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切磋_世子爷追妻记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世子爷追妻记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切磋

第二百三十九章 切磋

    说是其他姑娘打昭静一个,也不切实际。

    昭静是郡主,府中的庶女,除了李侧妃生的大姑娘萧湄和四姑娘萧漪,其他庶女是没有人敢惹昭静的。

    只是其他人不敢打昭静,但是她们上前拉架,总是没有错的。

    对!清颜想的没错,她们不能动手打,但是她们可以拉偏架!

    待到清颜到瑶光苑之时,昭静她们早就打完了。

    即便是这样,昭静郡主也没有吃亏,因为昭静有暗卫,其他人没有!

    说起昭静的暗卫,李侧妃还因此事,找王爷闹过。

    王爷只有一句话,昭静的暗卫是世子给的,让她去跟世子要!

    李侧妃因为这个,生了好久的气,一见王妃和昭静便像见了仇人般。

    昭静虽然手上有暗卫,但她从来没有仗势找其他姐妹的茬子。

    今日之事,起因多少还与清颜有些关系。

    王府内的姑娘们都知道,清颜和昭静与韶颜阁有关系。

    清颜在韶颜阁还没有开张之时,便能弄到韶颜阁的东西作为见面礼。

    至于昭静,韶颜阁搬出褚玉阁,开张那天是昭静郡主去剪彩的,关系更是不一般。

    她们心中清楚,二人定是跟韶颜阁幕后老板有交情的,但是不知道韶颜阁就是清颜的。

    或许可以说,在她们眼中,清颜不过是,区区的一个侯府庶女,韶颜阁这种高大上,外加奢侈得霸气侧漏的高档护肤品,跟她完全不沾边儿的。

    是以,他们根本想都不会去想,韶颜阁就是清颜的。

    清颜怀有身孕,王妃不让任何人去墨竹轩烦她。

    然而,现在是年底,京都之内的大家闺秀和贵夫人,这几日尤其的多,韶颜阁的东西她们都抢不上。

    有姑娘觉得,清颜的便宜比昭静的便宜好占,去了几次墨竹轩均被挡了回来。

    是以,她们将主意打到了昭静的头上。

    昭静郡主还好奇呢,连续几日,早晨请安,几位姑娘均在母妃的院中,齐刷刷的坐着,整齐的似是在开会。

    昨日继几位姑娘陆续暗示,想通过她拿些韶颜阁的护肤品,她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几日的反常。

    她也知道,如今韶颜阁的东西千金难求,府中姐妹想走她的后门,也无可厚非。

    关键是,几位姑娘上到大姑娘,下到六姑娘,似是商量好的全没有给银两,这她也就忍了,她是郡主是王爷的嫡女,照拂府中的庶姐庶妹也属应该。

    千不该万不该,有些姑娘们不该得寸进尺,比如大姑娘和四姑娘,昨日给她们每人送了一套护肤品,今日竟然列出了单子,跟自己索要!

    自己又不是开慈善堂的,怎么可能,他们想要多少给多少?想要什么给什么呢?

    就因为这点吵了起来,萧漪还说她与大嫂均是自私自利的人。

    府中有名医,大嫂不让名医给她看病,也不让名医给大姐治脸上的伤疤。

    如今,昭静手上有韶颜阁的护肤品,却不肯与众姐妹分享,她与大嫂是一丘之貉。

    昭静见自己与大嫂被这么埋汰,当然忍不住,上去就打了萧漪一巴掌。

    萧漪哪肯吃亏,于是几人便一番切磋。

    清颜听完王妃院中丫鬟的叙述,真是恨得牙痒痒,这群人太过分了!

    真该给萧漪脸上再弄几条疤痕,不过在王府内是没办法下手的,真是可惜了!不过她的小屁屁上,一定落下了不少的疤痕。

    清颜眉头微凝,问道,“郡主呢?”

    小丫鬟,望了望远处,恭顺回道,“郡主殴打姐妹,被王妃罚在祠堂反省呢!”

    闻言,清颜腹中小人在叫嚣,为什么让昭静在祠堂反省,明明是其他姑娘挑的事!

    “大姑娘她们呢?”

    “大姑娘他们,没有大家闺秀的风范,讨要不成,竟出言侮辱,被王妃罚每人打二十下手心。”

    清颜嘴角咧开了,昭静反省,也就是被关几个时辰,在祠堂跪不跪的,祠堂的婆子还敢说嘴吗?

    倒是大姑娘等人,打手心二十下,对于这些娇生惯养的王府千金来说,可是不轻呢!

    若是萧漪指使人偷东西之事暴露,不知道要打多少下?

    思及此,她嘴角挂上邪邪的笑容,自己是不是应该诱惑萧漪一下,让她继续偷?

    清颜正在思虑,便闻略带无奈的女声传来,“颜儿过来坐,别总站在那里。”

    清颜抬眸,望着上首的王妃,吩咐小丫鬟下去,便抬步坐到了王妃身边。

    “母妃不要生气了,这件事昭静固然有错,但是四妹妹她们太过分了,换做是谁也忍不住。”

    王妃摇摇头,满眼的无奈,“母妃不是因为今日之事生气!”

    停顿片刻,王妃缓缓开口,“昭静若是有你一半的聪慧,母妃就放心了,如今她已然十四岁,却还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她这性子,若是嫁了人,怕是会被人欺负!”

    清颜轻笑着安慰,“母妃放心好了,昭静身为瑾亲王府的郡主,有父王和夫君做靠山,谁也不敢欺负!”

    王妃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昭静就如当年的她一样,她怎么能不忧心。

    清颜再次开口安慰,“况且清颜看来,昭静这些时日,改变不少,不似之前那般单纯,身上隐隐有夫君的霸气,同是母妃所出,母妃看看夫君就知道,昭静日后定不会被人欺负的。”

    话罢便见,王妃略带忧虑的眸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虽然很快,但刚好被清颜捕捉到了。

    清颜仔细的回想了一遍自己所说的话,然而并没有发现什么不该说的,那王妃究竟是想到了什么?

    不知道!算了,得过且过吧!

    王妃面上恢复了淡然,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眸光落在了她的小腹上,“颜儿,你回墨竹轩休息吧,不要累着了!”

    清颜微微犹豫一会儿,才道,“母妃,颜儿,想去看看昭静!”

    王妃摇摇头,祠堂离墨竹轩太远,你就不要去了,有这份心就行了。

    清颜一想也是,真的是太远了,但是不去看,她不放心啊。

    思及此,她开口道,“没关系的,颜儿不累!”

    王妃没有再说话,只是摆摆手让她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