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处置_世子爷追妻记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世子爷追妻记 > 第四百零九章 处置

第四百零九章 处置

    韩大夫人此时,哪里还顾及得了这些,她的女儿已经这样了,这一生都毁了!

    她什么要让萧漪好过?她偏不让她,她要把事情都抖出来!

    思及此,她指着萧漪的鼻子骂道,“都是你这小贱人挑唆的,若不是你说你有把握,让世子爷与柠儿成其好事,柠儿怎么会听你的,如今柠儿出了事,你休想撇清关系!”

    此话一出,犹如一个惊雷般,在众人耳畔炸开。

    众人惊愕地齐齐望向萧漪。

    萧漪依旧不肯承认,道,“夫人之言,漪儿不敢承认!”

    此时,轻悦的女声格外的动听,“原来事实竟是如此!早知四妹妹是个不安分的,没想到竟然如此不安分!都敢算计到世子爷的头上!”

    萧漪赶忙摇头,否认道,“我没有,不是我!大哥你不要听这个疯妇胡说八道!”

    话落,萧恒没有说话,清卿没有说话,王妃也没有说话。

    反而是韩大夫人说话了,她指着萧漪的鼻子道,“我是疯妇?本夫人这里可还有你给柠儿写的信!”

    清卿看着这一出狗咬狗,嘴角微微浮起笑意,就让她们互掐,掐到把所有事都抖出来才好!

    此时,自己是不是应该站出来加把火?

    思及此,她好奇道,“信件?什么信件?若是真有信件,我们便相信韩大夫人所言!”

    下一瞬,只见韩夫人在袖袋中掏了掏,果真掏出了一封信。

    但是她还没来得及递给王妃,便被萧漪抢了过去。

    萧漪不仅抢了过去,而且迅速将信纸撕碎。

    即便是,清卿想阻拦,也没能来得及!

    下一瞬,只闻萧漪疯了般,指着韩大夫人,尖利着嗓音道,“你不让我好过,咱们谁都别想好过!你不要忘了,当初在宫宴之上,是你和你的女儿,求我帮你们做伪证的!”

    清卿差点没拍手叫好了,对!就这么说!继续说!把你们之间肮脏的交易,全部都抖出来!

    她刚想到这里,便闻韩大夫人尖利的嘲讽声传来,“求你?我们可没有求你,我们是花钱买通你!堂堂瑾亲王府的姑娘,竟然会被一点点银两收买!”

    此时,清卿学着萧漪的声音,尖利的嗓音,道,“是你们!是你们给齐国公府大少奶奶下了麝香,她的胎儿才会保不住!”

    韩大夫人真的是被气疯了,她竟然连声音的来源,都没有分辨出,就兀自的认为是萧漪说的!

    清卿虽然学得像,但是还没有到,分辨不出来的地步!

    话落,韩大夫人接口道,“此事你尽管去说,齐国公府的姑娘,如今已然嫁到我韩国公府,三皇子还要倚仗太后的势力,即便是他们知道了此事,又能如何?”

    此时,萧一有些怔愣的望着清卿,她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手中已然没有任何底牌!

    此时的她就似是一个,随时待宰的羔羊般,没有人会怜惜她的势弱!

    韩大夫人说完,才意识到,适才之言不是出自萧漪之口!

    然而,她想收回,已然来不及了!

    清卿,轻拍着手掌,道,“四妹妹和韩大夫人,倒是让清卿等人看了一出好戏,原来当初冤枉清卿之事,是韩大夫人和韩姑娘做的,那麝香不知道是出自二位哪人之手?”

    韩大夫人眸光闪烁,没有接话,她只道,“天黑了,妾身该回府了!”

    刚刚让她走,她不走!

    如今她想走就走,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萧恒冷肃的声音响起,“韩大夫人想走,是否该先交代,是如何算计本世子的?”

    韩大夫人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即便是她将萧漪抖了出来,自己也难逃其咎!

    她急忙推脱道,“此事均是四姑娘所为,与我和柠儿无关,我和柠儿知道之时,四姑娘已然安排好,即便是我们不合作,四姑娘也会找其她人合作!”

    清卿真是被她的厚颜无耻气笑了,然而还不待她说话,便问萧恒的声音,再次传来,“既是如此,本世子只能派人送韩大夫人回府,顺便将今日之事,告知韩国公!”

    话落,便见韩大夫人面上慌张不已,此事若是韩国公知道,未免造人口舌,轻则重惩于她,重则说不好她会被休弃!

    然而,还不待她说话,便闻萧恒冷肃的声音再次响起,“来人!送韩大夫人回府,并将今日算计本世子之事,与当日在宫宴之上,栽赃世子妃之事,告知国公爷,请国公爷处置!”

    话落,不知从哪闪出来两个暗卫,直接压着韩大夫人便走,韩大夫人边走,还边喊道,“世子爷饶了妾身吧,妾身说,妾身都说!”

    然而,此时萧恒却没有心思再听!

    与其他一个晚辈去追究责任,不如告知韩国公,让韩国公给他一个交代!

    虽是明知韩国公会护短,但是韩国公也不得不顾及萧恒的身份,和瑾亲王府的势力!

    韩大夫人被送走了,剩下的就是萧漪了!

    萧漪毕竟是女眷,即便是算计萧恒,萧恒也不适合处置,是以王妃吩咐道,“将四姑娘拖出去,杖责三十,禁足半年!”

    萧漪本来就一心的怒气,此时她怎么肯服气,见有婆子来拉拽她,她挣扎着道,“母妃这是要报私仇吗?如此一点小事,便要杖责三十,母妃可还记得,漪儿是父王最宠爱的女儿?”

    话落,见王妃面上微微有些送到,她又乘胜追击道,“父王不会让母妃,处之了漪儿!”

    清卿却兀自觉得好笑,直到此时,萧漪还想将王爷搬出来,威胁王妃吗?

    难道她看不出来,在她一次一次的作死中,王爷对她已经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了吗?

    她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王爷最宠爱的女儿,她的认知,怕是还停留在一两年之前吧?

    思及此,清卿微微笑出了声,那笑声中极尽讽刺!

    笑过之后,她眸光幽幽的望着萧漪,一脸的真诚道,“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况且四妹妹只是一介庶女而已,如何打不得?”

    话落,萧恒冷肃的声音中,带了丝丝不耐烦,道,“拖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