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胎记_世子爷追妻记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世子爷追妻记 > 第三百四十章 胎记

第三百四十章 胎记

    原来瑾亲王世子妃,真的是南离的安乐郡主,那为何她又会是永安侯的女儿?

    思及此,孝安帝一脸严肃的望着永安侯,斥责道,“永安侯!此事你如何解释?”

    永安侯此时的脸色,真是比吃了一千只苍蝇还难看,他能怎么解释?他只能死咬着!

    他躬身上前,抹抹额头上的冷汗道,“陛下明察,微臣确实有一对孪生女儿!”

    话到此处,他便住了嘴不说了,因为说的多,错的多,他只要一口咬定,林清颜有一个孪生姐妹,即便是那人不是瑾亲王世子妃,那最多自己也就是没有查明真相,也不会担上欺君的罪责,连累侯府满门。

    孝安帝闻言,冷哼一声,指责道,“当初你不是信誓旦旦的说,瑾亲王世子妃就是你的女儿吗?如今南离使臣怎会又指认她是南离的郡主?”

    永安侯额头上的冷汗,大滴大滴的往下落,他真想回一句,我哪知道?!

    只是他不敢,他微微抬头,用求助的目光,望向萧恒。

    萧恒此时的脸色,比永安侯好看不到哪去。

    萧恒也是万万没想到,那手镯会有机关,要知道他可是检查了无数次,都没有发现,不知那玄承泽是如何做到的?

    他心中暗暗懊悔,自己亲手把证据送到了对方手上!

    萧恒轻咳一声,道,“即便是手镯有记号,但光凭一个手镯,又怎能证明,世子妃便是南离安乐郡主?”

    “当时,林大少爷救世子妃回永安侯府之时,世子妃已然失忆,在她恢复记忆之前,她是南离安乐郡主,还是永安侯之女林清卿,谁也不能妄下断论!”

    萧恒这样是公然的耍流氓,事实摆在眼前又如何,现在人在他手上,他就是不承认,你们能怎么样?

    闻言,玄承泽一脸的黑线,他没想到,堂堂瑾亲王世子,竟然耍赖!

    他无奈再次出声,道,“世子爷此话,在下不敢苟同,如今证据确凿,难道世子爷也还想扣押我国郡主不成?”

    萧恒一脸的镇静,再次强调,“即便这手镯是南离曜王妃的,即便这手镯在世子妃身上,也不能证明,世子妃便是安乐郡主!”

    萧恒这公然耍赖,耍得好!耍得南离使臣语塞!

    正在众使臣交头接耳之际,萧恒醇厚的声音再次传来,“使臣可知,世子妃身上可有胎记?”

    闻言,众使臣面面相觑,他们未听说过,郡主身上有任何胎记。

    他们只听说过,郡主出生之时,漫天遍地霞光,绘成锦绣山河,护国寺大师曾断言,郡主会为南离带来百年和平。

    可如今这情况,郡主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嫁给了杀害曜王爷之人的儿子,而且还受了蛊惑,不承认自己的身份,又哪里来的百年和平?

    众使臣将目光齐聚玄承泽身上,这里就只有他与安乐郡主最熟识,也就只有他可能知道。

    然而这齐刷刷的动作,却深深的刺痛了萧恒的心。

    据卫星传来的消息,这个玄承泽是清卿的未婚夫婿,而且清卿当初遇袭,貌似也与征西将军府也有关,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关系。

    去年,也是征西将军府之人,来京都欲劫走清卿,他现在怎么看玄承泽,都有一种按捺不住的想杀人的冲动。

    尤其是一说到,清卿身上有没有胎记之事,众使臣皆等着他回答的样子,让萧恒心中堵了一口气!

    玄承泽一脸的看我也没用的神情,开口道,“郡主身上并没有胎记!”

    此话一出,萧恒心中更郁结了,这人简直比楚子烁都可恨,楚子烁也就是爱慕清卿,整天清卿走到哪,他跟到哪,但一直没有什么越矩行为。

    这玄承泽竟然连清卿身上,没有胎记都知道,思及此,他握着清卿的大掌紧了紧,清卿吃痛,闷哼了一声。

    萧恒缓缓出了口长气,冷声道,“世子妃手臂上有胎记!”

    话罢,他执起清卿手臂,微微掀了掀衣袖,便见一块闪电形的胎记,静静的印在她手臂外侧。

    这胎记是当时糊弄孝安帝时,卫杨弄上去的,没想打这会儿却派上用场了。

    玄承泽瞳眸一缩,他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变故。

    看看清卿那张惨不忍睹的脸,再看看这胎记,怕是萧恒早有准备,就算是他提出验看胎记,恐怕也验不出什么来。

    他长长的出了口气,还是他急功近利了,若想将安乐郡主带回南离,还是要让她愿意承认自己的身份,看来这事要从长计议了。

    南离使臣终究还是没能认回清卿,一个好好的宫宴,在各种枪林弹雨中结束。

    转眼月挂中空,马车缓缓行驶在青石马路上。

    清卿素手掀着车帘,静静的凝视着,宁静的夜晚下倾洒着月华的街道。

    说来也是可笑,平日里,与自己无关的那些事,那些人总是喜欢往自己身上扯。

    如今,说到自己身份的事,一整晚都不需要自己说一句话,而是萧恒全权为自己挡了回去。

    片刻之后,萧恒醇厚的男声,打断她的思绪,“卿儿,你在想什么?”

    清卿没有回头,而是缓缓趴在车窗上,只留给萧何一个后脑勺。

    她清灵灵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夜晚的街道,宁静的声音带了一丝悠远,“与你无关!”

    萧恒忘性好,他们下午才吵过架,这会儿就关心她在想什么了,但是她忘性不好,她还记得萧恒才禁过她的足。

    萧恒目光幽幽,望着清卿的后脑勺,似是要望出一个洞来,良久之后,才叹了口气,转过脸来,没有再说什么。

    今日南离使臣虽然没有得逞,但他们不会善罢甘休,而清卿的身世,怕是要在京都之内,掀起一场轩然大波,弄不好永安侯府也会受到牵累。

    清卿微微叹了口气,看孝安帝那样子,估计父亲的日子好过不了。

    她越想越觉得烦躁,穿越成她这么麻烦的,也是没谁了。

    如今眼前那些破事儿,弄得他焦头烂额。

    在外,有南黎国使臣,欲带她回南黎,在内,有瑾亲王府内一摊子破事儿,别人也就算了,还有一个对萧恒虎视眈眈的林清颜,真是愁死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