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守身如玉_世子爷追妻记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世子爷追妻记 > 第八十一章 守身如玉

第八十一章 守身如玉

    清颜见他承认了心中怒气翻涌,吼道:“那你为什么让我一定要拿到第一?你为什么瞒着我?”

    萧恒转过头,不想看她此时有些狰狞的神情,幽幽的开口道:“让你拿到第一,是因为本世子不想娶那些女人,至于瞒着你,本世子没有刻意隐瞒。”

    “就因为你不想娶那些女人,你就让我拿到第一名,万一拿到了,你让我怎么办?”

    萧恒闻言转身,定定的望着面前之人,声音中带了些怅然,“本世子知道就算你胜出了,也不会嫁给本世子,你自会找理由推脱。”

    话落他还在心中补一句,若是你能愿意,本世子恨不得立刻娶了你。

    清颜似是有些不可置信,他说过他只想把自己迷住,说那话之时他那么深情,那么认真,自己差点就相信了。

    而现在又说自己可以找理由推脱,果然男人的话只能当耳旁风,尤其是面前这个男人的话。

    随即,清颜似是想到了什么,掩了掩眸中失望的光芒,一字一顿问道:“为什么你至今未娶妻?”

    萧恒眸光悠远,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她,又想到,自己一直寻找之人可能就是眼前之人,便决定,还是等查明一切之后再告诉她。

    思及此,他回道:“之前,一直没有找到让本世子动心之人,本世子不想随便就娶了一个自己不爱的人。”

    清颜完全忽略了萧恒话中“之前”二字,心中微微触动,她还记得萧恒承认过没有碰过女人。

    她没想到在男人可以三妻四妾的古代,竟然有人肯为了寻找一个让自己动心之人,而守身如玉多年,而且那人还是面对万千诱惑,身份极其尊贵的萧恒。

    虽然他利用自己,自己很生气,但自己确实被他的心意打动了,便也不再计较宴会之事。

    况且,宴会之上自己被劫走了,也不知道结果如何了,可能自己也没帮到什么忙。

    遂缓和了语气,微微开口道:“你有你的原因,这次我就不计较了,下次不许利用我了。”

    见清颜语气松动,萧恒微微勾唇,“好,那你还走吗?”

    “走。”

    “那明日我让昭静送你回侯府。”

    没有预期的挽留,清颜略微失望,道了一声,“好。”

    夜幕降临,夜很静谧,清颜静静的躺在雕花大床上,透过纱幔,借着微弱的月光,望着屋内的摆设,久久不能入眠,她心中很烦很乱,又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良久之后,月亮已然悄悄的爬过半空,床上的人,睡梦中拧着秀眉,手胡乱的挥舞着,嘴中还在呢喃着什么。

    门吱丫一声打开,月华倾下,一颀长挺拔的身影迅速闪身进屋,握着女子挥舞的手,轻声哄着,“别怕,有我在。”

    待床上清颜安静下来,男子才将她的手放下,静静凝视着她的睡颜,久久不肯离开。

    翌日,日上三竿,在昭静郡主几番催促下清颜才起床。

    其实自从绿翘坠崖,她每日早起练武,已经没有赖床的毛病了,今日,之所以迟迟未起床,是因为昨日翻来覆去睡不着。

    待清颜吃过不算早的早饭,便收拾东西离开了,其实她没有什么可带的,萧恒给准备的衣服首饰,她都留下了,只带走了每日练习用的剑,萧恒说过,她武功极差,就算现在每日在练也没什么成效。

    昭静郡主的马车离开后,小院内闪出一个挺拔的身影,凝望着远去马车,久久不肯移开目光。

    良久之后,缓缓开口,“卫里,想办法让楚子烁出京。”

    “属下领命。”

    经过豆腐坊之时,透过车窗,清颜望见豆腐坊门前排着长队,看来生意不错,之前都是绿翘去处理的,碧柳没有去过,自己也只露过一面,还是扮的男装,如今绿翘不在了,看来自己得亲自带碧柳去一趟了。

    良久之后马车才到永安侯府,入府第一件事便是去给老夫人请安,昭静郡主亲自送清颜回府,侯府之人自然不敢怠慢,清颜向老夫人请了罪之后,林清馨等人便闻讯而至。

    人还没到,便闻林清馨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三姐姐真是稀客呢,姐妹们可是去了瑾亲王府几次都被拦了回来,今日三姐姐怎么想起回侯府了?”

    话音刚落,林清馨,林清芸和林清宜都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清颜不认识的姑娘,清颜起身互相见礼回礼之后,才知道这面生的姑娘是三房嫡女林清婉。

    见礼之后,老夫人才开口轻斥,“馨儿不可胡说,你三姐姐今日回府,你该欢喜才是。”

    这次回府,老夫人对清颜的态度明显好了不少,再也没有几个月前初见之时,那微微带着不喜的神情,仔细观察,似是还能望见老夫人浑浊的双眼中,微微闪着点点泪光。

    毕竟是自己的孙女,这几个月相处下来,老夫人也对清颜生出了些许感情。

    林清馨闻言,脸拉了下来,摇着老夫人胳膊撒娇道:“祖母偏心,馨儿说的句句属实,三姐姐怕是以为自己攀上高枝了,看不上侯府了,姐妹们一上门便被哄了出来。”

    清颜望了一眼昭静,见其微微点头,轻笑着开口,“五妹妹去瑾亲王府探望过,清颜适才听妹妹说了才知晓,瑾亲王府不同于侯府,若是五妹妹上门也这般趾高气扬,冷嘲热讽,被拒之门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林清馨怒火中烧,但她不再像之前那么冲动了,嘲讽道:“三姐姐是怕妹妹见瑾亲王世子吧?”

    昭静郡主坐在一旁,若不是清颜拉着,早就开口骂林清馨了。

    现在一观林清馨提起自己大哥那闪亮的双眸,那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神情,心中的恶心压抑不住的往上涌。

    她直言讽刺道:“林五姑娘为何要见我大哥?怕不是忘了长公主府发生之事了?还是觉得我大哥会对一个残花败柳倾心?”

    由于与云王府结亲不成,在侯府之内没有人敢提长公主府和云王府,今日被昭静郡主如此直言奚落,林清馨受不住了,几步走到清颜面前,抬手便要甩她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