠绿蝶翼,医魂说起她刚才提及的孤忘尘道:“你不是说想抱粗腿吗?既然想抱粗腿我就帮帮你好了,你去替那个什么王爷把把脉,我再随便给个疾病加身,到时候你就说只有你能治,这样粗腿还不自己来抱你。”

    这损招合蒙小溅的胃口,正想着怎么来点钱或着直接抱个有钱的粗腿,这样往后闯荡也就不怕没钱花,这招正合眼前情形。

    蒙小溅紧闭的眼睛突然睁开,她早将之前的尴尬抛去脑后了。

    睁眼看着观看自己孤忘尘,蒙小溅出声说道:“王爷,我能给你把个脉不?我以前学过一点医术,刚才你身体好像不对劲,我替你看看吧。”

    说完蒙小溅双眼放出诚恳的不能再诚恳的光。

    孤忘尘看着她那双假装诚恳的大眼道:“随你。”话落他坐上床沿伸出手来。

    蒙小溅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不可置信的看了看他的眼睛,他眼睛里是洞察一切的明晰。

    蒙小溅心知计划被识破,可是心里又不服输,咬了咬牙左手搭在孤忘尘的手腕上。

    孤忘尘好笑的看了看蒙小溅把脉的小手,左手把脉不足为奇,好笑的是她五根手指全不在脉搏的位置上。

    孤忘尘也不戳穿她,他就喜欢蒙小溅这种不会耍阴谋还故作一副高深的阴谋样,既滑稽又好笑。

    蒙小溅左手把着脉,脑海里医魂就跟着一边叙述,蒙小溅照着医魂的叙述一句一句道出。

    “体内中毒二十余载,此毒名为情魂,这种毒深埋灵魂之内,毒发为十八之龄,每次毒发需与女子交合,且女子不能为处子之身,处子之身不但不能救之,反而会加重体内情魂的毒素……”

    蒙小溅心想医魂可真会编,她只顾自己的脑活动,完全没有注意到孤忘尘在她话语下剧烈收缩的瞳孔。

    蒙小溅心里想着医魂编的真好,嘴中也继续复读道:“你中毒时日太长,并且一直压制至今,就你这纯阳之体毒素一旦发作必将一发不可收拾,额……”

    蒙小溅突然停了下来,她脑海中急忙呼喊医魂道:“编的差不多就行了,你编的太过了露馅了,人家都有八十多个小妾了,你怎么还编出他纯阳之体一说,人家估计孩子都一大堆了,完了完了,这么好的计划被你这么给编没了。”

    蒙小溅心里叹息不已,医魂却没有多少起伏道:“谁说我是编的。”

    蒙小溅吃惊出声道:“你什么意思?”

    孤忘尘一脸严肃,他本来等待蒙小溅再次往下说的,蒙小溅却突然问自己什么意思?不知她到底问的什么,只好张口询问道:“你想问什么?”

    蒙小溅见孤忘尘误会了,她赶紧开口道:“没什么,刚才脑子抽了下,我们继续。”

    手依然搭在孤忘尘的手腕上,蒙小溅意识对医魂道:“你说的是真的?”

    医魂回道:“句句属实,你跟着我接着往下说,你这个大腿他这次抱定了,除非他不想解毒,这情魂之毒这个世上怕只有我一人知道怎么解。”

    蒙小溅意念回复医魂道:“好,我听你的。”

    医魂在蒙小溅脑海里说着,蒙小溅就照样学着道:“这情魂之毒在你体内时日太久了,想要彻底根治只有一个办法。”

    孤忘尘听完冷声道:“说。”

    蒙小溅看他态度太差收回手坐在床上不高兴道:“想要治病就先要学会如何求人,你先求我一声再说。”

    孤忘尘看着蒙小溅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就来气,他从出生以来就只求过一次人,仅一次还是被狠心拒绝的,自此他的脑海中就再也没有求人二字。

    看着蒙小溅欠扁的模样,孤忘尘伸手在她额头使劲一弹,接着冷傲开口道:“我孤忘尘此生不求人,换个要求我可以试着考虑考虑,若是一心想要得寸进尺那你就不用说了。”

    蒙小溅伸手揉了揉被弹的额头,仰头看着他的疤颜,真想透过疤脸将他看个透彻。

    之前毒发的他和此时的他区别太大了,现在的他给人感觉很随和,虽然冷漠了些但是不像之前那个他让人害怕畏惧。

    蒙小溅放下揉过额头的手装可怜道:“我就是不喜欢你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而已,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我不愿意低你一等。”

    孤忘尘声音一惯的冷漠道:“然后呢。”

    蒙小溅偷瞄了一眼孤忘尘然后继续道:“我就是想有个身份,你不是王爷吗,随便下个什么命令让我变成你的义妹或着干女儿之类的不就成了,这个要求不难吧。”

    孤忘尘一口回绝道:“不行。”

    蒙小溅急道:“为什么不行,要是不给我个户口我就不给你解毒。”

    孤忘尘怪声道:“户口?你说的是衙门里存档的户籍?”

    “就是那个,普通户籍我可不接受,最低也得是个你侄女啥的。”蒙小溅雄赳赳气昂昂道。

    孤忘尘被蒙小溅义妹干女儿侄女之类的称呼说的心里很是不爽,语气也随着变的不悦道:“你难道只想与我有亲人之情吗?”

    蒙小溅点头道:“是啊,你堂堂王爷之尊,攀上你我不就一步登天了吗,你是答应了吗?”

    孤忘尘眼角划过一丝诡笑道:“好,我就答应你了,一会儿我就让人为你去办户籍,现在可以说说正事了吧。”

    蒙小溅听他答应了,嘴上高兴的喊道:“侄女见过叔叔,我现在就告知叔叔解毒之法。”

    孤忘尘一祛之前的冷漠,他没有做声回应蒙小溅的称喊,他避轻就重的笑道:“说吧,这情魂该如何解之。”

    蒙小溅随意坐到孤忘尘身边,接着在脑海中呼唤医魂继续,医魂在她脑海中说时她便跟着学道:“此毒藏于灵魂之中,灵魂不灭此毒不消……”

    “每次毒发情魂便会控制中毒之人寻人交合,除此之外情魂还有一个隐藏的连环毒,中毒之人若是将第一次给解毒之人,那么解毒之人便会控制中毒之人的情念,此刻便触发出隐藏的连环毒……”

    “中毒之人会因后续发作的连环毒被解毒人用感情控制,制作情魂的那个人最初就是为了得到心爱之人才研发的此毒,此毒名为情魂实则却是在夺魂,横刀夺爱中催生的产物罢了。”

    蒙小溅说完孤忘尘便陷入了深思,蒙小溅也在脑海里询问情魂的具体情况。

    医魂也给她细心的解释。

    原来这情魂是噬心镯前任主人的一个属下女将制造的,还是那狗血的属下暗恋主人的故事,最后阴谋败落,噬心镯的前任就将女将杀死,最后这情魂之毒便落入噬心镯前任的手中。

    这里为什么会有情魂之毒医魂心里也很纳闷,照他说噬心镯前任死后没人再知道情魂制作之法,可是这个世界怎么会出现的呢,难道真的是有人再次研制而出?这事确实听着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