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子爷追妻记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奢侈品

第一百八十四章 奢侈品

    随即像是疯了般,快拿铜镜来,清颜微微朝碧柳点了点头,碧柳便进自己住的侧屋。

    墨竹轩没有铜镜,至少清颜和她陪嫁的四个丫鬟手中没有,她拿了清颜赏赐的小圆镜,满脸不舍的递给大姑娘萧湄。

    镜子照的之清晰,惊得萧湄再次惊叫,手中小圆镜落地,心疼的碧柳伸手去接,只是没有接住,她的小眼睛恨恨的盯着萧湄,似是要将她脸上戳出几个洞。

    萧湄疯了般,“快请大夫!”话落她也顾不得什么,直接往墨竹轩外面跑。

    清颜嘴角勾了勾,虽然过程不怎么美好,但是人被轰走了,目的是达到了,只是碧柳心疼自己的小圆镜,蹲在地上看着镜子的碎片,一片片用手去拾。

    清颜烟眉轻拢,“不要捡了,镜子要多少有多少,碎了就扔了。”

    碧柳撅着嘴,一脸的你懂什么,我很珍爱这面镜子的表情,看的一旁的昭静和凝珠都有些手痒,这丫鬟太……

    清颜拉着昭静和凝珠回了正厅,轻声道,“随她吧!”

    很快,天边晚霞绚烂,凝珠和昭静踏着漫天遍地的霞光,离开了墨竹轩,二人均是满载而归,高兴得不亦乐乎。

    二人走后,清颜便去了书房吩咐道,“碧柳,去看看姑娘我手上有多少银两,再叫挽月和卫昭进来。”

    很快二人便进一先一后进了书房,“挽月,现在姑娘我需要大量的试用装瓶子,之前的那个烧窑的师傅恐怕忙不过来,你去多寻找几个信得过的师傅。”

    “是”

    挽月走后,清颜转眸看向卫昭,问道,“下午紫菱是直接去请的昭静吗?”

    卫昭抱拳,“没有,去了趟瑶光苑,才去请的郡主。”

    清颜嘴角勾了勾,果然是去告状了呢,明日要问问疏影,为何会与红菱吵起来,按理说疏影明知道红菱是王妃的人,不会这么不懂事!

    正在她思索之际,卫昭似是想起了什么,又道,“去瑶光苑的路上,紫菱还与一个小丫鬟说笑了几句,也没什么,只是说凝珠郡主来了,她奉命去请昭静郡主作陪。”

    清颜点点头,岔过这个话题,吩咐道,“卫昭,帮我找一家铺子,不用太大,但是地段一定要好,要在宣华街。”

    宣华街就是褚玉阁与妙颜堂所在的街道,卖的都是高档的物件,清颜的护肤品,在这里要作为奢侈品售卖。

    卫昭面上有些犹豫,他道,“那条街上有近三成的铺子都是王府的,其中一半都是爷的,世子妃若是需要,跟爷说一声即可。”

    清颜嘴角弧起,萧恒好像很有钱!那自己还愁什么,跟他借就好了!

    她看了一眼卫昭,那眼神中分明写着“你懂事!”三个字,随即嘴角的弧度隐隐有些算计的意味。

    卫昭被看的后背有些发毛,他觉得自己好像要倒霉!

    时间如水,挽月和卫昭二人走后,清颜就一个人在萧恒的书房画图纸,很快一个时辰便过去了,孙妈妈来请她用晚膳了。

    她去了正厅才知道,今晚萧恒不回来吃,只派人回来传个话,让她自己先吃,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她心中暗气,真是猪一样的队友,用到他时他给自己掉链子。

    一餐饭,她这戳戳那翻翻,就是没什么心思吃,卫昭觉得自己可以去领赏了!

    一旁站着的两个王妃送来,伺候萧恒的丫鬟,看着直撇嘴,心道世子妃真是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端庄,不是传言称世子妃宫廷礼仪出类拔萃吗?看来传言不可尽信!

    清颜中午吃的晚,本就没什么胃口,心里又积着事,吃的就不多,孙妈妈吩咐厨房炖碗燕窝粥温着。

    清颜在书房中,继续画她的图纸,心中啧啧,嫁入瑾亲王府就是好啊,好强的靠山,之前在侯府若是错过了吃饭点儿,根本就没得吃,现在想吃什么吩咐一声,想什么时候吃也吩咐一声。

    之前,自己若是想拜访哪个府邸的大家闺秀,还得递帖子,人家还不一定搭理,现在想见谁,发张帖子,有谁敢不来?

    之前自己屋内的摆设,都是靠自己挣的,现在什么都有,王府送的那些六礼,还有侯府给的陪嫁,自己都不用拿出来,这墨竹轩中好东西应有尽有,其实老天对自己还是不薄的。

    想着想着,一滴墨汁顺着笔尖,滴落在纸张上,她后知后觉的拍了下脑门,看着自己好不容易画了大半的图纸,满脸的生无可恋,还得……重画!

    她叹了口气,这毛笔真是不好用啊,要是有个铅笔就好了!她歪着小脑袋想了很久,搅了搅面前的墨汁,这墨汁很细腻,一点渣子都没有,好像还是钢笔容易实现些。

    遂不再多想,又开始与图纸奋斗,只是这次她画的与之前的不一样,图纸上画的明显是一只钢笔。

    月上中空,孙妈妈来催了几次了,清颜终于将各个细节的图都画完了,交给挽月,吩咐挽月找工匠打一支。

    她揉揉低头过久,有些发酸的脖子,起身伸个懒腰,迈步出了书房,回房洗漱睡觉。

    直到洗漱完,萧恒才风尘仆仆的回来。

    清颜躺在床上,没有一点当别人娘子的觉悟,任由碧柳伺候着萧恒脱掉外衫,也不知道关心萧恒有没有用晚膳。

    两人抬的大浴桶冒着袅袅热气,萧恒一边泡澡,清颜一边问道,“今日怎么这么晚才回府?”

    他丝毫不隐瞒,“明日武举,又有西秦的使臣在京都,要各方面严防部署,免得出乱子。”

    “嗯!”

    过了片刻她面上露出讨好的笑容,又道,“你在宣华街的铺子,有没有空的?”

    萧恒隔着屏风转眸望着她,问道,“你要用?”

    “嗯!”

    “用什么样的?”

    “店面不用太大,位置要好,最好挨着褚玉阁,妙颜堂之类的!”

    萧恒略微思索一会儿,继续问道,“卖你的护肤品?”

    “嗯!”

    “那就褚玉阁吧!”

    清颜惊得嘴巴都合不上了,什么?!褚玉阁是他的?!要让出来给自己卖护肤品用?!她忙摆手道,“不用!褚玉阁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