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什么情况_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 第2章 :什么情况

第2章 :什么情况

    生命就是如此短暂,有时候说嗝儿屁就嗝儿屁了。

    时间流逝,一切都在发生着转变,这种转变中也许就隐藏着某个奇迹。

    蒙小溅再次有意识时,她发现自己处于一片黑暗之中,伴随黑暗的是无尽的枯腐之味,枯腐的味道让人难以呼吸。

    整个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压着,虽然不重可是却很不舒服。

    下意识伸手推开压在身上的东西,东西很乱,随着推动上面洒落下许多黑尘。

    黑尘呛得喉咙有些发痒,此时连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为了争夺更多的新鲜空气,只能不断的把身上的东西推走。

    蒙小溅一番胡推乱扫过后,眼前突然穿进一缕白光,白光让她久藏黑暗的眼睛有些恍惚,闭了闭眼再次向白光看去,那是太阳发出的光亮,亮白中透着淡淡的金色。

    看着这缕阳光她就像看到了希望一样,努力振臂将身上的东西扒开,入眼的是蔚蓝的天空,不远处甚至还飘着几朵纯净的白云。

    蒙小溅此时的第一想法就是自己没死,细细感受了一下身体,发现头里的闷痛消失了,身体也没有任何受伤的感觉。

    自己没死这个信息让她兴奋不已,看了看盖在身上的腐枝烂叶,她伸手先去扒拉,等身体上的杂物全部扒拉开后,她再次向下倒去,躺在腐烂的枝叶浅坑里,微微闭眼脑海里开始回想之前的事情。

    会展上自己被大射灯砸死了,可是死了怎么连棺材都没人给买一副,埋在这种腐枝烂叶里真的让人很不舒服,回去以后一定要好好问问,还有程轩表妹的那个得逞微笑是什么情况。

    蒙小溅还在不断乱想,突然一阵水响声从她脚下那边传来,听到水声她口中竟感觉干涩无比,喝口水润润嗓子的想法下她瞬间站起了身。

    入眼的确实是水,可是却是一个男人在放水,他一手握着小一手撩着玄紫长袍,微肿的某物不断飞洒着液体,液体落在枯叶上发出水响声。

    蒙小溅先是一愣,接着便直直向那个放水的东西看去。

    她已不是幼小的无知少女,那个喷洒液体的东西以前在**里可是见过一回的,既然都已经看见了那还不如再看个彻底些,就当是在看真人教材了。

    睁大眼睛仔细瞅着这个放水的家伙,比起**里的要白上许多,不仅如此,好像还要大上一些,毕竟以前只是在**里看过一回,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也如这般大。

    视线从放水的某物一路向上移去,入眼的是一身紫纹玄锦长袍,腰间系着暗紫星纹紧身腰带,外加一件半透玄紫魔纹披衫,如缎般的墨发长过腰部,上半长发被一个紫玉冕束起,紫玉冕中横叉着一根雕文紫玉喙发簪……

    最让人醒目的还是那张脸……

    他身高有一米九左右,这一身古色服装将他衬托的英气逼人,可唯独这张脸让人像是吃了一只苍蝇一般。

    他一脸火烧过后的红疤,疤痕满脸交错,鬼见了怕是都要退避三舍,这一张磕碜的疤脸上,一双暗紫瞳眸到是出众,幽光萦绕似要摄人心魄……

    大概是憋的时间太久了,这么长时间他竟然还没放完。

    蒙小溅低头拍了拍身上的黑灰,然后再次抬头看向面前的人,他的脸太过吓人,视线微挪看着他泛着些许红晕的耳垂道:“我说演员大哥,你还要多长时间能放完?”

    孤忘尘一张疤唇紧抿不语。

    见他不说话,蒙小溅心想这种场景确实不适合交流。

    悠哉转身,蒙小溅背对孤忘尘继续道:“你还是尿快些吧,就你脸上的妆容,哪怕你是李y峰我也认不出来,你不用害怕更不用害羞。”

    身后孤忘尘双眸含冰,此时他已经解决完了,一边整理衣衫一边冷眸死盯眼前之人。

    眼前这女人是傻的么,大胆观看男人私密之处不说,看完不走竟还不羞不臊的开腔搭语。

    整好衣衫,孤忘尘冷眸像是要在蒙小溅背上穿出两个冰窟窿一样开口道:“你竟知道我脸上有假?”

    话音落,他伸手就向蒙小溅的脖子隔空掐去。

    蒙小溅一直背身而立,她能明显感觉到身后男人的冰冷眼神,正要开口回话,突然脖子像是被什么东西掐住了,伸手去摸,脖子上什么都没有,可是脖子上的冰冷窒息感却是的的确确存在的。

    忍着窒息感蒙小溅努力转身,入眼是疤脸男伸手做出的掐喉动作,不明所以,她忍着脖子的无形束缚顿挫的问道:“我脖子上……是你搞得……鬼吗?”

