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子爷追妻记 > 第二百三十章 抱大腿

第二百三十章 抱大腿

    “世子妃,刚刚奴婢看见……”

    说到这里她故意卖个关子,眼睛贼亮的望着清颜。

    清颜一见这样子,就知道有八卦,她敲了敲碧柳的脑袋,催促道,“快说!”

    碧柳清了清嗓子,一脸的幸灾乐祸,“适才奴婢看见,郡主身边的卫冬大哥,送了好大一束的火红的月季给挽月姐姐!”

    清颜一下就来了兴致,脖子伸得长长的,问道,“然后呢?”

    “然后,挽月姐姐看都没看,直接就扔在他脸上了!”

    清颜兴致缺缺的“哦!”了一声,原来是郎有情妹无意啊,真不知道碧柳在气什么。

    碧柳见清颜面上失了兴致,有些急迫的继续道,“还有呢!还有呢!”

    清颜刮了刮她的鼻子,兴致缺缺的问道,“还有什么?”

    话罢就见碧柳面上微红,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说出来多不好意思,清颜被她那样子又勾起兴致了,催促道,“快说快说!”

    “然后……,挽月姐姐转身走了,卫冬大哥就……就……”

    清颜见她那样子好奇心更重了,“就怎么样?就抱大腿了?”

    碧柳:“……”

    碧柳觉得脑门一群乌鸦飞过,世子妃觉得所有人都跟她一样吗?动不动就抱大腿!

    碧柳依旧支支吾吾,“抱的不是大腿……”

    不是大腿?是哪?也是哦,抱大腿还要跪下,不是大腿……

    她似是才明白碧柳的意思,惊得都坐起来了,“卫冬抱挽月了?”

    话罢就见碧柳脸上红红的,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清颜那个气啊,这都跟谁学的,一个两个都这样?

    等等……

    端午那夜鹤鸣湖上,昭静也在,卫冬又是昭静的暗卫,不会是昭静教他的吧?

    思及此,她立马下了小榻,“快去让暗卫把卫冬抓来!”

    碧柳领命而走,好巧不巧的疏影办完事又进来了。

    清颜上下打量着她,眸中闪烁着八卦的光芒。

    这赤果果的目光,看得疏影后背有些发毛,她犹疑的开口道,“世……世子妃,怎么这么看着奴婢?”

    “你跟卫昭怎么样了?”

    话罢便见疏影水润的脸颊,红得似是熟透了的柿子般。

    清颜一见便知道是怎么回事,她满眼的促狭,故作气愤道,“那小子又不老实了?疏影你放心,你家世子妃我这就替你揍他!”

    说着清颜就作势往外走,疏影一见急了,赶紧拉住清颜,“世子妃……卫昭大哥,没有欺负奴婢!”

    清颜嘴角微勾,看来有情况,她试探道,“若是把你嫁给他,你可愿意?”

    疏影红着脸,尾音拉的老长,“世子妃……”

    随即,逃也似的跑出去了。

    清颜也跟了出去,看来疏影是愿意的,啧啧……小女孩就是好骗啊!

    看来得找个机会嘱咐嘱咐,她还小,不要被卫昭骗了才好。

    没过多久,几个暗卫便压着卫冬前来。

    卫冬似是猜到了,清颜为什么要抓他,他望着清颜,面上有些羞赧,眸光有些躲闪。

    清颜走到他面前,打哑谜般,“可知道为什么抓你?”

    卫冬眸光闪烁,结巴道,“可能……知道!”

    “可能?你是觉得你做的事没有人知道吗?”

    “属下知罪!”

    清颜嘴角挂上邪邪的笑容,吩咐道,“把嘴堵起来,杖责二十!”

    不偏不倚,卫昭杖责二十,卫冬也杖责二十。

    有卫昭的前车之鉴,以防卫冬胡说八道,还是将嘴堵起来的好。

    见状,众暗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世子妃为什么要打郡主的暗卫?这么突兀,完全没有理由。

    很快一个长板凳拿了来,清颜摸摸自己的小腹,小孩子不宜看这血腥的场面,她摇摇头道,“去外面打!”

    吩咐完,便直接回了内屋,趴在窗口,口中幽幽问道,“碧柳,大哥和秦姐姐的事怎么样了?”

    碧柳面露为难,支支吾吾道,“请媒婆上过门,只是……”

    “只是因为安平公主之事,齐国公府不愿与永安侯府结亲?”

    “嗯!”

    清颜叹了口气,这还真是麻烦。

    自己与秦贵妃和安平公主结了梁子,齐国公愿意把孙女嫁给大哥才怪呢!

    得好好想个办法才是啊,随即她美眸一转,示意碧柳附耳过来,她在碧柳耳畔叽叽喳喳的说了一大堆。

    随即又进了书房,写了封书信,命人悄悄送给秦依柔。

    时光如水,转眼又是几日过去。

    是夜,夜凉如水,月黑风高,清颜静静的躺在上好的紫檀木雕花大床上,一夜好眠。

    院内的嘈杂,似是一点都没有影响她的好梦。

    翌日,秋高气爽,万里无云,秋风扫落院中参天古树的树叶。

    清颜刚一起床,疏影便来禀报,昨夜暗卫在小院抓到了一个小贼,这小贼不是别人,正是厨房烧火的小丫鬟小环

    清颜嘴角勾了勾,轻声问道,“可问出什么了?”

    疏影脸立马就耷拉下来了,摇摇头道,“没有!小环说她是晚上梦游,才会到小院去的。”

    清颜定定的望着疏影,戏谑道,“你相信?”

    疏影摇摇头道,“不信!”

    “我信!去警告一番,放了她。”

    疏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时候世子妃这么好骗了?

    随即,清颜示意她附耳过来,耳语几句。

    只见疏影贼兮兮的笑着,蹦蹦跳跳的出去了。

    没过多久,便有丫鬟来禀,“世子妃,宫中的圣旨到了!”

    清颜带着众人跪下接旨,圣旨大意便是,清颜宫宴之上,因齐国公府大少奶奶之事被冤枉,孝安帝亲赐各种奇珍异宝,慰藉她受了惊吓的小心肝。

    其实就是变相的解了她的禁足了,想都不用想,一定是卫杨带着萧恒的亲笔书信进了宫,孝安帝才松了口。

    待送走了宣旨公公,她眸中染上兴奋,转头望着碧柳,吩咐道,“从我陪嫁中挑件首饰做添妆,明日陪我给二姐姐送去。”

    碧柳嘴撅着,没有应声。

    清颜转头,望着她那样子,解释道,“我在这墨竹轩要憋死了,明日出去溜达一圈,让卫杨跟着。”

    碧柳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哦……”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