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之庶子风流 > 第三百五十八章 明月照人

第三百五十八章 明月照人

    “春愁压得碧蹄忙。风云未遂平生望,书剑飘零走四方。行来不觉黄河上,怎不喜坏少年郎!”

    “乱愁多怎禁得水流花放?闲将这《木兰词》教与欢郎。那木兰当户织停梭惆怅,也只为居乱世身是红妆。”

    “锁深闺每日里蛾眉蹙损,鸣不高飞不远枉字莺莺!小红娘搀扶我大佛殿进,问如来你叫我怎度芳春?”

    贾琮自荣国府老宅归返回千户所,在前面交代了些明日一早出发的事宜后,就回了内宅。

    还在游廊上,就听到正堂上传来“咿咿呀呀”的唱戏声。

    贾琮不算这个时代的新人了,自然听得出里面唱的是《西厢记》中崔莺莺与张生相会的曲段。

    这本是大人们才能看的戏,若是在家里,贾母、王夫人、薛姨妈等是断不会让家里姑娘们瞧的。

    可见如今是天高皇帝远了,听着里面隐隐兴奋的叫好声,果然过瘾!

    “月色溶溶夜,花荫寂寂春。如何临皓魂?不见月中人。”

    “兰闺深寂寞,无计度芳春。料得高吟者,应怜长叹人。”

    贾琮进门,竟见是青兮和她的丫鬟彩儿在堂中唱戏。

    而且,青兮居然还是坤生。

    这个时代大家子的女人内眷是不能去赶堂会的,戏班子里的男人自然也不可能进大门内宅。

    所以好些有家底的人家,都会专门养一些戏班子,譬如后来大观园里的十二小官。

    虽都是女孩子,却有人负责男人戏,女扮男装者,便是坤生。

    可是青兮素来清冷如雪山冰莲的气质,还会扮男子?她不该演大青衣么……

    不过不得不承认,女扮男装的青兮,当真俊秀非凡!

    也不怪这一行当里,常有虚鸾假凤之事。

    见到贾琮进门,青兮和彩儿都停了下来,彩儿甚至有些紧张甚至防备的看着贾琮。

    这让贾琮有些纳闷,摆手道:“继续吧,唱的很好。”

    又让宝钗等人坐下。

    宝钗却笑道:“可不能唱了,传到京里去,我们的好多着呢。”

    贾琮道:“难道我是长舌之人?”

    一群女孩子嘻嘻哈哈笑起来,贾琮见之,微笑道:“《西厢》不能唱,我不能坏了你们的兴儿,这样,我写个简单点的小曲儿,给你们平日里唱着顽,好不好?”

    这就太让人惊喜了,别说宝钗、平儿等家里人,连青兮都眼睛一亮,素来清冷的眸光,微微热切的看向贾琮。

    不用贾琮吩咐,晴雯、小红、春燕就跑去取来笔墨纸砚文房四宝。

    一伙姑娘们颇为兴奋的研墨铺纸,贾琮上前,酝酿了稍许后,提笔蘸墨挥毫,在纸笺上行云流水般书写起来……

    宝钗自觉站在左边,看着贾琮书写的文字眼中光彩夺目。

    其她女孩子们虽也识字了,但也只是识字。

    旁边位置平儿最有资格去站,不过她却没有去,反而对诗文大家青兮比划了下。

    若是旁的事,青兮自然不会唐突越位凑上前,可贾琮的墨宝,当真是这世上最能让她心动的事物之一,她难以拒绝。

    无声的谢过平儿后,青兮在众人注视下,上前走到贾琮身后右侧,与贾琮保持一尺之遥的距离,聚睛观看。

    只见贾琮笔下写道:

    “梨花开,春带雨

    梨花落,春入泥

    此生只为一人去

    道他君王情也痴,情也痴

    天生丽质难自弃

    长恨一曲千古思

    ……”

    平心而论,这首曲段别说和《西厢记》比,就是和随便一个酸秀才写一段文字也不能比文采。

    简单直白。

    但是,就是这样简单直白的文字,却将梨园祖师爷唐明皇和杨贵妃之间的深情写的入骨三分!

    此生只为一人去,长恨一曲千古思!

    这种悲伤的爱情,比华美的文辞,更能动人心魄。

    宝钗和青兮两个最知文的女孩子,看了一遍又一遍,眼圈都红了。

    贾琮的字笔画园劲秀逸,平淡古朴,其书风偏又飘逸空灵,丰神独绝,云卷云舒,如清风飘拂。

    再搭配上贾琮俊秀淡然可与女扮男装的青兮媲美的形容,旁观的平儿、晴雯等女孩,许是因为读书还少的缘故,心中只能想出一个那日听来的词:

    公子世无双!

    贾琮最后在纸笺上写下“二黄四平调”后,就收笔了。

    转头看了看身后面色动容的二女,轻轻一笑,却将纸笺递给适才唱青衣的彩儿,道:“唱唱试试,很简单。”

    彩儿看了看她小姐青兮后接过手,只扫了眼,轻笑一声,然后开口唱道:

    “梨花开,春带雨。

    梨花落,春入泥。

    此生只为一人去

    ……”

    一曲唱罢,一屋子的女孩子们都痴了。

    贾琮走到平儿跟前,见她热泪盈眶,悄声问道:“肚子还痛么?”

