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子爷追妻记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教女有方

第一百三十四章 教女有方

    良久之后,孝安帝将茶盏放下,眸光锐利的望着下首的永安候,轻咳一声,阴阳怪气的开口道,“永安候生了一个好女儿啊?!”

    侯爷听了这话,额头直突突,这是在夸自己吗?但这七拐八拐的音调是怎么回事?他诚惶诚恐的道,“陛下,臣女是不是闯什么祸了?”

    孝安帝语气满是嘲讽,“闯祸?你那女儿本事大,比朕本事都大,也比瑾亲王本事大。”

    永安候听到这里,心中更打鼓了,膝盖一软,便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皇上,臣教女无方,还请皇上开恩,饶恕小女。”

    孝安帝语气依旧是嘲讽,气的鼻子都歪了,“教女无方?依朕看来,你教女儿有一套,不仅能让萧恒那臭小子心甘情愿为她出生入死,还能让萧恒成全她与楚大少爷。”

    永安候闻言明了,原来说的是清颜,他汗如雨下,不住的叩首道,“皇上,小女自幼体弱被送出府静养,臣疏于管教,才让她闯下大祸,臣有罪,请皇上责罚。”

    孝安帝眸光微眯,嘴角扯出一抹正中下怀的笑意,一声令下,“来人,将永安候拖出去打二十大板。”

    一番讽刺,再加上打了永安候二十大板,又喝了口茶,孝安帝气才顺了过来。

    孝安帝气是顺过来了,但是侯爷一回府,永安候府就炸锅了,京都之内的大臣们也有些迷糊,不知道风向怎么刮了。

    然而永安侯府之内

    侯爷手抚着受伤的屁股,眸光深邃,此时他还在想,孝安帝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他是不是要让自己将清颜嫁给瑾亲王世子?转念一想,又觉得不是,明明就是找茬打自己,正在他苦思冥想之时,小厮禀报三姑娘来了。

    永安候拉过被子盖好,才让清颜进来。

    清颜一进屋便感觉到,一道犹疑的目光在她周身飘荡,她看了看趴在床上的父亲,轻笑道,“父亲为何这么看着颜儿?”

    永安候心中郁结,这女儿,自己都因为她挨打了,她还跟没事人似的,笑得那么开心,他抹了抹额头上直落的黑线,问道,“你怎么来了?”

    清颜举起手中的药膏道,“来给父亲送药的。”

    侯爷望着清颜手中的药膏,总算还有良心,他嘴角嗫嚅,似是有话要说,这些话本来应该清颜的母亲来问的,只是她生母去的早,自己这个父亲平日忙,也没有怎么关心过她。

    清颜见自己父亲满脸的纠结和沉重,她试探性问道,“父亲有话要说?”

    侯爷从自己的思绪中回神,问道,“颜儿,你从小不在府中,现今回府父亲也没有太多的关心你,你年龄也不小了,可心有所属了?”

    清颜一听便知,是京都内的流言被父亲知道了,其实侯爷早就知道了,只是不知如何开口问,今日被孝安帝打了,不得不问了。

    她微微一笑开口道,“祖母不是已经为清颜定下婚事了吗?清颜愿意嫁。”

    侯爷拿着帕子,擦擦额头上疼出来的汗珠,眸中满是诚恳,继续道,“父亲是问你心中真正的想法,你究竟心属谁?”

    清颜抹抹额头上的黑线,别说在这个礼教森严的古代,就是在开明的现代,一个女儿,也不好意思跟父亲说自己的心事吧?

    见清颜面上微红,没有答话,侯爷继续追问,“瑾亲王世子是盖世英雄,京都的大家闺秀皆心属于他,不知颜儿……”

    话到这里,清颜便知道自己的父亲想问什么了,她急忙打断道,“祖母做主给女儿定的亲事,女儿很愿意,瑾亲王世子是盖世英雄,心属他的女子众多,女儿无心凑这个热闹。”

    话落侯爷眸中现出了然之色,他了解了自己女儿的想法了,又问了些日常的事,便让她离开了。

    清颜走后,侯爷陷入深思之中,听孝安帝的意思,貌似瑾亲王世子真的对自己女儿有意,只是自己女儿对他无意,既是世子爷现在愿意成全,不如就让颜儿快些成亲,也免得横生变故。

    翌日,便定了下来两日后送纳采礼,约定半个月后清颜便出嫁了,那时候天气正值最炎热之时,清颜得受一番苦了。

    这日,天气炎热,清颜正在学习做荷包,疏影一脸喜气的跑了进来,将镇南将军府送的礼单一一报给清颜听,报完之后还眉飞色舞的补充一句,“比二姑娘那二十四台贵重的多。”

    清颜抬手戳了戳疏影的额头,嗔道,“不要胡说。”但是嘴角流露出的笑意,却泄露了她心中真实的想法,她对楚子烁这几日的表现满意极了。

    然而清颜嘴角的笑意还没有落,便见林清馨气势冲冲的,冲了进来,“林清颜你这个贱人,你害了本姑娘,害了大姐姐和母亲,现在你得意了,你又抢走了楚大少爷,在长公主府之时,他明明喜欢的是我,是你……

    是你给我下了合欢散,我才会**,他才会退而求其次,转而求娶你,你这个贱蹄子,我们母女三人被你害的这么惨,你也休想得到楚大少爷。”

    清颜听着林清馨那声嘶力竭的吼叫声,翻了翻白眼,无奈的摊摊手,人要是没有自知之明,真是悲哀,到现在她还觉得是自己害了她们母女,她满眼的无奈,吩咐道,“轰出去……”

    很快,林清馨的叫骂声,便淹没在众人的恭贺声之中。

    碧柳和挽月挽云站在一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她们都看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今日这样子,姑娘要嫁给别人了,世子爷也出京了,听说再有好几日才出现,关键是姑娘还很开心,很愿意。

    刚刚吃过午膳,刑部尚书便带着一队官兵登门了,侯爷不在,大少爷出面解决,只是刑部尚书坚持要带走清颜,拦都拦不住。

    喜庆的气息很快就被淹没了,侯府又笼罩在愁云惨淡之中。

    刑部尚书说,有确凿的证据表明,当日在街上打伤灵珊公主的世家少爷,是清颜假扮的,刑部尚书顶不住行宫那边的压力,只得将清颜先行收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