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子爷追妻记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坠崖(二)

第二百八十六章 坠崖(二)

    昭静脚一着地,便手抚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这边昭静安全了,清颜那边,树杈又是咔嚓的一声,她还来不及跃上去,树枝便断裂,她整个人失重,再次向下坠去。

    卫昭惊呼一声,“世子妃!”

    他还没来得及再次跃下,便见清颜双手抓着崖壁,下坠的趋势减缓,崖壁之上留下两道血痕。

    然而,虽是减缓,却没有停止,清颜十指之上均是血迹,身子还在持续下落。

    说时迟那时快,崖上有一似是绳索之物飘下,她急忙用手抓住,缓解了下坠的趋势。

    崖上,卫冬和挽月在前,疏影和双儿在后,绳索突然有了重量。

    猝不及防之下,巨大的冲击力作用下,卫冬拉着被向崖边扯了两步,他急道,“快拉住!”

    见状,挽月迅速抓住绳索,身后疏影和双儿也上前帮忙,一下一下的往上拉。

    清颜此时,双手血肉模糊,但依旧不得不忍着钻心的疼痛,紧紧的抓住绳索。

    手上疼也就算了,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举目向崖顶望去。

    就在此时,刚刚卫冬一个踉跄,脚下蹬落的碎石,刚好坠下,好巧不巧的正中清颜的额心。

    猛烈的撞击之下,她手中一松,又要坠落,幸好及时反应过来,再次抓紧了绳索。

    她心中一万只羊驼奔腾而过,真是人倒起霉来,喝凉水都塞牙缝。

    眼见清颜被拉起,卫昭高高提起的心才落下。

    他道,“世子妃您先上去,属下和郡主在这里很安全!”

    清颜点了点头,此时,她意识微微有些恍惚,脑海中不断有片段闪过,但又连接不到一起。

    她轻轻摇摇头,赶走脑海中的想法,生死攸关的时刻,自己真是佩服自己,还有心思走神!

    良久之后,清颜双腿才着地,着地的一瞬间,便腿软的堆了下去,幸好挽月和疏影一左一右的扶住了。

    “世子妃,奴婢扶您到那边去坐坐!”

    清颜点了点头,回头吩咐道,“快将郡主和卫昭拉上来!”

    清颜与疏影并排而坐,她的头靠在疏影的肩上,口中喘着粗气,可吓死她了,腿好软,不止腿软,全身都软!

    疏影一脸的心疼,手中不住的为清颜擦着额头上血迹,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带着浓浓的鼻音道,“怎么弄成这样子?全身上下都是伤!”

    清颜翻了翻白眼,她是跳崖好不好,能活着回来,已经是阎王爷开恩了,还妄想不受伤。

    再说了,她也没全身是伤,只是伤在手上和额头上,露在外面,看起来很严重的样子。

    这点伤,比之前几次受的伤,可轻多了!

    又过了良久,昭静郡主和卫昭陆续被拉了上来。

    卫昭还好,身为暗卫,见惯了生死。

    昭静就不同了,她顾不得形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可吓死她了。

    刚刚冲动的劲头过去,此刻她才知道害怕,怎么就跳崖了呢?果真冲动是魔鬼啊!

    幸好……幸好没事,否则母妃还不得伤心死啊。

    清颜身为长嫂,本该去安抚昭静,但是此时,她也没心思理会昭静了,直接吩咐疏影,“扶我起来,回府!”

    清颜还没起来,卫冬便抱着衣服前来。

    直到此刻,清颜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挽月、疏影等人,均只穿着里衣。

    咦?衣服捏?她们明明是穿着衣服来的呀?

    她嘴角扯着,目光缓缓落到地上,拉她们上来的绳子上了。

    嗯,她猜得不错,绳子不够长,她们脱了衣服,接上了!

    她心中动容,真是为了救自己,连名节都不要了。

    几人迅速穿好衣衫,卫冬还贴心的为挽月披上了披风,这动作,得挽月一头的黑线。

    她身为冷血暗卫,还从来没被人这样照顾过。

    况且对方还是个男子,那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男子,那个危难关头丢下她和世子妃,带着郡主跑了,让她恨得牙根痒痒的男子。

    正在挽月走神之际,卫冬还贴心的说着,“披好,别着凉!”

    挽月一把扯过他手中正在打结的带子,没好气道,“你给我躲远点儿!”

    卫冬手僵在半空中,这是怎么的了,刚刚还好好的,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翻脸了!

    他心中叹息,女人啊!果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啊!没办法啊,自己就是喜欢啊!

    看完挽月,再看卫昭,卫昭更贴心,直接拿着外衫,帮疏影穿起衣服来了!

    清颜很想说一句,说好的冷血暗卫呢?怎么一个个都成媳妇奴了?

    她怎么不想想自己,说好的高冷世子呢?怎么对她俯首称臣了呢?

    清颜心中啧啧,虐的一手好狗啊,撒的好大一拨狗粮啊!

    我们是不是应该抬头,张嘴去接?!吃饱了,好有力气下山!

    疏影见清颜眸中满是戏谑的望着她,面上有些羞赧,推开卫昭,边系着带子,边往清颜身边走。

    清颜依旧坐在地上,面上是一副,瞧了一场好戏的表情,道,“啧啧,我都羡慕啊!”

    疏影闻言,羞不自胜,她面上迅速爬上红霞,跺着脚,嗔道,“世子妃……”

    这样皮一下,清颜很开心,腿也不那么软了。

    疏影和挽月一边一个,扶着她,来到昭静面前。

    昭静坐在地上,双儿在一旁安抚,她眸中惊惧之色,还没有退去。

    清颜刚欲开口,便有一男子冲了过来。

    那男子头束玉冠,锦衣华服,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靖北候世子章明哲。

    章明哲扶起地上的昭静,轻声软语道,“表妹你怎么了?怎么坐在地上?”

    昭静微微摇了摇头,依旧是满眼的惊惧,似是惊魂未定!

    清颜嘴角勉强勾起一抹笑意,只是笑意还未绽放,便僵住了,因为她看见章明哲身后跟着之人了,是……楚子烁!

    不仅清颜看见了,昭静也看见了。

    她眸中惊惧转为忧虑,美眸之中,迅速浮起水雾,赶紧推开章明哲,背过身去。

    章明哲见状,又绕到昭静面前,语中满满的担忧,“表妹,你怎么了?”

    身后的楚子烁,望着清颜狼狈不堪的样子,眸中满是心疼,却又语塞的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