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哼!_红楼之庶子风流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红楼之庶子风流 > 第三百六十七章 哼!

第三百六十七章 哼!

    “沈浪不用跟着了,去和王亚龙汇合,将扬州府内白家的暗桩全部拔掉。憋一天也憋坏了,去过把瘾吧……”

    回到白家外宅,入门前,贾琮回头对沈浪说道。

    沈浪这等冰山性子,闻言都忍不住咧了咧嘴。

    一旁的展鹏就傻眼儿了,可怜到极点的看着贾琮。

    贾琮冷笑道:“你以为今天的事过了?你放心,我不会再惩罚你,自有人给你教训。”

    似想到了什么,展鹏被抽了一鞭子的脸上登时煞白,生无可恋。

    为了一个女人,哪怕是救命恩人,他差点自尽……

    当时看起来的确是义薄云天,传到江湖上也可为佳话。

    可在亲人眼里,这种二笔行为,活该被吊起来打死。

    更何况在恋人眼里……

    连沈浪都同情的看了展鹏一眼,然后叮嘱了始终护卫在贾琮身边的八十名亲兵好生护卫后,就快意的打马离去。

    背后展鹏满脸艳羡……

    ……

    白世杰这座二进外宅,虽规模不大,但收拾的极为精致有江南韵味。

    前院不算,二门后便是一座太湖奇石垒成的假山,以为照壁。

    再往里有潺潺小溪蜿蜒,白玉拱桥指路。

    拱桥尽头便是抄手游廊,游廊下的庭院则是一方花坛。

    贾琮看着这一幕,想的却不是此处宅第之美,而是钦佩贾琏。

    他完全想不出,贾琏到底是如何跑进这个深宅内的,贾琮自忖是绝没这个水准。

    一笑了之后,贾琮带着展鹏在后院内看了看。

    虽然各处陈设皆为上品,也俱齐全,不过多是白世杰那个女人所用。

    当然,他琏二哥许是也用过。

    也不知站在白家大宅门楼上的白世杰知道这事,心里会是什么滋味儿……

    不过无论他怎么想,这里今夜怕是不好安歇了。

    转一圈,贾琮又带着展鹏出去,在亲兵护卫下,往盐政衙门而去。

    ……

    之前随展鹏见世面的盐丁队正已经回来,一直候在盐政衙门正门。

    虽然刚才展鹏没有机会动手,却安排了盐丁队正和那几个盐丁们跟着六大千户去行动了。

    对于盐政衙门的盐丁们而言,击杀那些“地下盐丁”,是实打实的功绩。

    展鹏送给他们那么多功劳,不可谓不是重恩。

    再加上,扬州地界上的人,就没人不知道白家威名的。

    在扬州府,白世杰的话比扬州知府的话更有分量。

    然而今夜,这些盐政衙门的盐丁们,亲眼看到一座豪门轰然倒塌。

    这种刺激,足以让他们一生难忘,也就愈发心存敬意。

    “见过大人!!”

    显然,今夜的事迹已经在盐丁队伍中广而告之,贾琮在八十亲兵护卫下来到盐政衙门,还未下马,面前二三十个盐丁就大礼拜下。

    贾琮自马上翻身而下,呵了声,叫起后微笑道:“都起来吧,到这我就不算大人了,顶多算是表少爷。”

    没想到这样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还会同他们顽笑,众盐丁轰然大笑,自觉极有体面。

    大门里面的盐丁们怕是连怎么回事都没闹清,也趴在门口跟着乐。

    展鹏对之前认识的那位盐丁队正道:“今夜说不得会有什么人狗急跳墙,劳烦弟兄们上心,赶明儿事情都落地了,我请全部弟兄喝酒!”

    盐丁队正也会做人,道:“客气,理该由我等做这个东道……咱们弟兄都是粗人,虽不畏死,却不善护卫贵人,不如内院就由展兄弟带人守护?我等在后街和偏门处多加几道哨戒。”

    展鹏哈哈大笑,爽快的拍了拍盐丁队正的肩头,道:“明儿一定不醉不归!”