    平儿本来动容的俏脸,一瞬间通红,嗔了贾琮一眼后远离几步。

    若是私下里问也就罢了,可这里还有那么多人,哪怕除了贾琮外都是女孩子,问这样的问题也够让人羞耻的了。

    小角儿不怕羞耻,拉着粉雕玉琢的方方元元蹦跳过来,咧着嘴露出小豁牙,眉开眼笑告密道:“姐姐们刚才也唱了……”

    “该死的小蹄子,快闭嘴!”

    晴雯上前扯住小角儿的脸蛋,撑出一个鬼脸。

    小角儿却讨好的巴巴看她,晴雯刀子嘴豆腐心,被这样一看就心软使不出劲来,松开手骂道:“坏透了的小蹄子,就会来这套!”

    一旁小红、春燕几个快笑岔了气,一起上前抱住小角儿就是一阵揉!

    小角儿根本不反抗,还咯咯咯的笑的欢实。

    热闹的一幕,连站在一旁格格不入的青兮,眼中都多了抹暖色。

    贾琮不理会丫鬟间的“霸凌”事件,反正小角儿自己很受用。

    他寻了张交椅坐下后,微笑道:“该谁唱了,谁还没唱?”

    这个时代虽没有ktv,但有人类社会起便有了音乐,只是此时的音乐以乐曲为主。

    汉时各种乐府诗词,套上乐经里的曲牌词牌,便是上好的乐曲。

    当然,现在不是汉唐宋时了,剧情精彩的戏曲更受人喜欢。

    《红楼梦》书中,寿怡红群芳开夜宴那一回里,吃酒后连素来最是沉稳持重的袭人都唱了小曲儿。

    可见这个时代,亦有娱乐性。

    不过这会儿大家都没吃酒,哪里肯唱?

    见贾琮“嘲笑”,晴雯气不过,跺脚道:“你先来!”

    本来众人没在意,可贾琮却爽快点头道:“好啊。”

    然后七八双眼睛“唰”的一下看向贾琮,目光甚至隐隐惊恐!

    只有小角儿拉着方方元元蹦脚欢呼道:“好啊好啊!”

    贾琮丝毫不见羞赧,面色爽朗微笑道:“我唱《水调歌头》吧。”

    “真唱啊?”

    宝钗担忧问道。

    在这个男权至上的时代,不是没有男人唱曲儿,可那都是倡优之类做的事。

    最好的,也是篾片相公。

    寻常男子想活跃气氛,顶多不过说个笑话,譬如红楼中贾赦与贾政就与贾母说过。

    却没有唱的,因为实在不尊重。

    贾琮垂下眼帘,眼中的一抹悲伤和哀思没有让人看去。

    今日,是他前世母亲的寿辰。

    明月几时有,是她最喜欢的歌……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

    “今夕是何年……”

    ……

    一曲唱罢,抬起眼帘,看到的就是一张张惊喜莫名的脸。

    贾琮眼中的思念和伤感早已敛去,微笑着看着众女孩子,问道:“还好?”

    一群人这才惊醒过来,热情拍手!

    宝钗都激动的笑道:“这不是《水调曲》啊!这样好听!”

    古代词曲创作,多是“选词配乐”,后来将其中动听的曲调筛选保留,依照原词及曲调的格律填制新词,这些被保留的曲调仍多沿用原曲名称,也就是曲牌。

    水调歌头是词牌名,源于水调曲。

    水调曲早在唐时便久唱不衰,贾琮那首《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传出后,天下青楼画舫皆用水调曲谱之。

    虽也好听,但远不如贾琮所唱的新鲜。

    连平儿都感叹道:“真想再听一遍。”

    贾琮笑了笑,看向青兮,道:“青兮姑娘唱罢,我声音太低,并不好听。”

    晴雯怀疑:“只一遍,她可能记不住……”

    平儿笑道:“你当人家是你?就你识字不用心。宝姑娘都赞青兮姑娘学识了得,听一遍就记得住。”

    贾琮看出来了,笑道:“她记不住我再给你唱。”

    平儿抿嘴一笑,看向青兮。

    青兮点点头,道:“记得差不离。”又看了贾琮一眼后,轻启檀口,唱了一遍。

    她唱的的确比贾琮好的太多,或许人比较仙气,所以声音也很空灵。

    贾琮唱时,周围人面上是惊喜的表情。

    可青兮唱完,除却贾琮外,几乎所有人都泪流满面而不自知,包括青兮自己……

    此处多是离别人,饱尝离恨苦。

    虽心知“不应有恨,此事古难全”,可又怎能无恨?

    一曲终了,满场唏嘘。

    贾琮率先鼓掌,可并未能带起到带头作用。

    女孩子情绪易放难受,连宝钗都只低头用绣帕拭泪。

    青兮似最先收拾好心情,不过眼睛直视着贾琮屈膝一福后,就领着丫头彩儿离去了。

    贾琮并未起身,点点头目送她远去。

    屋外夜空一轮明月升起,月色皎皎。

    今月曾经照古人,却不知能否照去未来……

    ……