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子爷追妻记 > 第二百七十八章 捉奸在床

第二百七十八章 捉奸在床

    清颜用力的点了点头,才缓缓的舒了口气,展颜轻笑,道,“谢谢祖母!”

    清颜这边好说歹说,终于将老夫人安抚下来了。

    那边媒婆刚出了松涛苑,便被林健与楚子烁拉走了。

    林健塞了鼓鼓一荷包的银子,嘱咐媒婆,侯府没有去请,她暂时不要上门,更不要去帮他提亲!

    媒婆乐得白收银两,眉开眼笑的扭着她肥胖的腰肢,离开了。

    楚子烁与林健在凉亭中,下了两盘棋的功夫,清颜便将老夫人安抚好了。

    林健望着楚子烁,心中微叹,这小伙子真心不错。

    若是清颜的孪生姐姐没有丢,他与世子爷也不用抢得头破血流,如今两个都是自己妹夫。

    思及此,他望了望不远处,林清婉与林清雅姐妹,又回眸望了望楚子烁,得出一个结论,年龄不合适!

    喝了两杯茶,跟老夫人与三太太聊了些家常,无非是聊些,在王府过得好不好之类的。

    清颜觉得,自从自己变成嫡女之后,老夫人对自己好了不少,打心底里的关怀,让她心中觉得暖暖的!

    三太太送清颜出府,边走还边拍着她的手,拉着家常。

    少顷,三太太一脸为难道,“颜儿,三婶有件事要麻烦你!”

    清颜眸中闪烁着流光溢彩,绝美的容颜,在阳光下度上了金色的光芒,显得尤其的耀眼。

    她轻笑着问道,“什么事?”

    三太太依旧是一脸的为难,委婉道,“本来三婶是不想麻烦你的,只是你三叔年岁不小了,连年外放。”

    说到这里,三太太小意的望了望清颜的神色,继续道,“还有你三叔的姨娘莫姨娘,如今已年迈,跟着你三叔在任上,不肯回京!”

    清颜会意,柔声问道,“三叔想调回京都?”

    三太太点了点头,又道,“如今刑部有了空缺,三婶娘家人,也帮不上什么忙,刑部侍郎的位置,争抢之人甚多,虽有侯爷帮忙,终归是不保险,这才来求你!”

    清颜微嗔道,“三婶这是说的什么话?不过是让世子爷帮忙说句话!”

    “只是刑部事忙,三叔若是接了刑部侍郎的位置,恐怕不能时常陪三婶。“

    三太太轻轻摇了摇头,“只要能回京就好,回京了,有你爹在,也能帮衬你三叔。”

    清颜点了点头,疑惑问道,“三叔当年是武状元出身,在京都有大把的机会,为何要去外地任职?”

    三太太闻言,叹了口气,道,“都是陈年旧事了,当年你三叔是兄弟几个中,武功最好的,他没有上战场。”

    “当年,你祖父和你二叔相继战死沙场,你爹继承了侯府,你祖母先丧子又丧夫,迁怒于你三叔和你三叔的姨娘……”

    话到此处,清颜便明了了,也不多问,只道,“如今祖母年纪大了,想必也不会再介怀,三婶放心,三叔想回京,世子爷定会帮忙。”

    三太太得了清颜的允诺,才忧虑尽去,眉开眼笑。

    不过片刻,二人便行至凉亭,三太太知道清颜与林健有话说,很识趣的道,“让健儿送你,三婶就先回去了!”

    清颜笑着目送三太太离开。

    林健和楚子烁迎了上来,清颜俏皮的眨了眨眼,“睿之,大哥!”

    随即,眸光望着林健,道,“大哥,祖母只给一个月的时间,你要加油哦!”

    林健点了点头,给她一记安心的笑容,“大哥不会让你白跑一趟的!”

    说话间,几人便到了侯府门口,清颜上了马车,林清婉与林清雅,依依不舍的道别。

    楚子烁一脸的温润,望着从马车中探出头的清颜,满眼的不舍,柔声道,“世子妃,我送你回去!”

    清颜嘴角含着浅笑,还没有答话,便闻一声冷肃的声音传来,“不劳楚大少爷!”

    清颜一惊,突然有一种约小情人,被抓到的感觉,她心虚的探头,望向车后。

    便见萧恒一脸的冷肃,满眼的捉奸在床的伤感。

    她心中一滞,轻唤出声,“夫君!你来了……”

    面对清颜眸中的流光溢彩,以及朱唇中跳跃出的夫君二字,楚子烁控制不住的心痛。

    他勉强扯出一抹笑意,道,“既然世子爷来了,在下便先行离开了。”

    楚子烁孤寂的背影,在夕阳的照余晖下拉得老长,愈显形单影只。

    身后林清雅的面色变了几变,眸中难掩的一抹失落。

    那一抹失落,好巧不巧的被回眸的清颜捕捉到。

    清颜心中一惊,联想之前林清雅的表现,不难猜出林清雅心中的想法。

    萧恒一脸臭臭的,钻进了马车,满脸写着宝宝不开心了。

    马车汩汩而行,清颜倚在小榻上,萧恒端坐着,幽深的黑眸凝视着她。

    她有些心慌,萧恒的瞳眸,如两个黑洞般,将她的思绪全部吸了进去。

    她轻唤一声,“萧恒……”

    “嗯?”

    随即是微微迟疑的女声,“你……生气了?”

    “没有!”

    清颜低下头,小声嘀咕着,“那你别用你那两个黑洞,这么看着我……”

    萧恒俊眉蹙得紧紧的,“黑洞”是什么鬼?

    清颜看懂了他的表情,心虚道,“你别那么看着我……”

    “马车内就咱们两个人,不看你看谁?”

    萧恒一出口,就似喷着冰碴子,还口是心非的说自己没生气!

    嗯!也对,没生气,是吃醋了!

    清颜没有说话,片刻之后,萧恒问道,“你跟楚大少爷何时相识的?”

    清颜脑海中警铃大作,暗问,他不会是发现什么了吧?

    随即,讪讪的笑着,轻声道,“去年的这个时候!”

    闻言,萧恒的眉毛拧的更紧了,他语带严肃的道,“本世子怎么觉得,你们好像相识多年了?”

    萧恒话落,清颜惊得嘴都瓢了,她结巴道,“怎……怎么可能?清颜一直南离……生活……”

    “啊呸!一直在南离国生活,怎么会认识楚大少爷呢?”

    萧恒见她那欲盖弥彰的样子,心中一紧,语气沉了沉,再次问道,“究竟何时相识的?”

    清颜一口咬定,“就是去年的这个时候!”

    萧恒眸中,一抹失望闪过,他没有再追问,只道,“你什么时候想说了,为夫洗耳恭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