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子爷追妻记 > 第二百一十二章 遇袭(二)

第二百一十二章 遇袭(二)

    “想要带走世子妃,除非从我们的尸体上踏过去!”挽月的声音高亢而坚定。

    此处街道虽然比较僻静,但是两旁依旧是官家府邸,拖延不得。

    黑衣人一声令下,“抓人!”

    车外响起乒乒乓乓的兵器碰撞声,清颜清晰的捕捉到黑衣人话中的关键,他说的是抓人而不是杀人,那么这些人并不想让自己死。

    挽月与卫冬抵挡之际,不知哪里来的火箭,一箭射在清颜的车壁上。

    不过一瞬,火势便席卷了马车周围。

    车外,挽月的声音中带了一抹焦虑,喊道,“世子妃,郡主快出来!”

    清颜拉着昭静,迅速往外跑,就在出了马车的一瞬,火势已然蔓延到了车帘处。

    清颜将昭静郡主护在身后,此时她看的清楚,挽月和卫冬根本不是那群人的对手,她们二人迟早要被抓。

    尔,有几个黑衣人迅速向他们奔来。

    清颜眉头蹙得紧紧的,清脆的女声穿过兵器碰撞声,传了过去,“挽月拦住那些人,我们先走!”

    清颜这么做太不地道了,自己先跑了,她懂得审时度势,这种不地道,正是此时需要的。

    清颜拉着昭静,运起内力足尖点地,作势要飞走。

    咦?太沉了?起不来!好尴尬……

    她揽着昭静纤细的腰肢,努力的尝试了一次又一次,那场面极其的滑稽。

    奔过来的黑衣人,一脸的懵逼,这是在干什么?

    若不是时机不合适,昭静郡主真要忍不住翻白眼了,她声音中带了抹焦急,质疑道,“大嫂,你究竟行不行?”

    说话间,黑衣人便到了眼前,刀影闪过,一刀劈下,将清颜二人分开。

    下一瞬,几个黑衣人齐齐向清颜攻来,昭静郡主躲在一旁,反而安全了。

    “卫冬,带着昭静先走!”清颜一声令下。

    “大嫂!小心!”昭静郡主在一旁,望着一刀刀闪过,心都揪起来了。

    黑衣人齐齐攻向清颜,卫冬反而有空隙抽身出来,带昭静郡主走了。

    此时也顾不得男女大防了,卫冬揽着昭静的腰肢,纵身一跃便消失了。

    挽月心中暗骂,太tmd没良心了,就这样丢下世子妃就走了!

    一刀刀向清颜攻来,清颜一次次的奋力躲闪,挽月心中着急,奈何近不了清颜的身。

    “世子妃右面!”

    ……

    ……

    “世子妃左面!”

    挽月的注意力都在清颜那边了,连续几次之后,猝不及防被黑衣人砍了一刀,她看了一眼流血的手臂,心中暗暗着急,恐怕抵挡不了多久了,怎么还没有人来。

    清颜也好不到哪去,手臂上,腿上都被划伤了,只是黑衣人想活捉,并不想伤了她性命,是以虽然身上有两道伤口,但是并不深。

    四个人前后左右围着清颜,清颜真是死的心都有了,别说是四个,就算是一个她都不是对手。

    一黑衣人持刀向清颜右臂砍来,清颜向左侧闪躲,左后方一记手刀袭来,清颜猝不及防晕了过去。

    “世子妃!”

    清颜倒在地上,挽月拼命的厮杀,奈何六个黑衣人围着她。

    “撤!”

    黑衣人首领一声令下,扶起地上的清颜,挽月眼睁睁的看着清颜被劫走,却无计可施。

    “世子妃!”

    挽月还在试图唤醒已然晕厥的清颜,终究还是徒劳无功。

    黑衣人带着清颜消失了,卫冬才带着救兵前来。

    围攻挽月的几个黑衣人,见来了人,便对视一眼,纷纷撤退。

    挽月看都没看一眼卫冬,便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口,提剑追去。

    卫冬望着挽月倔强的背影,冷沉的眸子中微微带了抹怜惜。

    卫冬纵身追了上去,“挽月,世子妃呢?”

    挽月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边追边道,“被劫走了,那个方向!”

    随即还带着鲜血的手,指着侧前方,卫冬点点头,“你先回王府,我去追!”

    挽月没有搭理她,刚刚就是他丢下自己和世子妃的,现在她可不相信卫冬了。

    然而,清颜被劫走之后不久,便醒了。

    此时,黑衣人正扛着她,她没有发出声音,眼睛微眯,默默的记着路,只是头朝下被人扛着,真是不好受,颠得她的隔夜饭都要忍不住吐出来了。

    也不知道挽月怎么样了?自己被带走了,挽月没跟来,不会是……

    哎呀!自己胡思乱想什么?挽月不会有事的。

    面前的光景渐变,清颜被带到了一处民房内,被绑在床上,吱丫的一声关门声起,脚步声渐渐走远。

    清颜微眯着眼眸,确保了房间中没有人,才缓缓抬起头来,打量着面前狭窄昏暗的房间,眉头皱得死死的。

    这里是哪里?是谁抓了自己?抓了人没有立即出城,却安放在这个小院中,以瑾亲王府的势力一定会找到,难道他们不怕吗?

    还是他们能确保自己不会被找到?究竟哪里才不会被瑾亲王府的人找到呢?

    小院……难道是萧恒的产业?萧恒的小院?对,萧恒的产业,而且是大家都知道的产业!是哪里呢?想不出来!

    算了,想再多有什么用?当务之急是想好怎么逃出去,这屋子除了门,就那么一个小窗户。

    清颜嘴角扯着,就这小窗户,很难爬出去吧?况且还有栏杆!

    她一边想,一边磨着身后的绳子,这神马玩意儿,电视里的女猪脚被绑了,绳子不是很容易扯断的吗?

    为什么自己的扯不断?!

    咦?电视里的男猪脚好像都是用内力将绳子震断的诶,自己也可以试试!

    她静下心来,缓缓提气,将内力运于手腕处,闭上剪水瞳眸,深吸一口气,一用力,咦?绳子没断!

    额……好尴尬!难道电视里是骗人的?再试一次!

    反复尝试几次,在不断的失败中汲取经验,就在她快放弃的时候,绳子终于断了。

    她抬起纤纤皓腕,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长长的出了口气,小心翼翼的望了望门口。

    此时,京都之内,正在掘地三尺找她,但凡是出城之人,都会一一仔细排查,巡城官兵正挨家挨户的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