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子爷追妻记 > 第五章 设计上街

第五章 设计上街

    清颜想着想着不自觉得叹了口气,暗叹天意弄人,既来之也只能安之了。

    “姑娘怎么了?”值夜的绿翘问道

    清颜闻言一愣,随即开口说道:“在想我的身上的疤痕怎么才能消除。”

    听着清颜哀伤的语气,绿翘暗怪自己多嘴,好好的干嘛要问,问了姑娘说了自己又不知怎么回答,便道:“以后会有办法消掉的。”

    此话一出绿翘自己都不信,姑娘身上大大小小的疤痕,自己伺候沐浴时都不忍看,尤其是胸前的那一剑,穿胸而过,大夫说若不是偏了一点点就直接要了姑娘的命了。

    清颜轻“恩”一声,心中暗暗盘算,其实这伤疤也不是不能去掉的,只是……那得要多少药材啊。

    思及此便问道:“我手上有多少银两”

    “姑娘的月钱是十两,银两都是红鸢收着的,明日奴婢问问红鸢”绿翘不解,话题怎么又转到了银两上了。

    “恩,睡觉吧。”其实不用问,自己回府才四个月最多就四十两,也不知道这里的物价,银两究竟是值不值钱。

    “是。”绿翘应声不再言语,不久就听到匀称的呼吸声。

    翌日清晨清颜还未睡醒便听屏风外有说话声,“红鸢,姑娘昨晚上问月利还有多少”是绿翘的声音。

    “还剩三十两左右,也就打赏下人用了一些,剩下的都在呢。姑娘要用银两?”红鸢疑惑道。

    “姑娘可能是想去掉身上的伤疤。”绿翘语气带了些哀伤的道。

    红鸢无奈望天道:“其实,你我都清楚……”话到此处便不再多说,眼中略带怜悯。

    “时候不早了,你去喊姑娘起床了。”绿翘说道。

    “昨天是我喊的,今天该你了。”红鸢急急的说道,看来这是留下后遗症了。

    这次换绿鸢无语望天了,迈步绕过屏风,开启了痛苦又不得不做的事,喊清颜起床,经过无数的斗争绿鸢终于将清颜从床上拉起来。

    红鸢和绿翘是大丫鬟负责叫清颜起床,但是近一个月清颜身体愈加好转却还是那么贪睡,早晨很难喊起来,有时喊起来还会发脾气,对于喊清颜起床两个丫鬟都有恐惧症了。

    “要开展自己的事业,必须先上街,考察行情,了解这个世界。”清颜轻声呢喃,随即轻蹙秀眉,恨恨的想,“祖母是不会让我出去的,怕发生意外,怕本宝宝再躺着回来。”

    “姑娘你说什么?”绿翘问道

    清颜无语,这个丫鬟的耳朵也灵的很,便道:”这屋子太闷了,我适合多晒太阳。”

    绿翘:“。。。”

    我刚才好像听到的好像不是这个,绿翘心中暗暗思量。

    “京都最好的首饰铺叫什么?”清颜问道。

    还没等到绿翘回答便听见带了几分讽刺的声音响起,“三姐姐是想买头饰呢?!”

    一听这声音便知是谁,清颜暗暗给这个五妹妹打上了八卦的标签。

    nbsp;话音刚落,伴随着轻笑声,便见林清馨和林清芸迈步走进来,清颜起身见礼,林清馨和林清芸还了礼。

    清颜心中暗暗偷着乐,在讽刺表面功夫也是要做的,这些大家闺秀要是放到现在可都是演技超高的演员呢。

    就是这么的刚刚好,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正愁不能出去转转这不冤大头送上门来了?!

    “我们去给祖母请安之时,听闻三姐姐今日不适便来瞧瞧。”说话的是林清芸,说罢还拉着,清颜上下打量着。

    “说出来姐妹们别见笑,就是昨天在府里溜达了两圈,有些疲乏,今日竟全身的疲累,这会儿好多了,惹得姐妹们担心,倒是清颜的过错了。”清颜说完大大的喘口气,好像很累的样子。

    林清馨:“三姐姐要注意休息才是。”

    林清馨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不等清颜开口,又说道:“三姐姐,看我这身衣服和头饰可适合。”说罢还轻轻的旋转一圈

    看着林清馨得意的神情,清颜细细打量,心里打着自己的小九九,如何才能让这个情商和智商都未发育完全千金小姐带自己出去,心里有了思量又假意思索一会。

    眼中触及面前的13岁小女孩,头戴雕刻细致唯美的桃花玉簪长长的流苏直垂至耳际,发髻旁点缀着桃花玉雕刻而成的朵朵桃花,身着粉色烟罗裙,与少女的青春气息照相辉映。

    清颜不吝夸赞道:“这桃花玉与这粉色轻纱烟罗裙自然是极配的,映衬的五妹妹肌肤赛雪,面目含春。”

    听闻此话林清馨心中暗暗得意,顺便鄙视了清颜一番,区区庶女就算长得有几分姿色,没有华衣美饰,也是要逊色几分的,想到这里不免轻笑出声。

    “只是……”清颜清悦的声音带了几分迟疑。

    “只是什么?”林清馨声音中带了几分疑惑,也有几分不耐烦。

    林清颜轻啜了口茶才道:“若是平时佩戴自然是可以的,但是若参加宫宴这项链换成桃花玉的交相呼应,更显温婉动人。”

    林清馨转而看像林清芸道:“四姐姐觉得如何?”清颜心中暗想这个五妹妹还是有些智商的至少不偏听偏信。

    林清芸道:“若是桃花玉自是锦上添花的。”

    此时清颜已成竹在胸,再加把火让林清馨出去买,带着自己给参考,想像的挺美好的,但是现实是骨感的。

    “我记得娘亲有一条金镶桃花玉的项链,我去找母亲拿来试试。”说罢林清馨急急的起身。

    清颜一口气卡在嗓子里,就这么解决了?眼瞅着这半天的奉承就要白费了,胸中郁结,脑中有个小人上蹿下跳嚷嚷着让自己赶快想办法。

    “五妹妹何须着急,不如在我这浅云阁喝杯茶歇歇脚,让丫鬟去取来,姐姐帮你带上看看与这头饰是否合适。”见林清馨神情似有松动便拉着她再次坐下。

    此时林清芸一直在思虑怎么才能让林清馨去找老夫人要。

    刚好自己没有贵重的头饰参加宫宴,给她买自然会给自己买,此时她并未想到如今林清颜已然回府,林清馨不会去哪都带着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