    说罢,盐丁队正安排手下与贾琮的八十亲兵换防。

    二门至仪门处,全部交由贾琮亲兵防卫。

    到了二门,管家崔义早就候在那里。

    让人准备好了热酒热菜,招呼亲兵们轮流去吃。

    被展鹏拦住,要求就地解决就好。

    展鹏本还想留下来和亲兵们同甘共苦,却被贾琮讥笑着识破鬼心思,带进了二门。

    里面早已被通知到,所以进了二门,绕过一面紫檀大插屏,就见挂着数只灯笼的抄手游廊入口月台上站着数人。

    游廊下,崔义家的和两个媳妇候在那里。

    台阶上,李蓉依旧一身劲妆,虽然依旧酷酷的,但已经能和黛玉、紫鹃和岳姨娘说笑了。

    见贾琮带着展鹏到来,李蓉的目光立刻落在展鹏身上,看到他面上的鞭痕,和衣襟前的血迹,脸上绷紧,嘴唇抿起,目光冷了下来。

    “三哥哥……”

    黛玉、紫鹃等人自然和展鹏不同,先和贾琮照面。

    此时即使江南之地也已入深秋,天气转寒。

    黛玉体弱,早早的换上了月白绣花小夹袄,头上挽着随常云鬓,簪上一支赤金雀簪,腰下系着杨妃色绣花棉裙。

    灯笼烛火的招摇下,肤白如雪,一双似冬泉般溢满灵气的眼眸含笑。

    看见贾琮,似乎很喜悦……

    贾琮也微笑的点点头,笑言道:“才多久没见,林妹妹又好看了。”

    此言让岳姨娘等人轻笑,黛玉娇羞不已,嗔怪了句:“三哥哥才来就拿我取笑,不是好人!”

    紫鹃高兴:“三爷是赞姑娘美!”

    贾琮道:“紫鹃姐姐也好看了。”

    紫鹃登时说不出话了,俏脸绯红,黛玉终于可以报仇了,咯咯直乐。

    这边笑的欢畅,李蓉心里却愈寒。

    展鹏为这些贵人卖命,浑身是血,脸上是鞭痕,没人过问一句,竟然嬉笑起来。

    在这些贵人眼里,他们的命果然下贱……

    而且,展鹏身上的伤她可以理解。

    但是她却不信,谁能用鞭子抽到他脸上,除了这位少年贵胄,还有谁?

    念及此,李蓉身子都颤抖起来。

    一直留心这边动静的贾琮见之,对还在装可怜的展鹏喝道:“你说还是我说?混帐东西,再不说你这小师妹怕是连我都要打杀了!”

    此言让众人唬了一跳,展鹏也大吃一惊,抬眼看去,见李蓉眼睛都红了,忙道:“蓉妹听我说……”

    不过还是先跪地解释:“大人,蓉妹绝无犯上之心。她也知道,若非大人,福海镖局满门皆亡!”

    贾琮之言不是顽笑的,若果真让人当成诛心之言,展鹏李蓉还有背后的福海镖局都担当不起。

    这一点展鹏还是明白的……

    李蓉脸上掉下两滴泪来,也跟着跪下道:“民女怎敢忘却大人大恩?只是……”话没说完,让展鹏拽住了口。

    贾琮刚才突然发难,黛玉等人也唬了一跳,再看原本已经熟悉了的新交好友李蓉惊恐成这般,她的心上人一身伤痕还要求饶,尽管不知发生了何事,黛玉还是忍不住求情道:“三哥哥……”

    贾琮微笑着摆手,道:“让他们自己说,别让我当恶人,说罢李蓉必会感激我。”

    黛玉不言,展鹏见实在躲不过,才将今日之事说了遍。

    果不出贾琮所料,李蓉闻言,娇小的身体差点气的膨胀,几次扬起紧攥的小拳头,可是看着脸上挂着鞭痕的展鹏,到底下不了手……

    正这时,贾琮“恍然大悟”道:“哦,展鹏,你好奸诈!”

