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子爷追妻记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前世注定

第一百二十六章 前世注定

    萧恒居高临下的望着清颜,声音没有丝毫温度,“你来王府干什么?”

    清颜一口气卡在嗓子眼,脸都憋紫了,良久才勉强挤出一句,“昨天我不该打你那一巴掌,抱歉……”

    萧恒眸中微微诧异,声音依旧没有丝毫温度,“还有其他想说的吗?”

    “没有……”

    “你走吧,以后不要在出现在本世子面前。”

    清颜心中暗问,走?是什么意思?是不计较了?还是不原谅?萧恒没有再说话,转身离开了……

    清颜扯着脖子,还欲追问,面对萧恒冷漠的背影,终究还是失了勇气。

    远处,一道淬了毒的视线直射而来,即便是离得远远的,清颜都能感觉到,汹涌而来的杀意,而她却没有心情去看,只想快点逃离这里。

    良久之后,永安侯府浅云阁内

    清颜趴在窗户处,呆呆的盯着院子,干什么的心情都没有。

    就连挽月禀报,药膏已然送到五姑娘手中,她都没心情问有没有效果。

    片刻之后,碧柳又来禀报,早晨她们出府之时发生了三件大事。

    一件是三姑娘与平王世子的婚事退了,转而四姑娘与平王世子定亲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平王府突然答应,但也算是一件好事。

    还有一件就是云王府送纳采礼来了,足足二十四抬,二十四抬看着好看,只是大多数都是不值钱的东西,论价值还不如昭静郡主上次送来的谢礼。

    最后一件便是,林清馨又闹事了,云王府送纳采礼她不舒服,林清芸高嫁给平王世子她更不开心,遂又闹了起来。

    碧柳巴拉巴拉的一阵倒豆子,倒的口干舌燥,一抬头见清颜兴致缺缺的样子,她觉得自己的话都白说了,自己累的都喘不上气了,姑娘都没在听。

    她挥舞着小短手,在清颜面前晃了晃,小心翼翼的问道,“姑娘?”

    清颜摆摆手,又趴在窗户上了,“去拿一面镜子送给云王府长乐郡主,并请她明日来侯府做客。”

    碧柳领命而走,三步一回头的望着清颜,暗暗叹了口气。

    转眼,月光班驳清辉遍地,清颜多日未睡好的身子终于撑不住,沉沉睡去,尔,院外响起打斗声,少倾之后渐行渐远,很快消失在暗夜中。

    瑾亲王府墨竹轩内

    劲装暗卫卫勇拱手禀报道:“爷,楚大少爷适才又去浅云阁了。”

    萧恒揉揉发痛的额头,眉头紧锁,冷声道:“她的事我不想知道,你回去保护好她,没有大事不要回来。”

    卫勇嘴角抽了抽,满脸的生不如死,这差事太难当了,卫昭因为楚大少爷去见三姑娘的事,被打了二十杖,爷气得不行,今日却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让自己禀报,谁能告诉我,这差要怎么当?

    翌日清晨,阳光火辣辣的照在纱幔之上,床上的人揉揉惺忪的睡眼,坐了起来,生活是美好的,何必为了不在乎自己的人伤神。

    清颜起床洗漱,现在她身边就碧柳一个信得过的丫鬟,梳洗和值夜都是碧柳伺候,昨日自己吼了她两次,真是不应该。

    思及此,清颜摸摸碧柳的头,轻声道,“碧柳,辛苦你了。”

    碧柳闻言摇了摇头,头还摇着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瞬间罪恶感席卷清颜周身,她有些后悔,碧柳那么关心自己,自己还因为别人拿她撒气,真是太不应该了。

    她伸手将碧柳搂在怀里,细声安慰一番,碧柳感动得哭得更厉害了。

    良久之后,清颜吩咐碧柳将之前萧恒送的那把匕首找出来,然而找了好久都没找到。

    上次清颜由于要去瑾亲王府接碧柳,匆忙间没找到也没在意,今日看来恐怕那匕首早就失窃了,不知这院子中谁做的?

    清颜在书房中细细回想,疏影与碧香的点滴,怎么想也想不出什么端倪。

    吱呀的一声窗户响,楚子烁越窗而入,清颜望着他瞬间大脑中一团的浆糊,她很迷茫,不知该说些什么。

    然而楚子烁那边却异常的兴奋,“颜儿,你与平王世子的婚事退了,我明日就让母亲上门提亲可好?”

    清颜有些抓狂,她不想思考,一脸被逼婚的样子,她划拉几下头发,满脸的不愿提这事。

    然而对面的楚子烁却异常的有耐心,“颜儿,如果镇南将军府不来提亲,还会有其他府邸会上门,颜儿嫁给我吧,我想照顾你一生。”

    清颜面上还是有些犹豫,她也知道,不是她不想嫁人就能不嫁的,生在侯门,身不由己。

    正在她还在犹疑之时,楚子烁幽幽开口道,“自两年多前,我便经常梦见你,那两年我寻遍大江南北,就是为了寻找你的身影。”

    话罢他看了看清颜的神色,继而道,“早在褚玉阁遇见你之前,我就已经决定,此生非卿不娶,这就是缘分,我和你的缘分定是上辈子就注定的,所以你才会一直出现在我的梦中。”

    清颜闻言目光有些悠远,上辈子就注定的?上一世自己得了癌症,直到去世的前一刻,晨曦还守在自己的身边。

    难道是晨曦对自己的爱,感动了上苍,自己才会穿越到这里,才会遇上与晨曦长得一模一样的楚子烁?这是上天对自己的补偿吗?

    思及此,她口中不自觉的溢出“晨曦”二字,剪水瞳眸缓缓抬起,一眼便望进了楚子烁期待的双眸之中。

    楚子烁面上显得有些紧张,他很怕清颜不答应,清颜乍一说话,他没听清,“颜儿,你说什么?”

    “我说,我愿意……”

    话落楚子烁如闻天籁,面上局促尽去,狂喜袭上心头,他高兴得嘴角都咧到耳朵处了,身子似是踩在了棉花之上,轻飘飘的,他不敢相信,自己终于可以娶到自己喜欢之人了。

    转而面上又布满了担忧,以颜儿现在的名声,母亲恐怕……,片刻犹疑之后,面色又转而坚定,他冲着清颜道了一声,“等我。”之后便离去了。

    此时刚好有丫鬟来禀,云王府长乐郡主到侯府门口了,清颜立马精神了,整了整衣衫,带着碧柳去侯府门口迎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