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子爷追妻记 > 第二百一十七章 畏罪自杀

第二百一十七章 畏罪自杀

    许安公公接过血书,呈给孝安帝,孝安帝打开一看,棱角分明的眉毛都纵起来了。

    血书上称,左相府表外孙女陈氏,因插队被制止,而心生怨气,才污蔑瑾亲王,不敬王妃,威胁世子妃和郡主,期间说的话皆为子虚乌有之事。

    此事是她一人所为,与左相府无关,相爷清正廉洁,从未滥用私权。

    她口出狂言,以死谢罪,希望孝安帝不要牵连她的家人和左相府。

    看完之后,孝安帝的眸光冷凝,言语冰冷,“拿去给世子妃。”

    清颜接过许安公公呈过来的血书,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这什么意思?自己把罪责全揽过来了,推翻了之前所说的相府权势滔天了?

    死一人以保全自己的家人和左相府?!她刚想到这里,便闻,“世子妃作何感想?”

    清颜没想到昨天还活生生的一个人,今天就死了,她也未必没有活路,为什么不争取呢?

    是啊!为什么不争取呢?思及此,她问出了自己的疑惑,“昨日关进去两位姑娘,另一位呢?”

    刑部尚书拱手道,“另外一位姑娘是左相府千金,受了些惊吓,已经换了牢房关押。”

    也就是说,两个姑娘是关在一起的,而其中一位畏罪自杀了,还写了这么一大篇血书,另外一位是不知情?还是没有阻止?

    思及此,她问道,“左相府千金,不知情?”

    “陈姑娘是突然撞柱子的,李姑娘来不及阻止。”

    “突然撞柱子?这封血书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写完的。”话落清颜扬了扬手中的血书。

    刑部尚书闻言又道,“世子妃有所不知,据李姑娘所言,她并未见到陈姑娘写这封血书,据她回忆,昨夜听到些许动静,但是没有起身看,猜测这封血书是夜半之时写的。”

    清颜口中轻声呢喃,“半夜写的?”

    随即,她烟眉微拢,又仔细的看了看,“半夜既无灯烛,怎么可能写的这么整齐?”

    声音虽小,但在场之人都听到了,孝安帝俊眉紧蹙,声音中带了抹凌厉,“拿过来,朕看看!”

    许安公公将血书呈上,他仔细一看,这字迹确实不像是黑灯瞎火能写得出来的。

    下一瞬,又闻清脆的女声在御书房中回荡,“畏罪自杀?从何而来?她一闺阁少女,污蔑父王,最多就是给她个教训,何必自杀呢?!”

    孝安帝没有再搭清颜的茬子,他面色冷沉,直接道,“你们两个先回王府。”

    清颜与昭静二人并肩离开,孝安帝眸光幽幽的望着渐行渐远的背影,心中感叹,好聪慧的姑娘。

    直到二人回到王府,清颜也没想通,陈姑娘为什么一定要自杀。

    想不通就不想了,算了,得过且过吧,没准哪一天,灵光一闪,就想通了。

    回到墨竹轩,清颜便去书房写信了。

    萧恒没有给自己回信,怕是还在生自己的气吧?!

    再给他写一封,若再不给自己回信,就再也不写了。

    她没有耽搁,直接执笔,洋洋洒洒的写了他不在的这两天发生的事,当然将被绑架的那段略过了。

    然而这封信的重点在最后一句。

    清颜犹豫半晌,笔拿起又放下,几个来回之后,终究还是在信笺上加上一句,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知不知?

    这算是表白了吧?虽然之前自己也说过喜欢他,但都是在吵架的情况下,他根本不相信,这次总该相信了吧?

    思及此,她摸摸自己微微有些发烫的脸颊,将信笺装好,喊了疏影进来,找暗卫送过去。

    疏影进了书房,还给清颜递了一张帖子。

    这帖子的样式她见过,是宫宴请帖,帖子邀请清颜,两日后参加西秦和谈使臣的送行宴。

    这边宫宴请帖刚送过来,那边平王府的请帖也来了。

    清颜淡淡的瞥了两眼,帖子是林清芸写的,大意便是多日不见,甚是思念,姐妹情深,邀请她去平王府做客。

    清颜望着丢在案桌上的大红请帖,翻了翻白眼。

    随即,又嘴角微勾,轻声呢喃,“甚是思念?上门做客?鸿门宴!”

    萧恒不在,自己是缩头乌龟啊,万一去了,被套路了,或者是掉坑了,谁来救自己啊?

    思及此,她道,“回了平王世子侧妃,就说我事忙,无暇分身,得了空,定去探望她!”

    疏影领命而走,然,小腹处微微一痛,她叹了口气,自己现在可是病号,随即她起身回房趴着了。

    两日过得很快,清颜忙着她的花房和派发试用装,转眼便到了宫宴那日。

    这日,秋风习习,清颜梳着惊鹄髻,发髻上对称插着鎏金点翠流苏步摇,略施脂粉,粉面桃腮,清灵灵的大眼睛中闪烁着流光溢彩。

    身着一袭乳白色的流彩暗花云锦宫装,脚上穿一**烟缎攒珠绣鞋,莲步款款的走在去瑶光苑的路上,惊艳了树上的鸟儿,羞煞了路边的花朵。

    片刻之后,瑶光苑内

    昭静郡主拉着清颜,上下左右的打量一圈,惊喜满满。

    “大嫂,你好美啊!”

    清颜将脸侧的碎发勾至耳际,微微一笑,刮了一下昭静的鼻尖,朱唇轻启,“彼此彼此!”

    昭静郡主面上微微一红,嗔了她一眼,跺着脚,尾音拉的老长,“大嫂……”

    清颜暗暗摇摇头,古代的小姑娘就是容易害羞。

    随即她不再打趣,执起昭静的手,手拉着手,一起进正厅给王妃请安。

    两个水灵的妙龄少女,手拉着手,衣袂蹁跹,似是踏着云雾而来的仙子,看呆了王妃的眼。

    二人盈盈福身一拜,银铃般清脆的女声传入耳中,“给母妃请安!”

    瑾亲王妃回神,面上挂着笑意,“起来吧!”

    二人齐齐起身,走到王妃面前,一左一右坐在王妃身边。

    王妃微微侧身,望着清颜,“颜儿,身子可好些了?”

    清颜往日清灵灵的大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有母妃赏赐的血燕窝,清颜那点小伤,早就已经结痂了!”

    王妃点点头,拍着清颜的手道,“那燕窝是进贡的上等血燕,你要多吃点,涨些肉,也好为世子开枝散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