    展鹏傻眼儿道:“我……我怎么了?”

    贾琮道:“怪不得你让我朝你脸上抽两下,原来是为了苦肉计!”

    展鹏闻言面色大变,急声道:“蓉妹,你听我解……啊!!”

    话没说完,就见李蓉几番没落下的小拳头,终于一拳轰到脸上。

    打完人,看都不看流下鼻血的展鹏一眼,李蓉起身就走。

    展鹏顾不得和贾琮掰扯,无比幽怨的看了贾琮一眼后,撒腿就去追。

    见此,最是灵慧的黛玉侧目瞄贾琮,美目似笑非笑道:“三哥哥,这人脸上的伤,不是他自己要求的吧?”

    贾琮诚实的点点头,笑道:“这个混账忠肝义胆,就是有些一根筋,重义而轻性命。我抽他一顿怕不能给他长记性,所以再助他一臂之力。”

    黛玉咯咯笑道:“这哪里是助人一臂之力?分明是火上浇油,落井下石,三哥哥果真不是好人。”

    贾琮横眼:“林妹妹,你往哪边倒?”

    黛玉闻言简直有些得意,拉着身边紫鹃的胳膊,歪着脑袋咯咯笑的欢实。

    一旁岳姨娘感慨道:“这么些日子,也就哥儿来的这几日我们姑娘才笑的这样高兴……”

    贾琮呵呵一笑,黛玉却不笑了,低着头不说话。

    岳姨娘忙道:“哥儿还没吃饭吧?崔义家的快让厨房上饭菜!”

    贾琮轻呼一口气,道:“先让人打盆热水来,洗把脸。”

    听出他的疲惫,黛玉也不矜持了,忙安排跟在崔义家的身后的两名媳妇去准备。

    岳姨娘亲切笑道:“哥儿还是去上回收拾好的那套小院儿吧?哥儿走后,姑娘和紫鹃常去……”

    话没说完,就见黛玉涨红脸不喜道:“好了,姨娘自去忙吧。”

    岳姨娘见黛玉起了小性儿,忙赔笑道:“好好好,我这就去看着。”

    说罢,转身离去。

    紫鹃眼睛转了转,道:“我去端热水来,三爷和姑娘先去。”

    说完,也转身就走。

    可她这一走,却让黛玉尴尬了,好似是她将人都支走了般。

    贾琮又不傻,看了看岳姨娘和紫鹃的背影,再见心思敏感的黛玉一张脸涨红,似无容身之处,便冲着紫鹃的背影笑道:“紫鹃姐姐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噗!”

    紫鹃喷笑一声,却是头也不回,脚步飞快。

    游廊下,黛玉抬起小脸,美目“怒视”贾琮,一跺脚道:“三哥哥取笑人,不是好人!”

    说罢,转身就走。

    可许是转身转的太急太羞,素来机敏的黛玉,竟然闹出了左脚绊右脚的笑话,只一绊,身子就往栏杆下倒去。

    贾琮见之忙上前半步,顺手一抄,揽过黛玉柔弱无骨的小腰,扶了起来。

    揽过后,就见黛玉一张苍白的俏脸上满是惊魂未定的悸然之色,看着贾琮的眸眼中泪光点点,娇.喘微微……

    这一幕,美的惊心动魄,我见犹怜。

    纵是贾琮也怦然心动,不想小小年纪,便已长成倾国颜色!

    不过,也只是欣赏……

    眼见黛玉委屈的红了眼圈要落泪,贾琮却好似一个无良兄长般,仰头哈哈大笑起来,一点气氛全无……

    黛玉气的生生收回了眼泪,穿着绣花鞋的小脚在贾琮的脚上“重重”踩了下后,转身就走!

    却听着背后贾琮边跟上边继续爽朗大笑不停,好似多有趣之事。黛玉气着气着,又被那笑声感染了般,忍不住也“噗嗤”一声笑出来。

    她气恼的折回身,美眸嗔视着贾琮,小巧的鼻中发出一道怪怨的音调:“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