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子爷追妻记 > 第一百八十八章 争风吃醋(二)

第一百八十八章 争风吃醋(二)

    她在心中思虑一番,才开口解释道,“清颜只是没有心理准备……”

    萧恒胸口上下起伏,似是极力的压抑着心中的怒气。

    身着紫色锦袍的他,此刻略带些邪魅,“心理准备?你从上到下哪里本世子没有碰过?是没有心理准备?还是因为见了他?”

    边说着,萧恒的手下意识的用了力气,疼的清颜眉头皱得都能夹死苍蝇了,一个“痛”字轻轻从口中溢出。

    萧恒收了手中的力道,但依旧盯着清颜的双眸,还在等她的回答。

    “我们现在最多也就是朋友,你别乱想……”

    萧恒嘴角扯出一抹苦涩,微微点了点头,挑着眉毛,“你们?!乱想?!本世子看的清清楚楚!”

    清颜没有说话,因为她不知道说什么,现在她说什么错什么,她就嘴角挂着温婉的笑意,看着萧恒。

    萧恒见她这样子更气了,“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委屈?”

    清颜知道他吃醋了,说明自己在他心中重要,那自己还有什么可觉得委屈的,只是她还没有解释,便又闻,“那为何还要强颜欢笑?”

    清颜心中的小人在哭嚎,吃醋的男人太可怕了,他能把所有的事都想歪!

    “清颜不觉得委屈,清颜先行回府了,夫君好好冷静冷静。”

    话落,她素手轻抬,掰开萧恒钳制自己下颚的手,冲他莞尔一笑,便朝着不远处的马车走去。

    萧恒气得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她就这么走了?自己这么生气,她就假装没看到,就走了?

    “站住!”

    清颜脚步顿住,回眸便见,萧恒阴着一张暴风雨来临前的脸,她长出了一口气,满心的无奈,抬起纤纤素手,在面前挥了挥,打趣道,“哪来的醋味,这么浓?”

    萧恒没明白什么意思,眉头紧拧,仔细的闻了闻,没有闻到,“别给本世子东拉西扯的!”

    “你不要这样,我已经嫁给你了,你还有什么可不放心的?”

    “你还知道,你已经嫁给本世子了?”

    清颜翻翻白眼,长出了一口气,真是懒得搭理他,但还不得不搭理,总不能让他这么在外面闹吧?

    遂抬起纤纤玉臂,握住他的两条手臂,一脸真诚的开口道,“你醋劲儿太大了!你先静静,晚上回王府再谈!”

    话落她转身上了马车,再也没看一脸阴沉的萧恒。

    马车汩汩而前,很快便回到了瑾亲王府,清颜理了理思绪,还好多事要做呢,没功夫想其他的。

    遂刚一回到墨竹轩,便钻进了书房,一进书房,她又无比的想念现代的签字笔了。

    直到吃完午膳,她才将一张简单的图纸画好,仔细的交代了挽云,让挽云照着图纸,去将褚玉阁,萧恒让给她的那个雅间装修好,就要与图纸上一样的。

    挽云点点头,带着图纸刚一离开,孙妈妈便来请清颜用午膳了。

    清颜瞥了一眼一旁站着的红菱和紫菱,一拍脑门儿,才想起来昨日还没问疏影为何与红菱吵气来了?

    她刚坐下便望着二人道,“世子爷今日不会回府用午膳了,你们下去吧!”

    红菱和紫菱面面相觑,均在对方如水般的眸子中,看到了正合我意四个字,遂轻声软语告了退。

    清颜搓搓身上的鸡皮疙瘩,一身的恶寒,心道那妖孽又不在,这么娇嗲装出来给谁看呢?!

    待二人出了正厅,清颜边夹了一筷子竹笋清炒鲜肉,边问道,“疏影,昨日你为何与红菱吵起来?”

    疏影一提到这事,就气不打一处来,瞬间气得眼睛都鼓的如青蛙般,一张嘴便全是怨念。

    她气呼呼的道,“红菱和紫菱二人总是勾引世子爷,这才几天,我都看见好几次了!”

    清颜嘴角有些扯,一脸不相信的望着疏影,面上明显写着,世子爷才在府中呆多久?她们哪里有机会?

    疏影见清颜不相信,更气了,“昨天世子爷练剑之时,红菱就在一旁看着,爷一停下,她就去擦汗,还有紫菱,昨日世子妃起得晚,世子爷用早膳之时,紫菱总是往爷身上蹭,差点就坐爷腿上了!”

    清颜嘴角扯的更厉害了,不是吧?古代的女子这么开放吗?不是说见男子就脸红吗?

    疏影见清颜依旧一副不相信的神情,继续道,“只有世子妃在的时候,她们二人才老实,世子妃不在之时,她们两个恨不得立刻爬上爷的床!”

    话落,就闻一旁的孙妈妈轻咳两声,斥道,“越说越离谱了。”

    随即疏影便禁了声。

    清颜暗自觉得好笑,孙妈妈这是故意的,让疏影将话说完才轻咳提醒,看来疏影说的是真的了。

    她心中暗笑,还真难为红菱和紫菱二人了,只能抓紧自己睡着的时间,勾引萧恒。

    随即,孙妈妈瞥了一眼疏影和碧柳,示意他们二人下去,二人会意,告了退,出去守门了。

    清颜知道孙妈妈有话跟她说,她轻笑示意孙妈妈说话。

    孙妈妈犹豫了下,终究是开口了,她道,“红菱和紫菱二人太过放肆,老奴会想办法,帮世子妃打发了……”

    清颜端起一旁的白玉汤盅,浅泯一口,微微思量道,“不必,让她们二人明日起,进内屋伺候!”

    话罢,就见孙妈妈的眉头,蹙得几乎能夹死苍蝇了,她粗嘎着嗓音开口道,“姑娘不可!这是养虎为患!”

    清颜放下白玉汤盅,微微一笑道,“世子爷不会收她们二人的……”

    孙妈妈有些无奈,苦口婆心的劝道,“姑娘,您还年轻,不懂男人的心思……”

    话还没说完,便被清颜打断了,“按照我说的做!”

    孙妈妈无奈,只好应了下来,微微浑浊的眸中,布满担忧。

    很快清颜便用完了午膳,用完午膳直接去了书房,继续画图纸。

    她在书房吭哧吭哧画了一个下午,直到太阳西斜,霞光染红了院子,才堪堪画完。

    “卫昭!”清脆脆的女声自书房内传来。

    片刻之后,卫昭推门而入,清颜将图纸交给他,一一讲解了图纸各个细节,又道,“就建在小院的空地上,我会让铃玉和铃香将院中的花都摘下来,你去找工匠建,玻璃找挽月拿,这里要用这么厚的玻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