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荷包VS肚兜_世子爷追妻记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世子爷追妻记 > 第二百四十七章 荷包VS肚兜

第二百四十七章 荷包VS肚兜

    尔,清颜似是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孩子呢?”

    “奶娘带着睡觉呢!”

    “嗯!”

    话罢,她犹豫了一下,略带些鼻音问道,“碧柳……”

    “碧柳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清颜这才放下心,幸好碧柳没事,否则自己的孩子,岂不是一出生便背上了人命!

    她缓缓舒了口气,“铃香……”

    萧恒眸中一抹杀机一闪而逝,“关起来了,那忘义背主的丫鬟,明日为夫替你审问清楚,再行处置。”

    “你审问清楚,要怎么处置我自己来。”

    “嗯!”

    随后萧恒与清颜说着边关之事。

    你一句,我一句,说着说着,萧恒感觉到怀中之人越来越沉,低头一看方才察觉,自己说的太投入,她竟然睡着了。

    萧恒轻轻将人放平,掖好被角,自己则躺在床边。

    片刻之后,两道均匀绵长的呼吸声传来。

    翌日,清颜正半倚着,靠在绣着海棠花的大迎枕上。

    两个奶娘抱着两个小团子进来,清颜伸手接过一个,另一个奶娘抱着另一个,也凑到了旁边。

    两个小家伙睁着好奇的大眼睛,打量着这个新奇的世界。

    她们两个长得很像,完全傻傻分不清楚。

    清颜望着疏影,吩咐道,“将我绣好的肚兜拿来。”

    疏影嘴角抽着,脚步就是抬不起来,清颜望着她,清灵灵的大眼睛满含笑意,似是在催促。

    疏影摇了摇头,满眼的无奈,一步三回头的出了屋子。

    清颜笑意盈盈的一会儿摸一下这个,一下摸一下那个,两个小团子,皮肤好嫩,手感好好,喜欢的简直不要不要的。

    片刻之后,疏影拿着两个大红色的肚兜,递给了清颜。

    清颜嘴角勾起柔和的笑意,抬起纤纤素手接了过来,展开看了看,满意的在两个小团子身上比了比。

    嗯,大小刚刚好,清颜自顾自的比划着,一旁的两个奶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嘴角猛烈的抽着。

    世子妃的绣工……可真是……了得!勉强能看得出来,绣的是什么东西。

    本来清颜只绣了一个莲花的小肚兜,自从知道了肚子中是两个小团子之后,她就又绣了一个莲叶的小肚兜。

    不能厚此薄彼了,她心中期盼的是一儿一女,莲叶的给男孩,莲花的给女孩,现在是两个女儿,就随意了。

    正在清颜满意的笑着的时候,萧恒迈步进来。

    他眸光幽幽的望着床上的两小一大,嘴角勾起幸福的笑意。

    轻声问道,“你绣的?”

    清颜自豪的“嗯!”了一声,眸带期盼的望着萧恒。

    正当众人以为萧恒会嗤之以鼻的时候,她说的话却让人大跌眼镜,只闻他欣慰道,“嗯,有进步!”

    清颜笑嘻嘻的,小尾巴都翘了起来。

    随即,便见萧恒从怀中掏出一个荷包,递给了她。

    清颜嘴角扯着,这荷包不是她绣的第一个吗?只有一片莲叶的那个荷包!

    后来自己和碧柳还好一通翻找呢,竟然是被萧恒拿走了,谁能告诉她,是什么时候拿走的?

    奶娘和一众的丫鬟,见萧恒拿出来的红包,嘴角抽了抽,心道,世子妃给两位小小姐绣的肚兜,果真比给世子爷绣的荷包好多了!

    清颜捏了捏荷包,这荷包里有东西。

    清颜将荷包中的东西,倒了出来,是……金簪!还是女人的金簪……

    她满眼疑惑的望着萧恒,此时萧恒也正眸光幽幽的望着她,她轻咳一声问道,“给我的?”

    萧恒抬手扶额,自己带在身边,如珍如宝的东西,她竟然忘记了!

    萧恒轻咳一声,疏影小声提示道,“世子妃,这是您的金簪!”

    清颜挠挠头,努力的想了想,才恍然大悟道,“哦!我想起来了!”

    萧恒脸色黑黑的,这人真是的,说她忘性好吧,记仇的时候比谁记得都清楚,轮到给自己的东西,怎么就记不住呢?

    清颜见萧恒这个样子,尴尬挠了挠头,嘴角浮起一抹笑意。

    奶娘见二人之间气氛有些微妙,麻溜的抱着小团子离开了,临走之时,还将一脸的懵懂的疏影拉走了。

    萧恒轻捏着清颜的下颚,眸中威胁的意味甚浓,“忘记了?”

    清颜微微有些尴尬,“记……记得!”

    萧恒饶有趣味的,望着近在咫尺的绝美容颜,嘴角勾起坏坏的弧度,“记得?那日我们做了什么?”

    清颜闻言,略显苍白的小脸上染上烟霞,巴拉开萧恒钳着自己下颚的大手,转过脸去,不理他了。

    萧恒伸手掰过她的脸,在她的朱唇上亲吻一下。

    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她手中的荷包拿了过来。

    待到清颜回过神来之时,萧恒已然再次将荷包揣入怀中。

    清颜觉得,自己好像是上当了,他不是想亲自己,他是想拿回荷包。

    九个月没见,亏得适才自己还那么紧张,突然有一种被欺骗了感觉。

    刚想到这里,又闻戏谑的声音响起,“怎么了?失望了!”

    清颜白了他一眼,哪有?自己哪里有失望?

    下一瞬,萧恒略微湿润的唇瓣覆了上来。

    片刻之后,“啊”的一声尖叫声响起,萧恒心不甘情不愿,脸色臭臭的离开了清颜的樱唇。

    随即,转过脸来,眸光不善的望着正在捂着脸的疏影。

    疏影指尖漏了缝隙,见萧恒回了头,缓缓放下双手,满脸羞红,支支吾吾道,“铃香死了!”

    清颜闻言面上的娇红,转为震惊。

    萧恒面上却看不出丝毫波澜,他点点头,示意疏影继续说。

    “适才守门的婆子听到里面有声音,推门进去才发现的,铃香是自己撞墙自杀的!”

    清颜追问道,“自己撞墙?撞墙之前可见过什么人?”

    疏影摇摇头回道,“只见过送饭的小丫鬟!”

    清颜微微思量,“去查清楚,从她被抓到撞墙,都见过什么人?”

    吩咐完,清颜望着萧恒。

    萧恒觉得他们之间的默契越来越好了,一个眼神他就知道她的意思,随即回道,“嗯,我去看看!”

    萧恒走后,清颜陷入了深思,铃香很老实,平时也没有铃玉那样活分,祖母给的陪嫁丫鬟,自然是挑的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