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子爷追妻记 > 第七十四章 莲花额妆

第七十四章 莲花额妆

    萧恒目光移向凉亭中,望着正画的开心的清颜,目光满是怜惜,谁会想到,眼前笑靥如花的女子,几个月前的深秋,遭受过惨绝人寰的屠杀。

    萧恒轻咳一声,掩饰住自己的情绪,“叫卫杨过来。”

    “是。”

    很快卫杨便踏着落日的余晖,来到了萧恒面前,不待卫杨开口,萧恒便问道:“三姑娘这几日跟你学医学的情况如何?”

    卫杨嘴角挂着笑意回道:“三姑娘似是天生的医者,一点就透,学的很快。“

    萧恒点点头,思虑一番后,继续问道:“是天生的医者,还是之前本就是医者?”

    卫杨有些不明所以,“爷的意思是?”

    “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诗词歌赋更是连本世子都不能出其右,但她失忆了,自己都不清楚会些什么,稍加引导,便记起了。”

    卫杨闻言明了,仔细回忆了一番,才道:“三姑娘确实之前就有可能会医术。”

    萧恒点点头,摆手示意卫杨下去,随后眸光幽深的望着亭内之人,心中涟漪阵阵。

    山野之间是谁将你培养的如此优秀?永安候为什么送你去那里?而你又是为什么会遭遇屠杀?

    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医术,武功,还有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宫廷礼仪,永安候如此费心的培养你,究竟有什么目的?那年,南离国的护国寺,那女子究竟是不是你?

    落日余晖轻洒在亭中,为亭中女子度上了金色光芒,良久之后,萧恒迈步进亭中,望了望女子的画作,他道:“可以了,明日你一定能力压众闺秀。”

    清颜有些不解,“为什么一定要赢?”

    萧恒有些无奈,望着清颜,拧眉道:“因为是你闯的祸,你负责帮本世子摆平。”

    清颜更不解了,还欲开口问,便被萧恒制止了,“本世子试试你的武功。”

    翌日,天朗气清微风习习,真是一个赏花的好天气。

    昭静郡主的马车停在小院外,人便如一只花蝴蝶般,闯入清颜房中。

    此时清颜正在梳妆打扮,略施脂粉,朱唇轻点,挽起飞仙髻,头戴上好桃花玉头面,流苏长长的垂至耳垂下,身着淡粉色云雾绡裙裳,似是西湖仙子落凡尘。

    面若桃李,美人如画,昭静郡主看呆了眼,身后迈步进来的萧恒也愣愣的望着眼前的女子,幽深如潭的双眸,现出痴迷之色。

    清颜一望面前二人的神情便知,今日的装扮很成功,虽然她还不清,楚萧恒为什么要让自己一定拿到第一名,但是萧恒帮了她那么多次,这次她愿意帮萧恒一次。

    “怎么样?”女子清脆脆的声音响起。

    “美极了!”昭静郡主上前挽住清颜的手臂,笑嘻嘻的道。

    清颜食指点了一下昭静的额头,嗔道:“就你嘴甜。”

    昭静郡主见自己被质疑,松开清颜,转而挽着萧恒的手臂,问道:“大哥你说是不是?”

    萧恒眼光从清颜面上移开,望着昭静,声音有些缥缈,“还差一点点,你先出去。”

    昭静郡主不依,被萧恒强行拉了出去,连着碧柳都被轰出去了。

    随即萧恒细细的望着清颜,轻声道:“坐下。”

    清颜有些不解,但依旧依言坐下,随即便见萧恒骨节分明的大手,执起画笔,轻轻占了些朱砂,在清颜的额头上画了起来。

    她呆呆的望着萧恒专注的神情,心中微动,而萧恒在她的注视下耳根有些微红,他边画边用余光扫了一眼清颜的神情,嘴角微勾,有些局促的打趣道,“被本世子迷住了?”

    清颜没有说话,眸光从萧恒的面上移开,见清颜没有说话,他有些急切的轻声追问,“是不是?”

    清颜清了清嗓子,掩饰自己的尴尬,“一定有很多大家闺秀被你迷住了,清颜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萧恒闻言停住手中的动作,认真而又专注的望着面前之人,语气轻缓,“本世子只想把你迷住。”

    清颜轻笑,没有答话,转移话题道:“画好了吗?”这一笑,如一粒小石子坠入萧恒的心间,激起阵阵涟漪。

    他有些回不过神来,“这就好。”片刻之后落笔,一朵小巧精致的莲花,在清颜额上嫣然绽放,此番打扮配上这小小的莲花,更显精致绝美。

    清颜迈步出屋,门吱丫打开的瞬间,便见昭静郡主奔了过来,她一眼就看到清颜额上绽放的那朵莲花,愣了一下,语带调侃的问道:“是大哥帮你画的?”

    清颜没有说话,萧恒轻咳一声,“时间不早了,启程吧。”

    马车轱辘轱辘的前行,小院距宁王府有一段距离,马车之上,昭静还在好奇的问,“清颜姐姐,你就告诉我嘛,是不是大哥画上去的。”

    清颜不说话,她还在想萧恒的那句话,那句“本世子只想把你迷住。”

    这句话是真还是假?也许是逗自己玩的,自己当真了就输了,她摇摇头,把大脑中的想法赶跑。

    然而昭静郡主却不愿意就这么放过清颜,摇着她的手臂,撒着娇,“告诉昭静嘛……”

    清颜无奈,只得往萧恒身上推,“自己去问你大哥。”

    昭静噘着嘴表示生气了,清颜没办法,只得推脱道:“不是我不说,你大哥那个样子我敢说吗?好啦,别生气啦……”

    其实清颜这意思再明显不过,就是萧恒画的,只是昭静过于单纯,听不出来。

    昭静郡主觉得有理,遂又恢复了叽叽喳喳的本质。

    良久之后,马车终于到了宁王府,车刚刚停下,便有大家闺秀的声音传了进来,“马车内坐的可是昭静郡主。”

    昭静郡主的丫鬟声音自后面马车传来,“正是我家郡主。”

    昭静率先下了马车,待清颜下马车之时,简直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十几个大家闺秀,围着刚刚下马车的昭静郡主,这个送荷包,那个送簪子的,不知道还以为昭静才是宁王府的郡主呢。

    不只如此,清颜觉得自己打扮的已经够隆重了,现在见到马车下的那些大家闺秀,再一看自己,自己打扮的好像有些太素净了。

    不过片刻,一众大家闺秀,簇拥着昭静郡主进了宁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