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子爷追妻记 > 第四百二十三章 迷惑

第四百二十三章 迷惑

    上等的羊脂玉本已罕见,如今偌大的一块儿,有一人高更是绝无仅有。

    好东西是个人都爱,太后面上官方的笑意,即刻便浓厚了,她道,“南离陛下有心了,还请使臣替哀家转达谢意!”

    话语之间,太后的眼神并未离开,那偌大的一个寿字。

    她浑浊的眸中,满意之色掩都掩不住。

    孝安帝见太后这样子,轻咳一声,道,“有劳使臣向南离陛下转达朕的谢意!”

    而后便是几个亲王,进献寿礼了,瑾亲王府准备的寿礼,颇让清卿觉得意外,是烟花!

    这一看便知,是萧恒准备的,因为别人不知道怎么制作!

    当那其貌不扬的一捆烟花,摆在大殿中央之时,太后面色变了变,众大臣的面色也变了变,甚至有人颇为鄙夷。

    偌大的瑾亲王府,富可敌国,竟然还会吝啬一件像样寿礼!

    细碎的嘀咕声,传入清卿的耳中,清卿起身,面上挂着完美得无懈可击的笑容,道,“此物,世所罕见,相信众位大人都没有见过,却是世子爷精心准备的,需到殿外,才能看出它的特别之处!”

    众人见出来说话之人是清卿,心中的鄙夷更甚,在这些迂腐的古人心中,清卿一个女子出来说话,实属不该!

    还妄自夸大这其貌不扬之物,就是更不该了!

    然而,清卿并不理会那些人,反正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说出来,有个高贵的身份就是好,即便是你看我不爽,也不能将我怎么样!

    此时,萧恒站了起来,一脸的冷肃恭敬道,“请皇伯伯和皇祖母移步殿外!”

    闻言,太后面上满是不悦,她道,“恒儿宠爱世子妃,哀家知道,但是不该与世子妃一起胡闹!”

    这句话似是在斥责萧恒,但事实上,是在斥责清卿。

    清卿刚要说话,便见萧恒再次拱手道,“这份寿礼是恒儿准备的,并非世子妃准备的,皇祖母若说是胡闹,也是恒儿胡闹,与世子妃无关!”

    太后见萧恒为了维护清卿,竟然敢反驳自己,心中愈加的厌恶清卿了。

    然而,还不待她再次开口,孝安帝便打圆场道,“既是如此,母后与儿臣便去殿外看看,若是没有什么惊喜,看朕如何罚你?”

    话落,孝安帝望着太后,太后轻抚着她手上的护甲,掩了掩面上不满的情绪,道,“皇上既是如此说了,那哀家便去看看,若是世子妃夸大其词,陛下一定要好好惩罚于她!”

    清卿闻言,暗暗翻了翻白眼儿,她只想说太后的心眼,未免太偏了吧?

    孝安帝明明是要惩罚萧恒,怎么到了她这里,便要惩罚自己了?

    孝安帝和太后都表态了,众大臣自是没有什么疑虑,跟在孝安帝身后,一起出了大殿。

    萧恒将烟花放在一处空地上,命人拿着火折子准备着。

    大部分人皆睁着好奇的眸子,等着惊喜的出现,然而就是有那个不和谐的,不知人群中的谁,冷嘲热讽的说了一句,“拿个火折子,就能点出花来不成?”

    清卿听了这话,是又好气又好笑,她很想说,就是拿了火折子,就能点出花来,那个花叫烟花!

    她莲步款款上前,站到了众人中间,卖关子道,“这东西稀罕的很,是世子爷不惜重金求来的,大家都退后些,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闻言,很多人都嗤之以鼻,但他们依旧跟着孝安帝的步伐,退后几步。

    清卿见拉开了安全距离,她嘴角勾着,拍手示意可以开始了。

    随即,烟花被点燃,咻咻咻的几声升入半空中。

    那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得胆小的大家闺秀,“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然而,她们的叫声,被淹没在烟花的爆炸声中。

    又是砰砰砰几声响,烟花在空中绽放出五颜六色的花束,花束中间还写了几个大字,“祝愿太后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如此美景,惊得众人久久不能回神,太后睁着她浑浊的眸子,满脸的惊奇!

    她活了这么大岁数,自认为身份高贵,见多识广,今日却有两件东西她没有见过!

    一件是如此大的一块羊脂玉,雕成的寿字。

    另外一个件,便是萧恒敬献的寿礼,这名叫烟花的东西,煞是好看,是她平生所未见的!

    不仅太后惊奇,在场所有的人均甚是惊奇,一波烟花落,又一波起。

    良久之后,砰砰砰的声响才停歇,不知是哪里传来的声音,“这名唤烟花的东西,我见过!”

    这浑厚的声音,在烟花刚歇的宁静中,尤其显得突兀!

    众人皆转过头来,望着说话的男子,这男子是右相府的公子,他见众人将目光齐齐聚在他身上,便道,“去年端午佳节之时,在鹤鸣湖中心的小岛上,本公子也曾见过此般绚烂的烟花,只是这个更精致些!”

    他这么一说,清卿便想起来了,去年端午之时,萧恒确实在那里,放过烟花给她看!

    萧恒点了点头,道,“屈公子好眼力!”

    孝安帝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望着萧恒,一脸的欣慰问道,“这东西从何而来?”

    萧恒扯了个谎道,“恒儿去年遇到了一个方外高人,从他那里得来的!”

    清卿闻言,翻了翻白眼,萧恒这明目张胆的欺君,不太好吧?!

    萧恒见她那表情,捏了捏她的手,眸中满是宠溺之色。

    此时,太后威严的声音中,带了一抹期待道,“那方外高人,如今身在何处?”

    清卿自从知道太后派人刺杀她,她就对太后极为反感。

    此时,见太后一副宝宝很想要的表情,她道,“那方外高人游走各国,如今身在何处,清卿与夫君也不知晓!”

    萧恒望着清卿,满眼写着孺子可教也!

    然而,太后的声音冷沉,怒道,“哀家在与世子爷说话,哪里轮得到你插嘴!”

    清卿此时又想翻白眼儿了,她握了握萧恒的手,问道,“夫君,适才卿儿说的是也不是?”

    萧恒眸光宠溺的点了点头,转向太后答道,“卿儿所说的,正是孙儿想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