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以身相许_世子爷追妻记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世子爷追妻记 > 第一百四十六章 以身相许

第一百四十六章 以身相许

    萧恒轻笑,袖子一挥,清颜身后的窗户便关上了,他上前两步停在清颜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声音中带着些许动容,“想我了?”

    清颜本就局促,这会儿萧恒又是关窗户,又是靠近她,她更不知如何是好了,抬手用力推了萧恒一下,快步往门外跑。

    萧恒也不阻拦,勾着唇角,眸光随着落荒而逃的娇小身影移动,就在清颜跑到门口之时才反应过来,这是在自己的闺房,自己为什么要离开?该离开的是他才对!

    思及此,她长呼一口气,转身又回来了,轻抬皓腕,纤纤素指指着萧恒,嗔怒道,“你走!”

    萧恒也不生气,眸中溢满宠溺,口中却戏谑的问道,“走去哪儿?去边关吗?”话落萧恒作势要离开。

    清颜急了,赶紧道,“等等……”

    她觉得自己的七寸又被他捏住了,睿之还没洗脱罪名,他怎么能走?思及此,也不赶人了,自顾自的坐到了桌边,轻声问道,“你什么时候出征?”

    萧恒闻言面上写满了满意,几步走到桌边坐在清颜的面前,“很快!”

    很快是多快?明天还是今天?清颜觉得他跟没有回答一样,遂倒了杯茶讨好般的递了过去。

    萧恒只是撇了一眼,没有接,口中幽幽道,“你端的茶,本世子可不敢再喝了……”

    话罢,就见对面女子眸中的小火苗燃起,他又记仇了,他在揭短,清颜将杯盏收回,小啜一口又递到萧恒面前,萧恒接过茶盏,眸中闪烁着幽光,嘴角的弧度弯起,压都压不下去。

    “出征的日子定下了吗?”

    “还没定,就这几天。”

    萧恒见她面上的笑意变了变,甚是自恋的以为清颜是舍不得自己,开口安慰道,“东诏使臣离京之时,边关便开始部署了,就算真打起来,也能抵挡些时日。”

    话落清颜缓缓抬眸,小心翼翼的问道,“那楚大少爷的案子有眉目了吗?”

    听闻清颜提楚子烁,萧恒嘴角压不下去的笑意就僵住了,空气中的气氛凝结,就在清颜等得不耐烦,在心中暗骂他小气之时,他才缓缓开口,“案子有眉目了,你放心,用不了几日便结案了。”

    话落,清颜紧绷的心绪才好一点,这次救了他,那自己就还了他在刑部大牢救自己的恩情了,那萧恒呢?萧恒这边怎么办?救了自己那么多次……难道真的以身相许吗?可是……以他的身份……怎么可能对自己一心一意?!

    思及此,她摇了摇头,赶走脑中的想法,自己又不喜欢萧恒,怎么突然会有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呢?

    萧恒望着清颜瞬息间变了几变的神色,眸光深邃,片刻寂静之后,开口问道,“在想什么?”

    醇厚的男声传入耳中,清颜方如梦初醒般意识到,萧恒还在自己面前,自己的思绪竟飘到九霄云外了,她再次后悔自己脑中所想,嘴都有些瓢了,结巴道,“我没……没在想嫁给你……”

    话音一落,清颜真想一巴掌抽歪自己的嘴,红霞从脸颊爬到耳根,再到她如玉的脖颈,萧恒将她懊恼的神色尽收眼底,不得不说萧恒再次被取悦了,他有些欠抽的开口道,“本世子允许你想……”

    清颜那个懊恼啊,恨不得找地缝钻进去了,她几次抬眸,都见萧恒火辣辣的目光盯着她看,又再次低垂眼睫,到了第四次她终于忍不住了,开口哄人了,“额……随时可能会有人进来,你快走吧……”

    萧恒点头,“嗯,你送我。”

    清颜心中腹诽,还用人送?送到窗户口吗?她还真没说错,真的是送到窗户口。

    就当清颜刚刚松口气之时,萧恒然转身,抬起她的下颚,目不转睛的望进她的剪水瞳眸,“刚才的事,你继续想,好好的想。”

    话落还没等清颜的反应过来,便跳窗离开了,清颜摸着自己发烫的脸颊,望着窗口,久久没有回神,这一切被树上卫勇尽收眼底,他觉得自己可以去世子爷面前领赏了。

    良久之后,就当清颜觉得自己的胃口好了的时候,林清馨和林清芸来了,清颜翻了翻白眼,这两个还没长记性,又来找茬了。

    林清馨直接开口讽刺,“前几日还以为三姐姐要飞上枝头了呢,没想到成亲前两日,楚大少爷竟杀人入狱了,形式急转直下,看来三姐姐要守望门寡了……”

    话落她还肆意的狂笑,那笑声尖利入耳,母亲被她害的关进了祠堂,大姐姐更是孩子都没了,现在东宁候府一家被贬为平民,迁出京城,大姐姐又当众出了那种事,她定是过得生不如死,都是林清颜这小贱蹄子害的。

    清颜看都没有看他们二人,直接哄人道,“若是没有什么事,两位妹妹请回吧。”

    闻言林清馨更是嗤笑,“道士说的没错,你就是天煞孤星,谁沾上谁倒霉,自从你回侯府,侯府一日不能安宁,现在楚大少爷也被你害的命都快没了,你怎么不去死?你死了别人才能好好活着。”

    望着林清馨的咬牙切齿的模样,清颜笑得讽刺,若不是她们母女三人心怀鬼胎,怎么会有今日的下场,现在倒怪到自己头上,不过此时清颜无心与她辩驳,直接哄人,“挽云,轰出去。”

    林清馨二人自然是不敢惹挽云的,自觉的起身往外走,口中不依不饶的咒骂,“林清颜你就是天煞孤星,谁粘上你谁倒霉。”

    刚刚的好心情一下就没有了,碧柳气得小脸都扭曲了,“你才是天煞孤星,你母亲和姐姐都倒霉了,一会儿出了这院子就摔的你狗啃泥。”

    果真林清馨和林清芸出了院子,便摔得四仰八叉,林清馨口中骂骂咧咧的,反观林清芸倒安静的多,“碧柳你这个小贱蹄子,本姑娘迟早扒了你的皮。”

    碧柳没有回嘴,不是她不想,而是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她捂着嘴,还沉浸在刚刚林清馨摔倒之中,目光幽怨的望着清颜,“姑娘奴婢不会是乌鸦嘴吧?之前姑娘总倒霉不会是被奴婢说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