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侯府家宴_世子爷追妻记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世子爷追妻记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侯府家宴

第一百一十五章 侯府家宴

    清颜坐在书房心不在焉的又在默写《孙子兵法》,她想将这书送给萧恒一份儿,以谢过昨日他对自己的救命之恩。

    她心中暗暗决定,送完这书之后,就算是账清了,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不久之后便传来消息,有小太监来侯府宣读圣旨了,圣旨是给林健的,清颜院子远就没有到场,林健边疆御敌有功,大军班师回朝之时,又舍身勇救瑾亲王世子,翟升为正五品监守信,连升了两级。

    有了这个好消息,侯府众人均沉浸在喜悦之中,很快一天便过去了,晚霞绚烂染红了半边天空,飞鸟归巢叽叽喳喳,忙着拥抱老婆孩子,清颜带着挽云和挽月踏着落日的余晖,穿过竹林前往松涛苑。

    今夜侯府家宴,借着端午的喜庆,庆祝林健平安归来,以及升官之喜。

    刚刚行至松涛苑门口,便见林清芸一身鹅黄色罗裙,头戴桃花串珠点翠折枝步摇,脑后簪着一朵大大的牡丹花,莲步款款身姿婀娜的迈步而来。

    说是偶遇,不如说是林清芸专门在这里等清颜的,自清颜从邺城回府之后,林清芸在侯府的日子举步维艰。

    清颜丝毫不买林清馨的帐,加之云王府之事,林清馨仗着自己是大夫人的心头肉,每次受了气,都会搅得侯府天翻地覆不说,还各种辱骂,甚至殴打林清芸,以泄心头之气。

    不仅如此,这几个月林清芸几乎没有什么出门的机会,她很想今日与清颜一起去陪昭静郡主,要知道讨好了昭静郡主,就离她的终极目标嫁给萧恒近了一步。

    环佩轻呤悦耳,却不如林清芸清脆的嗓音动听,她几步上前,握住清颜的手,一脸亲昵的赞叹道,“三姐姐这衣服真美!”

    清颜微微一笑,回了一礼,眸中一抹促狭闪过,望着林清芸完好如初的面庞,眼波流转,朱唇轻启,“没想到四妹妹一装扮起来,竟如此天姿国色,平日里是姐姐眼拙了,竟没看出妹妹是如斯美人。”

    林清芸羞涩的一笑,她当然听得出清颜在讽刺她,平日里在林清馨面前藏拙,但是她今日是有目的的,不管清颜如何说,她都会笑脸相迎。

    只听她道:“姐姐不要打趣妹妹了,跟姐姐倾城之颜比起来,芸儿蒲柳之姿难登大雅之堂。”

    随即又闻,“今日端午佳节,不如姐姐今日随妹妹一起去放河灯,为侯府祈愿吧。”

    闻言清颜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冷笑连连,瑾亲王府送来请帖,片刻功夫便会传遍侯府,若是说她不知道又有谁会相信,她恐怕醉翁之意不在酒,想陪着昭静才是真,又是一个林清馨……

    思及此,她道:“今日姐姐已经答应昭静郡主陪她去放河灯了,不能应妹妹的约了。”话落还露出一副无奈的样子。

    林清芸见状,眉眼中都是笑意,她笑道:“这有何难,姐姐不如带着妹妹一起去陪昭静郡主。”

    清颜一脸的为难,提醒林清芸,“这怎么可以呢?上次带着五妹妹去长公主府五妹妹出事了,清颜难辞其咎,再也不敢带府中姐妹一同赴约了。”

    话落,林清芸也不生气,嘴角蠕动还要说些什么,却闻身后有说话声传来,“怎么在这聊起来了,快进院子。”

    二人齐齐转身,便见三太太带着六姑娘和七姑娘,莲步轻移款款而来。

    进了松涛苑,很快人便来齐了,大少爷林健,步伐稳健,根本看不出来昨日才受过伤。

    过了良久之后,侯爷才来,众人落了座,大夫人和林清馨今日很安静,除了目光怨毒了些,嘴上没有找茬,她们这样清颜还颇有些不习惯。

    她望着满满一大桌子的菜肴,这估计是她在侯府内吃的最丰盛的一餐了,有龙井虾仁、西湖醋鱼、叫花鸡、清炖蟹粉、狮子头、水晶肴蹄等,最关键的是还有自己喜欢的八珍豆腐。

    清颜端起一旁的银耳党参鹌鹑汤,用勺子轻轻搅拌,汤盅内飘散出诱人的香气,她鼻子微动,眸中暗芒闪过,好浓的砒霜味道。

    她偷偷给挽云使了个眼色,示意她抓了刚刚端汤的丫鬟,随即目光一一扫过在场的众人,见大夫人和林清馨一脸的坦然,只是林清馨暗暗偷投来的目光泄露了她的动机。

    清颜微微一笑,用袖子遮住假意喝了一口汤,随即淡然的用完了晚宴,晚宴持续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因为姑娘们都心急去放河灯。

    清颜眸光淡淡,心中冷笑的看着,林清馨和大夫人渐渐爬上焦躁的面庞,暗想她们一定在想,为什么自己还没有吐血身亡吧……

    清颜微微一笑,用过晚宴刚要行礼离开,便捂着肚子喊疼,大夫人焦躁的双眸之上染上淡淡笑意,一脸的紧张,“颜儿,怎么了?”

    清颜脸微红,有些羞赧道:“可能是吃坏了肚子。”话落便顾不得大家闺秀的礼仪,匆匆出了屋子,出屋之前,还示意一旁的挽云盯好大夫人母女。

    大家都以为清颜是去茅厕了,没想到她直接顺着去茅厕的道出府了。

    大夫人怒火中烧,刚出了松涛苑便给了一旁的陈妈妈一巴掌,口中愤恨,“一点小事都办不好,要你何用?”

    陈妈妈心中委屈,她买的是砒霜啊,怎么会变成泻药呢?急忙解释道:“定是那卖药的卖的是假药,请大夫人再给老奴一个机会。”

    大夫人冷哼一声,默许了,她们明明看见清颜喝了一口那汤,整整一包的砒霜,就算是浅泯一口也足够要她的命了,唯一的解释就是这砒霜有问题。

    话落,陈妈妈拿出剩下的纸包,纸包内还有残留的粉末,用手指捻了捻放在鼻尖闻了闻,不过片刻时间,便鼻口流血,面色发黑,倒地不起,这一变故,吓坏了大夫人和一众人。

    此时顾不得其他,大夫人急忙差人请大夫,大夫来验看,陈妈妈确实中了砒霜之毒,药包内剩下的粉末也是砒霜,由于剂量小就医及时,才保住了陈妈妈一条命。

    让人想不通的是,清颜为何吃了砒霜,却没有毒发身亡,只是拉了肚子,这丫头邪门的很,难道是砒霜对她不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