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子爷追妻记 > 第四十七章 成为世子妃

第四十七章 成为世子妃

    随即清颜又看向老夫人,轻启朱唇,“祖母,长公主已经答应帮忙了,五妹妹之事,不会传得沸沸扬扬的。”

    老夫人深深的看了一眼清颜,没有说话,心道,这孙女临危不乱,还能想到封口之事,不简单。

    继而,清颜上前跪在老夫人面前,眼中蓄满眼泪道:“清颜没有看护好五妹妹,但事后,已让云王府世子在长公主面前承诺,三日之内登门求亲,虽功不抵过,但此事关乎五妹妹名节和侯府声誉,不宜声张,还请祖母压下此事。”

    老夫人眼中闪过一丝欣赏道,虽然很快,但清颜捕捉到了。

    尖锐的怒斥声响起,“你一句不宜声张,就可以把罪责推得干干净净吗”

    清颜瞥了愤怒的大夫人一眼,面色平静的问道:“清颜何罪之有”

    大夫人有些气结,“看护不利就是你的罪。”

    清颜斜睨了大夫人一眼道:“五妹妹不是小孩子了,不需要清颜看护。”

    话落眼光再次转向老夫人,“祖母,日后若是再有请帖邀请清颜,请祖母不要让清颜带府中姐妹一起去,清颜担不起看护不利的责任。”

    老夫人面色沉了沉道:“日后之事,日后再说。”

    清颜见老夫人没有答应,继续道,“若是要治清颜的罪,请祖母先派人去请五妹妹,问清究竟是如何出事的,让清颜心服口服。”

    大夫人气结,脸都憋紫了,“馨儿是大家闺秀,这种事你让馨儿如何说出口”

    清颜瞥都不瞥大夫人,只冲着老夫人道,“祖母,据清颜所知,事情发生地点明月院不在出长公主府的道路上,既然母亲一心认为五妹妹出事是清颜的错,就请五妹妹过来说清楚,是如何到了出事地点的。”

    这事大夫人也问过林清馨了,只是林清馨避而不答,她怕自己女儿为了嫁入云王府故意为之,自然不能让女儿前来。

    遂不再坚持,松口道:“就算今日不问责于你,毕竟馨儿是跟你一起出府才出事的,你理应补偿你五妹妹。”

    清颜闻言挑了挑眉,怪不得一定要给自己安个罪名呢,原来在这等着呢,遂开口道:“清颜一会去给五妹妹陪个礼。”

    大夫人闻言心情好了一些,“就带着你那两匹云锦和褚玉阁的头饰,还有妙颜堂的胭脂去。”

    清颜心中不禁冷笑,自己手上有什么大夫人清楚的很嘛,不知谁泄露出去的,遂摆出一副很愿意的样子道:“就只这些就能让五妹妹开心吗清颜手上还有大东珠呢”

    大夫人有些不明所以,心中暗想,难道这小贱人自责了要补偿馨儿遂装出了一副不在意思的神情道,“既然颜儿有心,就都带上吧。”

    清颜莞尔一笑,“不仅这些,清颜还会去跟凝珠郡主说,让凝珠郡主上门赔罪,她若不发请帖,就不会出现今日之事,今日她也有过。

    还有长公主,让长公主也准备一份赔罪礼,长公主若是不在花园中栽种牡丹,

    凝珠郡主就不会邀请清颜。

    还有云王府世子,若是他不去长公主府,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也得赔罪。”

    大夫人和老夫人的越听脸色越难看,这些都是皇亲国戚,区区一个侯府值得他们赔罪吗若是清颜真去说,侯府岂不是要面临灭顶之灾。

    然而清颜似是没有看见,依旧自顾自的说着,

    “还有”

    “够了,本夫人只让你去赔礼。”大夫人厉声喝道。

    清颜也不生气,只让自己赔礼难道自己是软柿子吗遂笑意明媚的继续道,“母亲不要生气嘛,上次母亲说瑾亲王府为了跟咱们侯府交好送来重礼,这次若不是昭静郡主拉着颜儿对诗,五妹妹可能不会出事,瑾亲王府一心想与侯府交好,这次一定会来赔礼的。”

    老夫人闻言有些疑惑开口了,“何时之事”

    大夫人心急,目光转向老夫人道:“母亲,不要听颜儿信口雌黄。”

    清颜也不急,只等没人说话了,才道:“回祖母,母亲说上次昭静郡主登门,并非是感谢清颜救了瑾亲王妃,而是特意送重礼来与侯府交好,所以母亲要将礼品全部抬走,既是王府要与我侯府交好,这次之事自然要让昭静郡主赔礼的。”

    老夫人为人公正,听闻此话,脸色更沉了,也想明白了今日之事,自己的儿媳妇要给孙女安罪名,就是为了瑾亲王府抬过来的两箱东西。

    思及此便道:“清颜祖母知道你是个明事理的孩子,今日之事与你无关,你先回去吧。”

    随即目光不善的看着大夫人,心道四品小官之女就是没见识,见着好东西就想据为己有,当了这么多年的侯夫人,还是一身的小家子气。

    清颜走后,老夫人将大夫人一阵训斥,大夫人眸光阴狠,第二次了,这是第二次老夫人因为这小贱人训斥自己了。

    良久之后,蒹葭苑中

    大夫人一进屋,林清馨便迎了过来,“母亲,云锦拿到了吗”

    大夫人摇了摇头,红苕便将松涛苑中发生之事一五一十的道来,说完之后,还加了一句,“五姑娘您以后就是云王府的世子妃了,等您过门之后,一定要为夫人出了这口恶气。”

    林清馨暗暗握拳,“娘亲放心,林清颜那个小贱蹄子不会得意太久的。”

    大夫人握着林清馨的手,希冀的道:“馨儿,你一定要为母亲争口气,过门之后,将云世子的心握的牢牢的,这样母亲在侯府才有底气,到时候看老夫人还怎么偏疼那小贱人。”

    有些人但凡有一点不顺心,就觉得全世界都对不起她,就如此时的大夫人和林清馨,只是因为清颜没有将瑾亲王府的谢礼送上,就记恨在心,还觉得是老夫人偏心。

    林清馨此时,嘴角都快咧到耳朵上去了,得意道:“母亲放心吧。”

    而那边清颜似是丝毫未受此事影响,该吃吃,该睡睡,除了一个人让清颜心中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