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子爷追妻记 > 第三百四十六章 中毒(一)

第三百四十六章 中毒(一)

    清卿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再次望着适才的小丫鬟,满脸的急躁,道,“还不快去请大夫?”

    她见小丫鬟急匆匆的出了正厅,才转头望着王爷道,“父王,四妹妹怕是撞邪了,要不要请个法师来驱邪?”

    王爷久经战场,他根本不相信什么撞邪一说,直接斥责道,“休得胡言!”

    斥责声落下,清卿微微低下头,满脸的委屈,不甘道,“四妹妹说大嫂给你下毒,那敢问四妹妹,大嫂何时何地给你下的毒?”

    闻言,萧漪似是找到了突破口,厉声道,“就是在母妃院中,大嫂拿给漪儿的糕点中有毒!”

    卿卿闻言,一脸的严肃道,“糕点怎么会有毒?父王和母妃都吃了,父王中毒了吗?”

    话落,她一脸真诚的望着王爷,似是在询问。

    王爷有些语塞,他吃了同一盘糕点,他没中毒,王妃没中毒,单单萧漪中毒了,如何能指认,是糕点出了问题?

    见状,清卿又道,“父王不说,清卿也看得出来,父王没有中毒!”

    话落,她又一脸的紧张问道,“那母妃呢?”

    话音刚落,便闻一声淡漠的女声,自身后传来,“母妃在这里!”

    清卿回头,嘴角微微勾起笑意,王妃来了!帮她来证明,糕点没有毒了!

    心中虽是这么想的,但她一脸急切的回头,几步走到王妃面前,眸中满是焦急道,“母妃没有中毒?”

    王妃闻言,一脸的不解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母妃好好的怎么会中毒呢?”

    清卿微微低下头,满脸的委屈,解释道,“四妹妹说她中毒了,是卿儿早晨端到瑶光苑的糕点中有毒,卿儿担心母妃,是以才有此疑问。”

    王妃面上浮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望着清卿,道,“卿儿有心了,母妃并无任何不适!”

    王爷见状,眸中闪过复杂的光芒,他有多久没见过,王妃如此真诚温婉的笑意了?

    好像自从萧恒三岁之时,发生意外之后,王妃就再也没有,对自己那样笑过了!

    清卿清悦的女声,适时的响起,打破了王爷的沉思。

    “父王没有中毒,母妃也没有中毒,单单四妹妹口口声声称自己中毒了,指认清卿的糕点有毒,敢问是妹妹可有何凭证?”

    萧漪似是极力的忍受着巨大的痛楚般,面上有些扭曲,咬牙切齿道,“漪儿是与安儿吃的同一块糕点,漪儿既然中毒了,那安儿必定中毒!”

    闻言,王妃心中一惊,吩咐身旁的陈妈妈,道,“快回去看看小郡主!”

    清卿见王妃如此紧张,心中不由得一阵愧疚。

    她拦住王妃道,“母妃莫要着急,安儿本就是孩子,抵抗力不如四妹妹,四妹妹早已中毒,安儿若是也中毒了,早就显现出来了!”

    虽然王妃不知道,清卿口中的抵抗力是什么鬼,但是她相信清卿所说的话。

    她出来之时,还看过安儿和乐儿,两个小家伙睡得正香甜,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思及此,她心中稍安,稳了稳心神道,“卿儿说的也是这个理!”

    闻言,萧漪似是被踩了尾巴的猫般,面上再也没了楚楚可怜,而是一脸的穷凶极恶。

    她指着清卿的鼻子道,“一定是你!一定是你将解药给了安儿,安儿才没有发作!”

    清卿满脸的看怪物的神情,看着她,问道,“四妹妹口口声声说自己中了毒,敢问四妹妹,身子可是有何不适,或有何中毒的迹象?”

    萧漪指着清卿的鼻子,道,“本姑娘全身剧痛,就是你下的毒!”

    王爷闻言,冷峻的眉峰微皱,他似是才察觉到,萧漪这话有些胡搅蛮缠!

    因着他一直对清卿有成见,是以萧漪说是清卿下的毒,他便相信了,此时才发觉,好像有什么不对!

    他声音微冷道,“漪儿!不可胡闹!”

    闻言,萧漪面上万分委屈,明明是大嫂给她下了毒,她此时全身剧痛难忍,但是父王,都不相信她!

    都是因为大嫂那贱人,自从她进了门,王府就变得乌烟瘴气了,她和娘亲也没有地位了,如今在父王面前,地位竟然也大不如从前了!

    思及此,她尖利的嗓音喊道,“父王如今只疼安儿和乐儿,不疼漪儿了,漪儿中了毒,父王都不为漪儿讨回公道!”

    清卿闻言,一脸的焦急道,“漪儿你莫慌,等一会儿府医来了,一诊便知!”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清卿的话音刚落,便有一中年男子,背着药箱前来。

    中年男子见王爷和王妃,还有萧恒和清卿都在,赶紧躬身行礼。

    王爷冷峻的眉头蹙得紧紧的,不耐烦道,“行了行了,先给四姑娘看看!”

    此时,府医才将目光,投向一脸狰狞的萧漪,心中微微有些胆怯!

    他快速上前,即便是疼的萧漪鬼哭狼嚎,也要顾及男女大防,府医将一块丝帕,搭在萧漪的脉搏上,才开始诊脉。

    不过片刻的功夫,便皱起了额头。

    清卿见状,心中暗道不妙,不会出什么状况吧?

    按理说,她有自信,这个毒府医查不出来,因为是两种相克的食物所致,自己并未实际给萧漪下毒!

    不得不说,她的第六感挺准的。

    不过片刻的功夫,府医便缓缓起身,躬身禀道,“回王爷,四姑娘确实是中了奇毒!”

    王爷还没有说话,清卿便急切道,“是何奇毒,可有解法?”

    萧漪见她那猫哭耗子,假慈悲的样子,心中没由来的不爽,怒斥道,“大嫂下的毒,难道大嫂不知道是何毒吗?”

    清卿无奈的摊了摊手,转向萧漪道,“四妹妹怕是冤枉大嫂成瘾了吧?四妹妹难道不记得,自己做假证,冤枉大嫂,被陛下重责过两次吗?如今还在信口雌黄?!”

    闻言,萧漪更委屈了,她梨花带雨的扑向王爷,哭诉道,“父王!大嫂平日在府中,就是如此欺负漪儿的,幸好父王已然回京,若是再迟一些,漪儿恐怕已成一堆白骨!”

    清卿闻言,真想翻翻白眼儿,她说的可真够严重的,自己何时欺负她的?

    心中虽是这么想的,但她知道,此时不是斗嘴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