    刚说完脖子上的勒感再次紧了紧。

    蒙小溅感觉大脑开始缺氧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自己刚活过来难道现在又要死了吗?脖子上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明明没有摸到,可是这要命的勒紧感又是怎么回事?

    还有眼前这个演员在搞什么鬼,他干嘛摆出掐人的动作……

    脑子更加眩晕了,脖子上的紧勒感依旧没有消失,此时连说话的空气都没有了,肺里缺氧哪里还有多余的空气可用。

    孤忘尘一直看着蒙小溅的变化,她一张精致的脸蛋此时憋的通红,眼神里没有他想要看出的信息,这双充满灵气的大眼里除了迷茫还是迷茫。

    自己从不杀无辜之人,尤其是羸弱的妇孺和女人,收回隔空发出的内力,孤忘尘双手放在背后,视线从蒙小溅脸上挪开道:“你走吧。”

    空气入腹,蒙小溅努力的大口呼吸,一边抚胸一边吸气的问道:“这位演员同志,刚才我脖子上的紧掐感是你搞出来的吧!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弄出来的,不就看了一下你的小弟吗,你至于这样吗?你刚才差点杀了我你知道吗,你刚才的行为已经触犯到了法律,这是故意伤害罪,你得赔我精神损失费,不然我就报警抓你,要是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你看。”

    蒙小溅一边怒瞪孤忘尘一边在衣裙下面的短裤里摸手机。

    一番摸索过后,脑中惊现两个字:没有。

    蒙小溅不信邪的继续摸,一番仔细摸索过后,心里终于确定了,没有,确实没有,难道自己死后被程轩掏走了,没有手机还怎么报警,眼前的男人要是不给钱,那自己要怎么回去,没有钱就没法坐车,难道要双腿走回去?

    扭头看一圈四周,除了山石就是树木,这里是哪?难道程轩把自己埋到自己老家的深山里了?

    蒙小溅傻愣的模样全部映入了孤忘尘的眼中,她说话时孤忘尘就回眼观察她的表情了,刚才还以为她是别人派来的探子,现在心里却认定她是一个傻子。

    言语混乱,胡话满篇,呆傻无知,难怪见了男人的密处都不知道害羞回避……

    蒙小溅甩去脑中的乱猜,接着双眼微微闪烁道:“看你是演员的份上我就不报警了,不过精神损失费还是要给的,给你打个一折,给一千块钱好了,要是连一千块都不给,那么不好意思了,你的头条新闻明天立刻布满整个络,哼哼,那个时候你就成了剧未红人先红。”

    双手环胸,蒙小溅做出一副走着瞧的模样。

    孤忘尘此时真的确信眼前这个女人是傻子了,满嘴胡诌大概只有鬼才能听得懂。

    收回身上散发的威压,孤忘尘转身向前走去,蒙小溅被他彻底给无视了。

    见他走了,蒙小溅赶紧迈步向他追去,钱没给,想跑没门。

    一边在身后跟着嘴里一边说教:“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好歹是个演员,一千块钱对你来说不是难事吧,你要是不给我我就跟着你一起去你剧组,然后将刚才之事告诉大家,我看你还怎么在剧组里混。”

    蒙小溅嘴上说脚步却不停,她步步紧跟,生怕眼前之人趁她不备溜走。

    孤忘尘本来打算放过蒙小溅的,可是她却得寸进尺,停下脚步,他突然转身,一双瞳眸再次泛起寒芒道:“还是杀了比较方便,你说呢?”

    他突然停下将蒙小溅吓了一跳,一起停止的同时就听到他冷不伶仃的一句话,不明白他要杀什么,蒙小溅随意点头道:“只要不杀我其他东西你想杀就杀。”

    孤忘尘的气场有点破功,这女人空有长相却没有脑子,自己这么明白的意思她都不懂,真是傻到家了,这种傻人留在世上怕也活不了多久吧,杀了她就当是帮她提前解脱了。

    孤忘尘右手伸出,他修长白皙的五指伸向蒙小溅白嫩的玉颈,手指轻轻握住她柔嫩的颈脖,刚要收紧,蒙小溅脑袋却突然一个旋转,然后迅速脱离了他的魔爪。

    连退好几步,蒙小溅一脸戒备的盯着孤忘尘道:“你要干嘛,杀人灭口吗?你眼里还有没有一点王法。”

    孤忘尘收回悬空的右手,他冷漠的看向几步开外的蒙小溅道:“呵~王法,在这里我就是王法,原来你不傻,之前也都是装出来的,如此就更留你不得。”

    话落他瞬间上前,只是一眨眼功夫,他便已经来到蒙小溅面前,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只要命的手。

    脖子又陷入了擒拿,空气再次被阻隔,脑子更是嗡嗡乱鸣,眼前这底是什么鬼?他怎么眨眼即来的,吊威亚也没这速度吧,难道这里是阴曹地府,自己现在待在阴曹地府里?眼前这人也是阴曹地府的无颜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